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叶卡捷琳堡:一座工业城市的过去与今天

2011-12-19 11:45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为原苏联一座重要的工业城市,叶卡捷琳堡有太多辉煌的过去,这也使得它在转型时期所需要付出的心理成本更高昂一些。在巨大的历史变动面前,一个老工业城市能否获得重生,生活在那里的人民能否重新寻找到自己的生活之路,他们在迷惘困惑中找寻答案。

乌拉尔之都

Google地图上显示,叶卡捷琳堡与莫斯科的距离是1667公里。从莫斯科起飞一路向东,两个多小时便降落到叶卡捷琳堡机场。从地理学意义上讲,当双脚踏上叶卡捷琳堡的那一刻起,我们已从欧洲又回到了亚洲——叶卡捷琳堡恰好位于欧亚分界线的东边。很多到达叶卡捷琳堡的人都要专程赶到欧亚分界纪念碑那里拍照留念。可惜我们时间有限,无法专门驱车到那里体会横跨欧亚的神奇与豪迈感。

叶卡捷琳堡

叶卡捷琳堡的战争纪念广场

因为地缘政治的特点,叶卡捷琳堡被称为“乌拉尔之都”。当地人对这一点深以为自豪。在市内的一些小路上,很多地方都标着“亚洲”和“欧洲”。他们喜欢说:“俄罗斯是只双头鹰,一头看着亚洲,一头看着欧洲,我们叶卡捷琳堡就是这只双头鹰共用的脖子。”

叶卡捷琳堡并不算大,与在莫斯科时常看到的那些高耸雄伟、气势磅礴却又严肃冷峻的“斯大林式”建筑不同,这里的建筑大多是四四方方、平整规则的“赫鲁晓夫楼”。这是上世纪60年代赫鲁晓夫当政时期在全国推行的产品,这批居民楼通常有五层高,每户人家都拥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全天供应热水。虽然每套面积并不是很大,但在那个年代,毕竟实现了大多数人拥有自己一方天地的梦想。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后,俄罗斯很多城市开始拆除这种有强烈时代烙印的“赫鲁晓夫楼”,但是这里却仍然大面积保留着。加之略显破败的厂区,在这个城市几天的采访中,经常有置身我国东北某老工业基地的错觉——建筑风格甚至城市气质上的相像。

无论在苏联时期还是俄罗斯时期,叶卡捷琳堡都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工业城市。对于其城市地位,不同资料的描述也各不相同,有的称其为“第三大城市”,有的称其为“第五大城市”。据中国驻叶卡捷琳堡前任总领事谢金英介绍,从人口说,有130万人口的叶卡捷琳堡排在莫斯科、圣彼得堡、新西伯利亚和下诺夫哥罗德之后,位列第五;而从经济发展水平来讲,它在俄罗斯的所有城市中排名第三。不过,不论城市规模、建设水平还是繁华程度,若用中国的“第三大”或“第五大”的概念来对照,显然会有很大落差。

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个被当地华人习惯地称为“叶卡”的地方,多少有些陌生。其实它也是一个时代剧变的见证者:1917年“二月革命”后,沙皇尼古拉二世被迫下台。后几经辗转,沙皇及全家在1918年4月被押送到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即叶卡捷琳堡)伊帕季耶维奇公寓。1918年7月,同红军作战的旧俄军队迫近叶卡捷琳堡。为避免反苏维埃力量俘获沙皇并以此做文章,7月17日凌晨2时,尼古拉二世家族包括他们的仆人共11人被秘密处决。他们的尸体被浇上硫酸和汽油焚毁,残余骨渣被埋藏在叶卡捷琳堡地区一个废弃的洞穴中。

这个事件曾长期秘而不宣,直到后来政治气氛有所放松才逐渐被外界知晓。这以后,每逢沙皇被枪杀的日子,很多当地人就跑到伊帕季耶维奇公寓查看这所神秘的房子。由于这所房子引起越来越多人的注意,当时的苏联最高当局下令时任州长的叶利钦将其拆除。在一个夜晚,叶利钦派人将房子拆毁,原址浇上了柏油。很多年后,叶利钦对此表达了忏悔之意。1998年,根据已经成为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的命令,沙皇一家的遗体被隆重安葬在圣彼得堡的彼得·保罗要塞教堂中;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主席团确认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及其家庭成员“是政治镇压的牺牲品”,并为其恢复名誉。而在叶卡捷琳堡他们当年被枪杀的公寓上,也建了一个“滴血教堂”,里面收藏了很多尼古拉二世一家的照片。当地居民会点上一根蜡烛,闭上眼睛默默地立在画像前祈祷一会儿。“很难说我们是爱沙皇还是怀念他,更准确地讲是同情他和他的家人,因为与历史上的其他沙皇相比,尼古拉二世还算比较温和的,也愿意变革,只不过时运不济,他赶上了革命的风暴。”当地居民阿列克谢告诉我们。

20年前的另一场巨大的历史变动,对这个城市影响是直接的。“叶卡是一个重工业集中、军工企业集中的城市,苏联解体后,原来的加盟共和国纷纷独立,原有的经济链条中断,产品滞销,生产萎缩,遭遇到很大困难。”原驻叶卡捷琳堡总领事谢金英告诉我们,“苏联时期,这里93%的企业与其他加盟共和国有直接关系。解体之后,很多产品消化不了,对经济影响非常大。”乌拉尔国立技术大学教授鲍里斯告诉我们,当时叶卡捷琳堡有很多工厂倒闭或者以极低的价格被拍卖。“过渡时期,很多人利用收购原来大企业的机会而使自己一夜暴富。乔布斯也是富豪,但是他的一生为推动社会进步做出很大贡献;可是我们那些暴发户们,除了使自己的财富变成天文数字之外,没有给社会创造任何价值。”说到这里,鲍里斯变得愤愤不平起来。

不过因为苏联人口少,原本就劳动力不足,所以这里并不存在像中国经济转轨时遇到的大量工人下岗失业的状况,但是整个城市发展水平在相当长一段时期陷入了停滞,直到最近几年,情况才有所好转。“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去保存、支持那些原有的工业企业,所以很多工厂无法保持原来的状态,当然,这也逼迫它们开始考虑重新建立新的工业体系。正是因为这些新兴的工业体系,包括建筑产品、工业机械产品,这些新兴工厂才使城市重新得到发展。”鲍里斯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