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叶卡捷琳堡:一座工业城市的过去与今天(6)

2011-12-19 11:45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为原苏联一座重要的工业城市,叶卡捷琳堡有太多辉煌的过去,这也使得它在转型时期所需要付出的心理成本更高昂一些。在巨大的历史变动面前,一个老工业城市能否获得重生,生活在那里的人民能否重新寻找到自己的生活之路,他们在迷惘困惑中找寻答案。

对这一点,鲍里斯也替叶利钦做了辩护:“你们看到的是后期的结局,前期叶利钦为了保存苏联做了很多努力,后来实在是没有保存苏联的条件了,如果继续维持的话,苏联会出现内战,对人民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所以他们才达成了这样一个协议。”鲍里斯还特地强调了另一点:“当时整个苏联的核武器分布在不同的加盟共和国、不同地区,是叶利钦规定要把核武器掌控在俄罗斯境内,尽量将核武器带来的风险降低。”

“1990年的上半年是最艰难的,我们的生活条件包括吃饭、穿衣等急剧恶化,国家已经不能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人们已经开始对党、对国家领导人失去信心。谁都不知道将来会怎么生活,大家都特别茫然,甚至绝望,对国家前途感觉是一片空白……”在叶卡捷琳堡生活了30年的鲍里斯是标准的成长于苏联时期的知识分子,很多年来,他一直坚信:国家会给他提供一份永远的保障。20年前,他终于明白,他想托付终身的那个国家和制度已不复存在。谈到自己现在的生活状况,鲍里斯半开玩笑地说:“现在俄罗斯的退休金不可能保障正常的生活。我需要三份工作:一份在政府工作,一份在叶利钦中心工作,一份在大学任教。我得挣三份薪水才能保障正常的生活消费。这就是俄罗斯的现状。”

对于2011年,原苏联共同体里不同身份的人解读也各不相同。有人说,原来在苏联时期被“大俄罗斯”压制的少数民族,则不无欣喜地庆祝本民族独立20年;而曾经主宰苏联的俄罗斯人则怅然若失地纪念苏联解体20年。身为俄罗斯一员,提起苏联解体,鲍里斯也不例外地满是遗憾:“当时苏联是很强大的,我可以不需要手续去任何地方,因为它们都是我们祖国的土地,我也有很多朋友在那里。可是现在,我和我的朋友们已经不属于一个国家,我现在需要签证才能去那些地方,这是我在感情上最接受不了的。但是历史已经造成了这样的现实,我也知道不可能挽回了。”

也许正因为此,鲍里斯对普京提出的建立“欧亚联盟”的概念深以为然:“我们并不是要重新组合苏联,我们的想法是建立一个类似于欧盟的组织。”可是令鲍里斯最担忧的是,身边这些对“苏联”毫无概念也毫无认知的年轻学生,“现在的俄罗斯人已经是‘新俄罗斯人’,他们对联盟的概念不强”。所以鲍里斯把自己工作的一个重点放在教育这些“新俄罗斯人”身上。我们采访时,就遇到两批被老师带来参观的大学生。当老师指着那些黑白老照片满怀激情地讲解着什么的时候,那些年轻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冷然。

乌拉尔农机学院

乌拉尔农机学院哲学教授尼古拉索夫

不确定的未来

在乌拉尔农机学院哲学教授尼古拉索夫的办公室里,最吸引人目光的,是柜子上摆的、墙壁上挂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这些人的画像。恍惚间穿越到每家每户都悬挂“伟大革命导师”画像的童年。尼古拉索夫说:苏联解体的时候,共产党组织也被关闭,这里所有的画像被收走了不让挂。但是尼古拉索夫和他的同事们又从垃圾箱里把画像拣了回来。“我们认为这是历史,不应该被抹煞。”他说。

也许是曾经共同的意识形态背景,也许是一肚子话憋了太久,未等开口提问,尼古拉索夫已迫不及待地以极快的语速滔滔不绝地讲起来。

“我们国家在这20年中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而且在这条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尼古拉索夫直截了当地开始了他的“演讲”。不知是否被他所讲的内容触动,一直坐在角落里的上了年纪的女秘书竟不可抑止地哭泣起来。

“现在,俄罗斯已经彻底变成第三世界国家——不是在最底层,也不是最高层,而是在中间徘徊着。按照梅德韦杰夫的说法,我们的上面有15层,下面有15层,我们正好在第15层。俄罗斯特别富的人占10%,特别穷的人占10%,绝大多数都是在中间阶层,这就是政府造成的大错误,让贫富差距变得太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