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孤独者的轨迹:拉威尔的钢琴音乐

孤独者的轨迹:拉威尔的钢琴音乐

【来源: 爱乐 2011年第12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董茉莉 2011-12-14 14:08 编辑: 李倩

“我一向将拉威尔看作是与拉莫和德彪西齐名的法国最伟大的音乐艺术家,是世界上伟大的音乐家之一。”——罗曼·罗兰

 

『音乐片段试听』:《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  

1899年,年满24岁的拉威尔开始谱写钢琴曲《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消息传出,立刻在巴黎音乐界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他的名字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欧洲。这首钢琴曲没有听众习惯的、拉威尔其他作品中嘲讽和怀疑之意,取而代之的是青少年的纯真和自由表白的特点。音乐充满了热情,直抒胸臆的味道极浓,宽广、均匀、令人沉醉而愉悦的旋律给每一个听众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每次音乐会结束之后,听众都会产生“余音绕梁”之感。

在很大程度上,拉威尔的《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与福雷(GabrielFauré)的同名作品比较接近,同样是如此简单,但与此同时,旋律极具表现力;和声语言同样十分柔和、均匀、简洁而精炼。比如,拉威尔在和声方面的创新(九和弦中的模进)充分表明,作曲家早已熟知德彪西的音乐创作风格。作品中的钢琴结构相对简单,不会给钢琴演奏家带来太大的困难。或许,这就是“那些演奏水平一般的女孩们喜欢《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的原因?!

对19世纪末青年时期的拉威尔,他的同龄人之一、法国钢琴家和指挥家科尔托(AlfredCortot)曾有这样的描写:“拉威尔是一个喜欢嘲笑他人的青年,讲起话来滔滔不绝,但是他的性格有时带几分内向。喜欢阅读法国象征主义诗人马拉美的诗集,还经常光顾萨蒂(ErikSatie)的音乐俱乐部……”在那一时期,拉威尔总是努力躲避其他作曲家对自己的影响,首先是摆脱瓦格纳的影响,力争走一条属于他自己的音乐艺术创作之路。事实的确如此,19世纪末,法国音乐界曾广泛流传这样一句口号:“做不像其他任何人的音乐家。”在这一方面,拉威尔不总能随时摆脱罗曼·罗兰笔下的那些法国音乐家的感染:“不惜任何代价,创新、创新!他们在他人已经‘做到的事情’面前显得畏首畏尾,其恐惧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有些天赋最好的作曲家最终也被此‘病’摧毁了。他们的做法随时使人感到,他们在总是带着恐惧的心情审视自我,往往将自己写好的作品付之一炬,他们在痛苦中不时地自问:‘啊,我的上帝,我好像在哪听过类似的作品?’”19世纪90年代的很多法国作曲家都是如此,拉威尔也不例外。事实上,拉威尔在他的《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和《哈巴涅拉舞曲》当中,的确已经有所创新,这些新特点后来都成为他非常独特的音乐特征。然而,很快又发生的一个事件,大大改变了他这个青年作曲家的自然发展和创作之路,一切变化都始于他听了德彪西的《牧神的午后》之后。

1901年,拉威尔开始创作钢琴曲《水之嬉戏》,这是他创作的最佳作品之一,标志着他的音乐创作已臻于成熟。建立在娴熟指法技术基础上的钢琴结构丰富多彩,充满了想象力。即使是向来不喜欢印象派创新的法国作曲家福雷,也被拉威尔这部作品的精美和新颖所动容。钢琴曲《水之嬉戏》的成功甚至超过了拉威尔本人的预料,同时也证明了那一时期法国听众对印象派艺术越来越浓的兴趣。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43期(2011-12-05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