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从“弱国子民”到精神战士(一)(2)

2011-12-13 17:46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在不断“逃离”和“走异路”中,鲁迅开始了他的青春时代。去南京而“逃离”绍兴,去日本而“逃离”中国,去仙台又“逃离”了中国人。然而在解剖课的幻灯片上,他再度与身体强壮而精神麻木的中国人相遇。于是他返回了东京,开始了自己的文学运动。在日本的7年中,青年鲁迅最终完成了一次蜕变。

1925 日本官员

1925年,搭乘火车出行的日本官员

周建人在《鲁迅故家的败落》中写道:“在我们台门里,大哥出洋是异端。我大哥到三台门各房族去告别的时候,人们惊奇、惋惜、鄙视。”伯文叔父听了,甚至气得把鲁迅推到了墙上,恨恨地掉头就走。“那神情似乎是国家之所以不好,全在大哥这样的新党身上。洋人那么可恨,还要去留学?”当时周福清已经被赦免出狱,他还比较开明。“祖父听了,‘唔’了一声,不反对大哥去留学。”

鲁迅在最后的绝笔《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一文中回忆说:“凡留学生一到日本,急于寻求的大抵是新知识,除学习日文,准备进专门的学校之外,就赴会馆,跑书店,往集会,听讲演。”

这时的日本,已经成为东亚的知识与媒体的中心,也是海外救亡运动的大本营。孙中山、章太炎、梁启超等许多政治亡命客都在日本流亡,时有活动。这一年4月26日是农历三月十九日,这是甲申年(1644)明朝崇祯皇帝自杀的日子。章太炎、秦力山等人发起在这一天举行一次纪念活动。又因为南明桂王(永历)是1661年被清军俘虏的,所以把这次集会叫做“支那亡国242年纪念会”。预定这天在东京上野公园内的精养轩集会。章太炎为这次集会写了一篇文告——《中夏亡国二百四十二年纪念会书》。

这纪念会却没有能够按照原定计划开成。日本政府应清廷驻日公使蔡钧的请求,会期那天派出了大批警察,站满精养轩门前,阻挡前来赴会的中国人。这一天,孙中山也带领华侨10多人从横滨赶来赴会,看到这情况,即邀章太炎、秦力山等人同去横滨。当天下午,在横滨永乐酒楼把这纪念会开了。孙中山担任纪念会的主席,章太炎宣读他写的纪念辞。晚上在这里设宴八九桌,大家给章太炎敬酒。他喝得大醉,不能当晚返回东京了。这件事在章士钊的《疏〈黄帝魂〉》中有所记载。

这是鲁迅到东京半个月后的事情。不知道这一天他是否前去赴会,即使没有去,事后他也会知道这事,也会像其他留日学生一样,受到这种激昂的反清气氛的感染。

鲁迅就参加过欢迎孙中山的一次集会,听过孙中山的演讲,而章太炎留给鲁迅的印象是“有学问的革命家”。有趣的是,尽管鲁迅后来曾随章太炎学国学,但他临终前对章太炎的怀念,并非在其学问而是“革命”。

增田涉的《鲁迅的印象》中记下了鲁迅跟他谈的一件往事:“在东京的时候,孙文从海外归来的途中,在东京逗留,留学生们狂热地开欢迎会,我也去了,不知在演讲些什么,‘哎呀’的一声,这样就结束了。”由于浙江、广东语音的差异,他听不懂孙中山的话,但听不懂也去参加欢迎的集会。

拿着清国官费的鲁迅,脑后还留着辫子,在浓厚的革命气氛中开始了新的生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