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汪峰:摇滚幸存者(2)

2011-11-30 18:09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我认为音乐、艺术最重要的是方法。那些作品能传世的人,因为他们的天赋,因为他们所涉猎的东西的那种广度,他们懂得了非常多的方法,最后形成自己的方法。”

 

汪峰

从1997年至今,汪峰出了8张专辑,并且能一直保持均衡水准

汪峰:为什么后来我决定做摇滚乐?在我十七八岁的时候,我在琴房弹着钢琴哼一些旋律,我觉得这件事太好了,比拉小提琴有意思。到了20岁,我比过去要大胆多了。那时候我听到了罗大佑、李宗盛、崔健、鲍勃·迪伦、“披头士”、“平克·弗洛伊德”。当我听完崔健的《解决》,就对自己说,我将来一定要像他那样。那时候就这么简单的一个愿望,剩下的事情谁能想到,太难了。再过了一两年我就听到了鲍勃·迪伦,我请人翻译了他的歌词全集,完了,崔健就已经只是好的一类了。那段时间,也正是中国巨变阶段。如果一个年轻人心中没有信仰,要不就堕落,要不你就是完全不值一提。

三联生活周刊:面对困难自己怎么走过来的?

汪峰:我感谢的是我从小学音乐,它最终给我一个特别好的消解的办法,就是我觉得什么都特正常。我曾经有过半年的时间课上只拉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第三乐章的四小节,那绝对是一种煎熬。老师只要不说话肯定就是你做得不对。长大后我明白那半年的意义了:当你遇到你完全过不去的坎儿,你的智慧和你所有已经获得的生活经验无法去解释和驾驭的时候,你只需把自己退回到最原始,用最持之以恒的一种韧劲,什么也别管,你就写,不断地写,只沉浸在这里面,不要离开它。我还在坚持出专辑、不断地写歌,我认为这事儿没错,那就没有问题。最难受的是《飞得更高》火了之后到《勇敢的心》中间这5年,我在商业上取得了一定成功,已经从半地下到了上面甚至接近一线歌手了。然后摇滚乐这边不待见你,这一点是肯定的,因为你根本就不是摇滚;流行歌手那边觉得你是摇滚乐手,干吗老在我们的舞台上。流行歌手的生活和路数和我们完全不一样,一开始真是不理你,比如孙楠、那英。现在我们都是好朋友,因为我的态度是完全开放的,见到他们我主动打招呼,并不因为你们比我有钱我就说咱得认识认识。当初摇滚圈里好多哥们儿,天天骂这帮流行歌手,说“孙楠现在一场20万……”在1996年20万元是什么概念?我跟他们说,你知不知道孙楠一场15块钱他干过5年,你现在一天15块钱去酒吧干5年,你行吗?

三联生活周刊:你在受到非议的时候,心里想没想过去改变什么?

汪峰:《飞得更高》或《怒放的生命》这两首歌我从来没想过为一个群体或国家去写,那样也写不出来,它就是给我自己写的。恰好时候赶得对,就是国家都选用了这些歌。当我回头审视这些专辑,至少觉得,在以后的专辑里调整一下,让歌曲之间太过于鲜明的差距要融合得更好一些。我比较遗憾的是凡是老百姓最喜欢的歌都是我认为这张专辑里很一般的,绝对是90分以下的作品。从这个层面上讲,是自己还没有做到最好。如果这首歌恰恰也是我自己肯定,在艺术效果上也比较好,老百姓也选择那首歌也正常。后来《信仰在空中飘扬》中的《春天里》,我才觉得到了我心目中比较理想的水平线。

三联生活周刊:1994年前后国内摇滚乐环境变化很大,你在其中感受到最明显的变化是什么?

汪峰:1994年以前是纯粹的艰苦阶段,那时候哪个吉他手拿一把吉布森吉他,那确实牛,放到现在就完全不值一提了。那之后就开始分化了,有很多人开始下海,开始影响到所有行业,至少它说明了每个人的脑袋开始活泛了,追求财富已经从过去羞于谈论到觉得很正常。这种意识到了摇滚圈就不是一个简单问题了:你是不是真摇滚啊?你怎么就知道挣钱?天天就这个问题开始纠结。从1996年开始,这个行业开始优胜劣汰。那时候我的唱片公司是京文唱片,和我签约,没有词曲费没有版税,一张专辑制作费有十几万元,我们全部用做录音。我前两张专辑录音结束后剩2万多块钱,7个人分,这就是我们所有的收入。实际上对我们生活来讲没有任何改变,还是没钱,房租得借钱,我并没有觉得做这个行业能够改变生活甚至让自己觉得自豪。比我年龄再大一点的人,他们受到冲击和变化对他们的影响更大,有些人甚至不接受新东西。那一段时间是既混乱但又预示着新秩序的出现。从1997年我们乐队出第一张专辑开始,我就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感觉,就是以前我所喜欢的很棒的乐队和个人,开始分崩离析,要不就消失了。只有极个别的人在往后走。当我看到一场演出或者听一张唱片的时候,心里会有一个比较清楚的判断,我知道支撑他的是什么,暴露出的弱点会导致他怎样,你会看到他们一直在用一种精神撑着,但前提是它的外部环境必须对他有巨大的支持力。1万人听你唱和100人听你唱,是不一样的。

三联生活周刊:所以很多人停下了。

汪峰:你知道我的感受吗?实际上在中国,既难也简单,你只要做到你听说过的好的规则和那个档次里边人们做到的,先不提做得好的,你就已经比别人成功了,这是我切身感受到的。你在这基础上又开始要求质量,你就已经把那些人又甩在后头了。但实际上这很可悲,我做的很多事情根本不是一个音乐家应该做的。我事无巨细,所有跟我有关的事情我都要去过问,因为这块不允许我偷懒。你不管,最后你会看到各种你不能忍受的事情发生。我们老说和西方的差距,差距就是基础,没有那个商业环境。如果我身上不具有商业价值,唱片公司不会跟我签约。我这张新专辑的投入接近400万元,但我4个月的演出就能把这笔制作费挣回来。

三联生活周刊:说说你的新专辑《生无所求》吧,创作总是离不开感情、人生和社会,你是怎么去关注这些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