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叶卡捷琳堡:一座工业城市的过去与今天(2)

2011-12-19 11:45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为原苏联一座重要的工业城市,叶卡捷琳堡有太多辉煌的过去,这也使得它在转型时期所需要付出的心理成本更高昂一些。在巨大的历史变动面前,一个老工业城市能否获得重生,生活在那里的人民能否重新寻找到自己的生活之路,他们在迷惘困惑中找寻答案。

2009年,“上海合作组织”国家元首第9次会议选址在叶卡捷琳堡,借助这次峰会,城市面貌有了很大提升。在穿城而过的伊谢季河边,有一幢崭新的办公楼。当地华人曹慧然告诉我们,这是州长官邸,上合组织会议时拨款新建的。市中心的几条主干道的路面状况明显好于其他地段,小曹说,若没有“上合峰会”,它还会像以前一样坑坑洼洼。俄罗斯的物价普遍高,这里也不例外。小曹是2000年来到叶卡的,从他的个人生活经历感觉,“这个城市物价10年涨了6倍”。

“你们要看苏联的痕迹,这里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曹慧然指着遥远地平线上一座高高的白塔,在清一色的低矮建筑中,它显得特别突兀。“那个塔就是一个典型的象征。”这是苏联时期立的项目,按规划,它要建成全苏联最高的电视转播塔。可是建到一半,庞大的苏联一夜间倒塌,建设资金也没了着落,电视塔一直被闲弃在那儿。如今有了卫星信号,也失去了重建这座塔的意义,不过它现在有了新的功能——成了当地跳伞爱好者的青睐之地。政府不允许跳,他们便经常偷偷爬上去一试身手。

如果仅仅把叶卡捷琳堡理解为一个工业城市,那实在是对它的轻视。娜塔莉娅·彼得洛娃是位端庄优雅的女性,她之前的身份是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文化部长,现在是州“地区自然历史博物馆”馆长。她熟练地给我们介绍了一串数字:州里有1000多个图书馆,32个专业剧院,博物馆总数超过600多个,200多所音乐小学和专科学校,30多所高等专业学校。在这样一个只有130万人口的城市中,却有乌拉尔爱乐乐团、乌拉尔交响乐团、国家合唱团、乌拉尔民乐团等文化机构,其文化底子着实不容小觑。“战争期间很多有名的艺术家被苏联安排到乌拉尔一带躲避战火,就为了不让残酷的战争毁掉我们的文化;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不让政治变动毁掉我们的文化。时代会变,但是某些精神和文化会超越一时的纷扰而永久留传。”娜塔莉娅·彼得洛娃说。

叶利钦研究中心

叶利钦研究中心主任鲍里斯

英雄之城

在叶卡捷琳堡市中心伊谢季河边的一个广场上,矗立着一座高大的青铜雕像,上面的两人正是这座城市的缔造者——塔季谢夫(Vasily Tatishchev)和根尼(Georg Wilhelm de Gennin)。炮兵学院毕业的上尉塔季谢夫后来成为俄罗斯杰出的政治家、历史学者和人类学者,根尼则是一位采矿和冶金专业的工程师。当年他们奉彼得大帝命,来到矿藏丰富的乌拉尔地区建造一个俄罗斯最大也是当时欧洲最大的冶金厂。人工开凿的伊谢季河成为工厂早期的动力来源。

1723年11月18日,冶金厂铸造车间里的两把铁锻锤开始工作,这一时间点后来就成为叶卡捷琳堡的建城时间。彼得大帝的妻子凯瑟琳(即叶卡捷琳娜一世),则成了这个新城市的名字。叶卡捷琳堡建成后不久,很快就成为乌拉尔地区的炼铁业中心。1878年,铁路将这座工业城市与俄罗斯的西部疆域联系起来,并在1885年东通秋明、南达车里雅宾斯克,这也使得叶卡捷琳堡的工业更大规模地发展。1923年,叶卡捷琳堡成为总面积1757平方公里的大乌拉尔地区的中心。上世纪30年代,大量的大型工厂在这里兴建和重建,工业潜力的加强,人口在战前最后10年增加了3倍。

像俄罗斯很多城市一样,时代变迁也深刻体现在这座城市的名字上。布尔什维克取得政权后,为了纪念列宁早逝的亲密战友斯维尔德洛夫,1924年,带有沙皇印迹的叶卡捷琳堡被改为斯维尔德洛夫斯克。还未等苏联正式解体,1991年9月4日,城市就改回它原来的名字,以前拆毁的教堂和建筑物也开始重建。

“二战”期间,叶卡捷琳堡的前身——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几乎成了“英雄城市”的代名词。当时斯大林将大型工厂转移到乌拉尔地区,叶卡捷琳堡也成为一个巨大的军工生产重地。“当时有437家大型工厂从欧洲部分转移过来,这些机器运来后,来不及修厂房,往地上一放,就在露天的条件下投入运行。即使在这种工作条件下,人们也源源不断地给前线输送武器装备。”乌拉尔国立科技大学教授鲍里斯不无自豪地说,“所以德国人有一种说法:是乌拉尔打败了德国。”

五一大街的“军官俱乐部”门前,几辆导弹车和坦克骄傲地立在高台上,炮筒仍然霸气地指向天际,仿佛提醒人们它们曾在苏联历史上扮演过的重要角色——虽然大街上来来往往的居民对这些威武的重家伙们都视若无物,鲜有人会将目光投向这里。里面的院子更是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装甲车和坦克,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免费武器展览。奇怪的是,这里没有围栏,也没人看管,我们起初还小心翼翼地围在四周拍照,后来索性肆无忌惮地爬上去、钻进去,拍个痛快——回来上网一查,才知道刚才踩在脚下的那辆标有“T-72”的坦克,是“两伊战争”中参战双方最先进的主战坦克。

这些曾经的英雄企业在苏联解体时遭遇到严重的挑战。“那些军工企业虽然被保留下来,但是很多企业产品已经改变,比如有的原来生产坦克,现在开始生产汽车车厢。当然坦克的生产线仍然保留,不过要根据市场的订单而定。俄罗斯军政改革也走向国际化,对乌拉尔是有好处的,国家会给我们下订单,生产新的产品。”鲍里斯说。

叶卡捷琳堡至今还保持着它们在军工产业上的优势。很多俄罗斯的潜艇、导弹都是这里研发出来的,每年在这里都有武器展。作为军工企业的重镇,叶卡捷琳堡在长达几十年里都不允许外国人进入。1960年5月1日,美国中情局所属的U-2侦察飞机进入到这个城市的领空侦察时,被S-75地对空导弹击中,飞行员加里·鲍尔斯被俘。直到1991年,这座颇具神秘感的城市才对外开放。但是,“很多在工厂里工作的人掌握了一些特殊技术,所以虽然苏联解体后,外国人可以进来,但是本市人出国是要受限制的,甚至去俄罗斯的加盟共和国也不行”。鲍里斯说,有些小城市的工厂在苏联时期生产核武器,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负责销毁过期的核武器,这些地方至今仍不对外开放。

当年苏联科学院将乌拉尔分院的主要研究机构也放在了叶卡捷琳堡。“冷战”时期,他们专攻军事科学。据说有名的S-300防空导弹就是他们的杰作之一。现在他们的科研经费,约有2/3仍由政府下拨。作为曾经的超级大国的国防工业重镇,叶卡捷琳堡在苏联时期无疑享有无可比拟的特殊地位。但是,这个城市也为此付出过惨重代价。

1979年4月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怪病袭击了叶卡捷琳堡的契卡洛夫地区。短短几天内,几十人因炭疽病菌感染而死亡。当时苏联政府没收了所有医院的数据,对外解释是由于食用了被感染上病菌的肉。多年来,西方情报部门一直怀疑这起炭疽热的真正起因,是附近一家军事生化实验室的炭疽病菌泄露。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