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观察 > 正文

沈石蒂的老照片:一段上海的旧时光

2011-12-02 14:59 作者:丘濂 (希伯来语翻译顾问:李婉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10月24日,以色列驻上海领事馆的微博上出现了一段话:“今天开始我们会陆续放上一些老照片,所有照片都是上世纪20年代居住在上海的一个犹太摄影师沈石蒂(SamSanzetti)所拍摄的。因为年代久远,照片上的人物的名字都没有被记录下来。如果你看到照片上有你认识的人,或许就是你的祖父、祖母,请让我们知道。”

1957年,沈石蒂离开上海,移民至以色列。能够重新回到上海寻找昔日的相识,一直是沈石蒂的愿望。在他去世24年后,他的继子摩西希望能以一场老照片展览的方式来完成对父亲的纪念。而讲述照片中的人物故事,就成为展览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目前为止,通过微博寻人,已经确定了6个人的身份。还有一对夫妻以及一位老人表示,他们珍藏有沈石蒂的照片,虽然照片还未出现在公布之列。

沈石蒂

年轻时候的沈石蒂在上海和孩子们在一起

昨日重现

上世纪50年代的上海茂名南路上,没有机动车,也没有前来寻旧的外地游客。在法国梧桐的绿荫下,那条清幽的大道最适合情侣散步。1951年,傅立敏18岁。他是上海财政经济学院的大学生,刚刚和一个叫张真我的女孩子开始谈恋爱。“我们经常约在老锦江饭店13层楼底层的咖啡厅里见面。饭店有一扇朝茂名南路打开的小门。在那里喝杯咖啡或者吃些点心后我们就出来,沿着茂名南路往淮海中路的方向散步,一般要陪她再去淮海中路上逛店买东西。”傅立敏对我回忆说。

当时的傅立敏爱好一切时髦和洋派的东西。“好莱坞的电影一上映我就赶去观看。《出水芙蓉》那部片子我在大华电影院连续看了6场,完全被哈利·詹姆斯(Harry James)天下第一的小号演奏迷住了。在大学里,睡不着的晚上,宿舍里的4个人就拿好莱坞电影明星的名字玩接龙游戏,说不出来人要受罚。今天锦江饭店对面的花园酒店原本是法国俱乐部,新中国成立后改为文化俱乐部。去那里跳交际舞,也是我们约会时一项经常的活动。”

傅立敏说,散步的时候,他和张真我总是路过犹太人沈石蒂开的照相馆。在沈石蒂的以色列继子摩西给我的一张印有外滩钟楼和天安门城楼图案的名片上,写的就是这家照相馆的地址:上海茂名南路73号(13层楼南)。如今这里是一排提供高级西装定制的商铺,建筑及店铺格局都和当年一样。“沈石蒂照相馆有两个铺面,店很低调,只是门的上方钉了一块牌子,写着他的英文名。这个地方地段好,租金贵,可以推测出照一次相的价格不菲,门口又没有价目表,因此很少有人敢推门进去。每次看到我们俩常在走过时向里张望,沈石蒂就向我们微笑,招呼我们进去瞧瞧。”傅立敏说,那时他们家境殷实,一些好的店铺,即使东西贵,也会尝试一下。“我在茂名路上那家最贵的‘启发西服公司’定制过西服,后来也就改成去南京路上较便宜的‘汉森’了。”

出门赴约,傅立敏说他一向都是西装领带的装扮,头发也梳得油光水滑,而张真我总会穿一条淡雅的素色裙子,所以那次突然决定的拍照效果也不错。傅立敏告诉我,他最喜欢沈石蒂摄影时的布光。“其实他的工作室很简单,没有复杂的布景,但是背景灯用得好,因此人物的身后都有一片晕染感觉的光亮。”以后两人还在那里拍过单人照和双人合影,经过了数次政治运动,保留下来的只有这一张,一直压在床头柜的玻璃板下。这次以色列驻上海领事馆用微博发布的200多张老照片,只是沈石蒂带回以色列的2万多张照片中的一小部分,因此现在还未出现这张照片。也有可能是沈石蒂并没有多冲洗一张保存,或者在离开中国前便已遗失。由于固定照片的纸板上有S.M.Sanzatti的印刷签名,傅立敏夫妇又对沈石蒂本人有着深刻记忆,他们便可以确定自己也是那家照相馆的顾客。

另一位拥有沈石蒂签名照片,但照片也不在此次公布的图片之列的是66岁的周重仁。“媒体报道中所说的‘沈石蒂’的中文音译,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叫做‘Uncle Sanzatti’的外国摄影师。他是父亲的好友。”在这张拍摄于50年代初的照片中,周重仁的父亲周邦骏穿着呢料细格的西装,双手搭在座椅的扶手上,指缝中夹着点燃的香烟。照片右下角是Sanzatti银灰色的铅笔签名。照片经过了油彩着色,有油画的感觉,和已经公布的那些中调风格的人物肖像相似。

周重仁告诉我,父亲非常“挑人”。“他认定谁做这件事合适,一直就会找这个人来做。过去他很信任一位卢湾区私人诊所的儿科大夫,家里5个孩子,不管哪个生病,他都会带着他(她)去找那位医生看病。这张照片是在父亲的公司里拍摄的,之后父亲便常去他的照相馆拍照和聊天。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听父亲说起对这张照片的喜爱之情。”周重仁说,父亲和沈石蒂用英语交流,“父亲是在英国人办的学校里读书,整个学校只有两个中国人,因此他是流利的英式发音。那时我还小,他们用英文说话我听不懂,但我想,除了父亲对UncleSanzetti的才能非常认可外,他们的友谊还来自于对艺术的共同爱好。父亲高中毕业后,在一家职业专科学校学习装饰设计,之后便自己成立一家‘艺都’装潢公司。我家用的椅子,都是父亲画图设计的。出于工作的缘故,也是个人喜爱,他特别留心收藏瓷器以及水晶工艺品。也许他们的艺术品味相互投合”。

周重仁记得,因为自己是家中长子,父亲去沈石蒂那里做客,都会带自己一起去。“他的店铺进门左手边是摄影棚,一块帘子挡住。中间的位置摆放着沙发来待客,右边则是一个结账的台子。他的爱人‘邬小姐’坐在那里来收款。‘邬小姐’是北方口音,我觉得是一口流利的‘京片子’,英文也很棒。从他照相馆后部的落地玻璃,能看见锦江饭店庭院中的草坪。”“我不仅去过他的照相馆,还去过他的两处公寓。一处是在南昌路和瑞金路附近,还有一处在常熟路和延庆路附近。”沈石蒂偶尔也会去周邦骏一家所在的乌鲁木齐路16号的花园洋房拜访。“我的第二个妹妹特别会发嗲,Uncle Sanzetti总用走了调的上海话叫她‘老三,老三’。排行老四的弟弟又总爱抢二妹手里的东西,Uncle Sanzetti就叫他‘强盗,强盗’!”周重仁还给我看了一张在乌鲁木齐路16号拍摄的照片,是他的父母和另外一对年轻夫妇在阳台的合影。“摄影者应该就是Uncle Sanzetti。当天还有一张父亲和Uncle Sanzetti的合影,‘文革’前我们把全部有外国人的照片都烧掉了,就包括了那张。”

孙逊是第一批老照片发布后,已经确定身份的6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他生于1953年,今年58岁。公布的老照片中,一张是他单独的相片,一张是和母亲游美瑛的合影,都拍摄于1954年他1岁的时候。这两张照片如今就挂在母亲卧室的墙上,“文革”的时候抄家被拿走,之后又被还了回来。孙逊告诉我,听他父亲讲,他当时一个人坐在那里照相,父亲其实躲在他身后用手扶住他。“父亲1950年从美国的威斯康星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回国就去祖父任董事长兼经理的上海阜丰面粉厂工作。他那时年轻气盛,想将西方的管理方式应用到家族企业。结果由于采用的办法缺乏人情味,招致许多老员工的不满,最后他干脆离开。一直到1960年他去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做翻译之前,都赋闲在家。他平时会花许多时间去读书,尤其喜欢看‘二战’期间一些知名将领的传记,他还会带我去江湾体育馆看足球赛,照相也是全家一起出动的一项活动。父亲不太会说上海话,去到沈石蒂的照相馆里照相,用英文交流能让他轻松不少。父亲是个能屈能伸的人,但条件允许,他一定是到最好的地方。就像他理发会去南京美发店,吃本帮菜要到德兴馆一样,他带我们去沈石蒂照相馆,是因为那里的品质最让他满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