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漫思茶

2011-11-28 15:49 作者:大仙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清茶一盏,薄酒一杯,也算是人生的一分淡定。酒茶互补,神志和谐,酒促茶,茶解酒,自古一衣带水,唇齿相依。

一个不喝茶的人,偶尔也写写茶,如果说酒占我生命中的95%,茶屈居第二,占5%。

小时候我就没怎么喝过茶,因为我爸不喜欢我喝茶,让我练喝酒,这样可以陪着他喝。我爸是四野的,军人一般都能喝酒,虽然他们的首长林彪不喝酒,但四野将士基本都是好酒量。因为从断奶之后就接触酒,长大之后几乎把茶这事儿忘了,从喝奶直奔喝酒,后来才发现还可以喝茶。最早对茶有印象,是我爸给我做的“红茶菌”,后来是姥姥给我卤的“茶叶蛋”。

真正喝茶是30岁以后,1992年去广州,天天喝菊普,广州人喝菊普比用牙签扎螺蛳肉往嘴里送的瘾都大,搞得我也跟菊普干上了,在菊普中似乎感到靠谱。其实菊普就是普洱加上菊花,貌似科罗娜啤酒的瓶口要插块柠檬。后来接触了花茶、绿茶、红茶,终于有一天,在白岩松的家里喝到了白茶,我们刚喝完白酒就喝白茶,而且是跟白岩松喝白茶,满搭,不过喝完白茶也得白白。

最早我特不爱去茶餐厅,以为茶餐厅只能喝茶,不能喝酒。后来被人带去吃饭才知道,茶餐厅能喝酒,而且还有很多酒。那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叫“茶餐厅”,不叫“酒餐厅”?到现在也没人给我解释清楚。我有些朋友开了茶馆,让我去喝茶,我说我是一喝酒的,不喝茶,不想以茶代酒。一哥们好说歹说把我弄过去,我一看还真给我备了酒。我说:你是想让我今朝酒醒何处,还是今朝茶骇何处?我擅长越喝茶越想睡觉,越喝咖啡越困,只有酒能提神,因为我是从美酒的熔炉里炼出来的。

清茶一盏,薄酒一杯,也算是人生的一分淡定。酒茶互补,神志和谐,酒促茶,茶解酒,自古一衣带水,唇齿相依。两情若是久长时,还真盼朝朝暮暮,这就是酒与茶的休戚与共,相濡以沫。不可一时无酒,岂能片刻无茶?苏东坡的名句——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体现出一个酒鬼与茶博士的对立统一。酒醒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茶;茶清理一下胃纳之后,可以考虑开始喝酒。

北宋有位叫林逋的“梅君子”,痴迷梅花的暗香疏影,酷爱白鹤的仙姿绰约,于是植梅养鹤,称其为“梅妻鹤子”。林逋爱喝茶,在梅鹤相伴中喝出幽幽意境——石碾轻飞瑟瑟尘,乳香烹出建溪春,世间绝品人难识,闲对茶经忆古人。喝茶,喝出古之幽思,当是饮茶之大家。别以为李白能喝酒就不喝茶,他解酒喝的茶肯定比喝下的酒多。李白酷爱喝六安茶,他在诗中咏道——扬子江中水,齐云顶上茶。他老人家拼酒碴诗玩大发了之后,就靠六安茶来解酒。■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