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留日学生机场刺母案:亲情与法律

2011-12-08 13:10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10月31日,发生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留日学生刺母案宣判。被告人汪晶被认定有精神分裂症,但案发时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仍然需要服刑3年6个月。此案进入上诉阶段,母亲聘请的律师将继续为汪晶做无罪辩护。无论结果如何,所有人能达成共识的是,法律程序要尽快走完,汪晶需要得到及时治疗,更重要的是,修复一个温暖家庭的关爱。

刺母

插图/张曦

母亲的心思

12月1日,上海开始了大风降温,偶尔会飘起一阵小雨。汪晶的母亲顾国华选择了这天去儿子所在的浦东新区看守所送衣物。一天前,辩护律师朱畏曾经去那里会见过汪晶,反映的情况让顾国华颇为担忧。朱畏说,汪晶又在里面和小卖部工作人员发生了争吵,原因是买的一双鞋垫不合适,想去退货人家又不肯。“我想和管教谈谈,毕竟晶晶是个病人。有时候他讲话没有道理,也不要和他计较了。”顾国华这样告诉本刊记者。

顾国华拖着一个大大的旅行袋,显得异常孱弱,1.62米的身高,只有90斤出头的体重——这比她受伤前整整轻了20斤。旅行袋里,除了汪晶在接济通知单上提到的东西外,她还放了一条厚毛毯和两双尺寸合适的鞋垫。“里面必须要穿软底鞋。那样的鞋底很薄,他肯定是觉得脚冷,不舒服。”本刊记者随她前往,在看守所外的办公室,袋子中的每件物品都要接受检查,不属于接济单列出的物品,工作人员拒绝接受。于是顾国华又通过传达室打电话给汪晶的管教,管教表示,对于汪晶的情况,他们会特殊照顾,物品全部收下,顾国华这才松了一口气。

从4月1日汪晶被刑事拘留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8个月。“从来没有和儿子分开过这么长时间,即使他出国留学,寒暑假也会回国的。”顾国华说。顾国华5月13日第一次去看守所,一直保持每个月至少去一次的频率。“只是10月19日一审开庭和31日宣判的时候,我在法庭上见到过他,看守所是不允许探望的。他看上去憔悴了许多。律师告诉我,他总是幻想别人要投毒害他,每顿饭基本只吃鸡蛋和袋装牛奶。”在10月19日的一审中,作为受害人的顾国华一直注视被告席上儿子的一举一动。当时公诉人在念起诉书,汪晶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示意审判长需要纸巾。顾国华第一时间抽出纸,起身准备送给两米开外、站着受审的儿子。

“人们依旧是在以正常人的标准评价他。”顾国华对本刊记者说。就在庭审后,还有媒体用顾国华在庭上的哭泣与哀求,和汪晶的无动于衷相对比,以衬托他的冷漠。“我知道儿子是惦记我的。他最初在警察局接受讯问,还几次问到过我的安危。他在庭上这样表现,足以说明他的病加重了,他真的很需要治疗。”

顾国华从来没有怨恨过儿子,即使是在精神病司法鉴定的结果出来之前。“我最难受的是手术后的第四天,麻药的作用过了,浑身的9处刀伤,每一处都在隐隐作痛,我就在那里咣咣地拍着栏杆。可是那一刻我都没有恨过儿子。我只是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拿刀来刺我。然后我就开始回想他之前的行为,想起他近两年总是打架闯祸,走路的时候还会大叫,我越发怀疑他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这回出了事,如果公安局能给他做一个司法鉴定,结果就能明确。于是我在4月9日就第一次对前来做笔录的警察提出来要做鉴定。”人们普遍猜测,因为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是母子关系,母亲是想通过鉴定结果来为儿子脱罪,但顾国华说,这并不是她当时的想法。“我当然希望儿子没有病,身体健健康康的。我根本就没有想得那么远,如果他不是精神病就要承担刑事责任之类的。”实际上,鉴定所接到委托的时间是4月1日,应该是公安局在家属提出申请前自行启动的鉴定程序。

在6月16日鉴定结果出来前,顾国华考虑的是请律师来做罪轻辩护。“在浦东国际机场,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没有监控设施反映给警察出警,周围也没有任何巡逻的人员,反而是靠路人拨打110,警察才能赶过来,这说得通吗?”在顾国华看来,如果能有人及时拦阻,就不会发生重伤的惨剧。按照《刑事诉讼法》第170条关于自诉案件范畴的规定,只是轻伤的伤势,只要双方达成了谅解,汪晶就一定可以免除公诉。“当时的情况是,晶晶先过来朝着我的头劈了一刀,接着我尖叫着往前跑,他拿着刀在后面乱划。我想着不对啊,他可能糊涂了,就转过身对他说:‘晶晶,我是妈妈啊,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妈妈?’他直愣愣地盯着我,好像不认识我一样,朝胃的部位刺了最后一刀,接着我就瘫倒在地上。最后一刀,就是致我重伤的一刀。”

6月16日出来的鉴定结论通知书上,有这样3项结论:1.汪晶具有精神分裂症;2.在本案中评定为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3.具有受审能力。顾国华与律师商定,改变了原来的辩护策略,由罪轻辩护改做无罪辩护。同时顾国华向负责此案侦查的上海市公安局国际机场分局和浦东新区张江地区检察院提出了取保候审的申请,希望能将汪晶保释出来看病。

公安局和检察院都给出了不予取保候审的答复,理由是取保候审可能发生社会危险性。由于《刑事诉讼法》中第60条规定了对应当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如果患有严重疾病,可以采用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的办法。本刊记者就汪晶的病情是否属于严重疾病的范畴请教了北京人民大学刑事诉讼法领域的副教授魏晓娜。她对本刊记者说:“严重疾病一般是指传染性疾病。并且鉴定结论中对于汪晶有受审能力的认定,说明了他的病情处于一个稳定期。”

缺乏关爱的家庭

“刺母”的一幕发生后,伴随着对儿子处境的牵挂,顾国华也陷入了自责。她认为,儿子的疾病和这个特殊的家庭有很大关系,她告诉本刊记者:“他是大人发生矛盾后的最直接受害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