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汽车 > 正文

为奔驰站好最后一班岗(2)

2011-11-29 14:36 作者:李三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尽管我本人并不是很热衷这样的活动,但作为奔驰家族目前唯一还健在的一位,我必须为我的曾祖父站好最后一班岗。”

三联生活周刊:本茨家族现在跟奔驰公司还有关联吗?

尤塔:从公司股权上说,我们家族跟现在的戴姆勒-奔驰公司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往来。我的曾祖父卡尔在1903年离开了曼海姆的工厂,1904年就卖掉了他持有的公司股份,当然他当时得到了一大笔钱。1908年曾祖父与他的儿子一起创建了一家新公司,位于距曼海姆不远的拉登堡小镇。他本想把这家工厂发展成与之前那家规模相当的企业,但第一次世界大战毁掉了他的计划,后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家公司一直为奔驰公司提供零部件。“一战”结束后,经济情况变得非常糟糕,我们家跟很多德国家庭一样,日子都过得比较艰辛,20年代末的大萧条时期,日子就更难过了。戴姆勒和奔驰公司合并后,我的曾祖父曾经担任过监事会成员,那个时候,家里的情况开始好转一些。

三联生活周刊:是什么机缘请你出来参加一些奔驰公司的活动呢?

尤塔:主要是为了捍卫我的曾祖父的荣耀。我第一次参加奔驰的活动是在2004年,当时新加坡要给我的曾祖父授予一个奖项,我代表奔驰家族参加了那次活动。

我曾经给奔驰公司打过电话,希望他们能就“奔驰”这个名字从公司消失做出一些解释。戴姆勒-奔驰公司总裁蔡澈,我习惯上称呼他为“领袖”,后来专门来到我们家,解释了当时跟克莱斯勒合并的一些情况。我觉得,他有些难为情。我询问他,为什么公司有戴姆勒和奔驰两个创建者?为什么保留了戴姆勒的名字?他的解释是:奔驰三叉星包含了海陆空三种含义,我们的公司要提供三维的交通解决方案,这个主意是戴姆勒先生提出的,而奔驰提供了三维的一维,也就是道路解决方案。对于蔡澈先生给我的解释,我今天依然是稀里糊涂。后来,蔡澈先生提出建议,他希望我担任奔驰的品牌形象大使,为奔驰品牌做一些事情。为了捍卫曾祖父的名誉和家族的尊严,我同意了这个提议。

三联生活周刊:你跟中国有些渊源是怎么回事?

尤塔:1961年我开始在海德堡大学读书,那时候,中国的事情非常吸引年轻人,我作为一个历史系的学生自然也关注中国当时发生的事情,我就是在那时开始对中国现代史的研究。我主要是研究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我曾经查阅过中国革命领导人在德国学习的资料,包括周恩来、朱德等。不可思议的是,在轿车诞生125周年的时候,我来到北京,今年正好是辛亥革命100周年,这真是一种巧合。

三联生活周刊:今年是汽车诞生125周年,你如何评价汽车的出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尤塔:今年1月29日,戴姆勒-奔驰公司邀请我参加了一个盛大的庆祝活动,作为卡尔·本茨家族唯一还健在的后人,我跟董事长蔡澈一起,驾驶第一辆奔驰的复制车出现在现场,汽车诞生初期的场景得以重现,演出当时我的曾祖母第一次驾车回娘家的那一幕。我为我的曾祖父和我们家族感到自豪。至于汽车的发明是否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我想可能多少会改变一些吧,但到底改变了多少,我还真说不好。

三联生活周刊:你的驾驶经历是从何时开始的?你现在驾驶的是奔驰吗?

尤塔:记得那是1956年,我14岁。我想学开车,正好我的母亲有一辆很老的大众,我父亲就在我家附近的空地上教我,但只能挂到二挡,因为一挂到三挡就觉得车太快了。16岁我已经能独自驾驶,后来我有了自己的第一辆车,是一款大众,那时我还是学生,还没有足够的钱买一辆奔驰。我现在的车是奔驰C级。我很喜欢法国西海岸,现在我退休了,可以经常去那里,从曼海姆到我喜欢的地方,一箱油就够了,它的油耗真的很低。■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