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汪峰:摇滚幸存者(3)

2011-11-30 18:09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我认为音乐、艺术最重要的是方法。那些作品能传世的人,因为他们的天赋,因为他们所涉猎的东西的那种广度,他们懂得了非常多的方法,最后形成自己的方法。”

汪峰: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就是当你取得的成绩和你在这个行业上世俗的地位越来越高的时候,事实上你的个人生活和精神世界如果在没有主动意识去开拓的情况下,会变得越来越渺小了,你接触不到过去那些让你特有感觉的事儿了。我现在肯定做不到,我晚上在小区买两瓶啤酒坐在路边喝。别人一定以为我在拍MV,要不就过来签名。实际上你缺乏太多东西,更不用提什么别的了。如果我意识到一点我就必须要明白一点,当然这些也只是表面的。但是它会折射内心,你失去这种途径和机会的时候,你就是失去一些东西。其实你只要还是人,有一天发生天灾人祸,什么都没了,你跟别人一样。比如约翰·列侬,他成功之后的个人发展,所诉说的东西更尖锐、更个人化的原因就是这个。你必须明白他建立在他的层面上烦恼是一样的,而且他关注的确实是那个群体。所以我现在不可能再写一首《我真的需要》,说没有钱,只有什么什么,那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再写一首《春天里》,我绝对会认为我是虚伪的,但是这并不可怕。当初为什么还要写这个?有这么多可写的为什么只有贫穷才能反映一个人的伟大呢?不是。因为还有别人。我现在更多探讨的是导致这一切的背后的东西,这是有意义的。当我意识到我自己的生活层面和精神层面如果不注意就会渺小的时候,我就会想办法让自己的视野更开阔,这样至少能弥补我已经不可避免损失掉的那些,而且我相信每一个到这个程度的创作者都会这么做,只要你还热爱创作,更关键的是热爱创作,如果你不热爱说啥都没有用,你就不会花这么多心思了。

三联生活周刊:就是说,你可能比其他人更喜欢去把一些观点、想法表达出来?

汪峰:我至少觉得本能需要这个。这个前提下,我认为这个社会也需要有明确的意见或者观点,因为我们都已经太习以为常太长时间生活在非此即彼的环境里,不是A就是B,这是最讨厌的。当你把一个极其明确的东西拿出来,你会发现产生的效果不是那样,会发现有非常多的人,从他们各自的生活和各自的理解把自己装进去。实际上艺术最大的魅力是这个,是沟通,不是别的。不是你宣扬一种观点的摇篮,也不是什么改变世界,那些是之后产生的效果,它最最重要的功能是沟通。

汪峰 鲍家街43号

“鲍家街43号”乐队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好多人都不出专辑了,几年录一首歌,出来混一阵子。但是你现在一下子拿出了双专辑。

汪峰:我倒不是说有责任感,这个有点扯淡,我就觉得我能出,很简单,我有这能力。我为什么不出呢?我做这张专辑之前的想法是,我想让它的音乐风格涉猎比较广,但最后它一定是在一个核心里边,就像它的名字——《生无所求》。这是现在中国人的一个状态,我想通过不同主题来表达这个意思。我做音乐的习惯是每一张都去做我之前做不到或者做得不太好的那一部分,这样的话有冒险性,但是你一直做下去就会发现你会变得很强大,几乎没有弱点了,然后就开始解决更高层次的问题,这是我喜欢的。想做双张也是这样。

三联生活周刊:专辑名字为什么会叫“生无所求”?

汪峰:我想这句话有另外一层意思,它是反向的,就是“生何所求”,现在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讲活得挺好的,有钱的真有钱,没钱的想方设法也能捞到钱,但最悲惨的社会最底层,没人理。你现在要对中国人说,你能不能有追求?他会问你,我怎么追求?这个社会让我如何去追求?这是深刻的问题,而绝对不是我已经没啥追求了挺好的了。对中国社会巨富阶层和赤贫阶层来说这两句话是一个意思,就是“生无所求”。最痛苦的实际上是这4个字所指的真正的方向,就是中间这个巨大部分,中产阶层,就是说死不了,但是绝对也不可能随便就能买一两个房子,然后每天就是各种纠结啊,看谁都不顺眼,对自己也不满意,社会也会变得不安定,然后发生各种让你觉得匪夷所思的事儿。这就是我怎么有追求,我怎么生存,这是个特别大的问题。实际上整体的脉络是上一张的延续,上一张讨论的是“信仰”这个问题对中国人的重要性,这张专辑是在这个“信仰”的背后,你有没有想过你如何去做?

三联生活周刊:这个概念是你以前就想好的还是创作过程中出来的?

汪峰:专辑《信仰在空中飘扬》是在制作前一年我形成了明确的想法,《信仰在空中飘扬》这首歌我写了5年,写了20多稿,只要这首歌我最终能写成,这张专辑就叫这个名字。每一次都觉得写得特牛,过一个星期就觉得是狗屎。因为这个名字太大了,内容只要是虚弱一点点都会觉得特傻。直到最后这一稿,写完之后连续审视了差不多三四个月,我觉得是没有问题了,最终我决定这张专辑就是以这个为核心了。之后我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它达到了一个高度,我肯定希望这次比上一次更好。两年的时间天天想着超越,那就是扯淡了。我就想,现在到底想说什么。如果以正常水平的话,最终做出来的东西不会比上一张专辑差得太远。最后我把这些就都抛开了,就是创作我喜欢的题材,我喜欢的表达,去研究这个歌词该怎么写。这个概念是我到这张专辑最后结束创作前的半年,我知道我想表达的就是中国人的生存状态和我生存的状态。直到准备开始录音了,有一天我想到了这个名字,然后我就琢磨了很多天之后,我确认它没有问题。听上去有一点消极,或者有很多种的解释,但是它的魅力就在于它有千万种的解释在里面,这名字如果在西方的话,挺普通的。它针对中国人,有实际、特别具体的意义。■

(实习生付婷婷对本文亦有贡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