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地球之殇——德班气候谈判大会纪实(3)

2011-12-20 12:21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德班气候谈判大会在比规定时间延长了将近36小时后终于结束。会议达成了“德班一揽子协议”,确立了《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创建了绿色基金,达成了热带雨林保护和清洁技术转让协定,但最重要的成功是建立了“德班加强行动平台”,将于2012年启动一项旨在将所有国家纳入一个全新的、具有法律意义的减排框架协议谈判。但是,会议未就新框架的减排目标,以及法律约束力的具体形式达成共识,其结果和《巴厘路线图》没有本质区别,人类又浪费了4年的时间。

暴风云 龙卷风

7月17日,加拿大Taber,这是暴风云即将形成龙卷风的恐怖景象

1863年,英国化学家约翰·梯恩德尔(John Tyndall)第一次指出地球大气层的温室效应来自二氧化碳对红外辐射的吸收,人类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大恩人是谁。

1890年,美国天文学家萨穆埃尔·郎利(Samuel Langley)在匹兹堡天文台做了一个精巧的实验。他测量了月亮在地平线和头顶这两个位置所发射的红外辐射的强度,月光在这两个位置所要穿越的大气层厚度是不同的,只要测出两者的差,就可以推算出大气层吸收红外辐射的能力了。

1896年,瑞典物理学家斯万特·阿累尼乌斯(Svante Arrhenius)在郎利实验的基础上,第一次计算出了大气二氧化碳浓度对于地表温度的影响。他的计算结果表明,如果大气二氧化碳浓度增加一倍的话,地表温度将会上升5~6℃,这个结论即使在今天看来也相当准确。

正是由于上述4位来自4个不同国家,以及4个不同领域的科学家的贡献,温室效应的理论基础终于被确立下来了,人类第一次认识到,如果不加控制的话,二氧化碳,这位我们曾经的恩人也可以转变成仇家。

值得一提的是,温室效应的确立早在100多年前就已经完成了,那个年代的中国正处在内忧外患中,现代科学的雏形还远未形成。

但是,自那之后的很长时间里,科学家们并没有立即行动起来,除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干扰外,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还有两个关键问题没有搞清楚。第一,大气二氧化碳浓度究竟会不会因为化石燃料的燃烧而增加呢?要知道,二氧化碳浓度的增加会加速光合作用的速率,而海洋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也是个未知数。第二,二氧化碳浓度的增加是否会直接导致温度上升?是否会有某个未知因素抵消了温室效应?这两个疑问都需要用实验来解答,但当时的科学发展水平还很低,尚不具备这个能力。

最早试图解答第一个疑问的人是美国物理学家查尔斯·基林(Charles Keeling),他于1958年在位于夏威夷的莫纳·鲁阿天文台(Mauna Loa Observatory)设立了观测点,开始测量大气二氧化碳浓度。之所以选择这个偏远的地方做观测,就是为了防止人类活动对观测结果有影响。虽然基林博士已于2005年去世,但这项观测仍在进行,是迄今为止时间最长、结果最精确的二氧化碳浓度观测。结果清楚地表明,大气二氧化碳浓度一直在上升,至今没有任何减缓的趋势。

最早试图解答第二个疑问的人是美国科学家詹姆斯·汉森(James Hansen),他是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一个气候研究小组的负责人,这个小组利用NASA遍布全球的强大数据网络,于1981年发表了第一份具有权威性的研究报告,指出地球温度虽然在近100年里有升有降,但总趋势是上升的。

1988年夏天,北半球经历了一次严重的酷暑,造成了巨大的人员和财物损失。这一年的6月23日,汉森在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做了一次报告,提醒大家注意全球变暖现象。这次听证会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美国政治家们第一次听到了全球变暖这个名词。不过,受到触动最大的反而不是美国人,而是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她阅读了汉森的报告后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随即在英国皇家学会(相当于英国科学院)发表演讲,责成英国科学家着手研究这一问题。几天之后,当时的英国外交大臣杰弗里·豪伊(Geoffrey Howe)向联大提交了一份报告,建议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出面成立一个专家委员会,共同商讨气候问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