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南京母女绑架杀人案:母爱的代价

2011-11-25 12:07 作者: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8期
2月25日,36岁的陈雁为偿还高利贷唆使16岁的亲生女儿李园绑架并杀害了尚不满15岁的同学冯宁,11月14日,南京市中院一审判决陈雁死刑、李园有期徒刑9年。不仅是冯宁的家人,警察、律师、心理专家,没有人能理解一个母亲如何能下决心拉未成年的女儿做帮凶。李园帮助母亲的理由则显得简单很多,这个与母亲曾分离十几年的女孩愿意为迟来的母爱付出任何代价。

事隔9个月,冯敬、曹慧娟夫妇仍然无法走出失去女儿的伤痛

事隔9个月,冯敬、曹慧娟夫妇仍然无法走出失去女儿的伤痛

横祸

从2月到现在,每个月的25日都是冯宁的父亲冯敬心理上的一道坎,虽然14日南京市中院做出一审判决后,全家就到冯宁的墓前告慰,但是11月18日本刊记者接到冯家人的电话:“冯敬又发作了,整夜不回家,找不到人,还喊着要去杀人。”见到冯敬时,他刚刚剪掉留了9个月的长发和胡须,头发“都是那一夜之间白了的”,眼睑低垂、呆呆地坐着,像因为胸闷而大口喘着粗气。冯敬的妻子曹慧娟还记得,2月27日从派出所得知女儿遇害的消息时,冯敬就一头栽在地上不省人事。这个从不抽烟的男人从此开始陷入沉默,一根一根地抽烟,把窗帘撕成条、用烟头烫满圆洞。“8月25日,他突然开始大发脾气,把电视砸在地上,还在客厅的地板上烧衣服,幸亏邻居及时发现阻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曹慧娟对本刊记者说。根据医院的诊断结果,冯敬属于“创伤性应激障碍”。

2月25日之前,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外祖父与冯敬一家三口合住着一套两居室的单元房,三口人挤在一间卧室的两张床上,角落还有冯宁的写字台。42岁的冯敬原来所在的单位整体转制,他被安排到附近一家菜市场做保安,拿着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43岁的曹慧娟从印刷厂下岗后找到个地下停车场收费员的工作,每月收入1000多元。日子不算宽裕,每个月还要给房管所交房租,但是冯宁从未受过一点委屈。“她4岁时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做过一次大手术,花光了当时家里所有的积蓄,也因为这个病,她爸爸格外疼惜她。”曹慧娟说。一日三餐都由冯敬掌勺,他甚至早上5点去菜场买菜,回来给女儿早饭炒菜吃。从冯家步行到学校不超过15分钟,将近15岁的冯宁还是由父亲骑自行车每天4趟上下学接送。“路上车多不安全,每次她都坐在后座上玩手机,手机挂绳很长,她总是喜欢甩来甩去。”每个细节都成了冯敬的回忆。2月25日中午也是如此,早上出门前冯宁和爸爸“咬耳朵”:中午想吃最爱吃的鲳鱼。冯敬下班早早回家做饭,然后接女儿放学,“中午我们吃饭时一切都很好,她也并没有跟我提过放学后有什么事”。

2月25日是周五,学校下午只安排了一节课。15点多放学后冯宁的习惯是和朋友们在附近的公园聊聊天,然后等17点多父亲来接。可是当冯敬下班到学校时,女儿却不在。“我打她的电话开始可以打通,没人接,再后来就关机了。”冯敬赶忙跑回家,人也不在。“我还查看了她存的压岁钱,一分也没少,说明她不是有意要去哪里。”同学尹艺的妈妈还记得,冯敬找到自家的汽车修理场来时大概是下午18点左右。“我家尹艺告诉他,15点多下课的时候冯宁给她打过一个电话说李园过生日要请吃饭,可能是跟李园出去了。”虽然还很担心,但情况似乎并没有想的那么严重。直到晚上22点钟左右,冯敬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你女儿在我手里,给你一天时间准备300万元,不准报警,报警就撕票。”手足无措的冯敬辗转找到了李园父亲李斌的电话,李斌也接到了同一个号码打来的绑架勒索电话,索要100万元。“陈雁和李斌是一起开车到我家楼下的,非要到我家去,我坐进车后座,她还总试图让我下车。”这个细节成了冯敬事后最惨痛的回忆:其实那时女儿的尸体就在车的后备厢里。陈雁不同意报警,而李斌和冯敬最后还是决定一起向附近的南湖派出所报案。然而2月26日凌晨3点,李园突然出现并来到派出所销案。“她解释说,和冯宁两个人为逃避补考,离家出走又怕被家人骂,就各自给对方的父亲打了绑架电话,是一场恶作剧,冯宁去扬州见一个不认识的网友了。”曹慧娟对本刊记者说。李园的冷静、言之凿凿让在场的人印象深刻,曹慧娟跪在她脚下痛哭,恳求她帮忙找到冯宁,她坚称自己不认识那个网友。“我们相信了她的话,家人还通过关系请扬州的警方帮忙寻找。”

冯宁的行踪没有任何痕迹、李园又突然出现,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当警方开始注意陈雁母女时,意外发现在2月25日报案后,陈雁的手机曾经打出过一个时长1分多钟的电话,而对方号码在通话后再也无法定位到。2月26日23点左右,陈雁、李园从派出所回到李园的表姐家,全家人都劝李园要说实话,但她就是不肯张嘴。这时陈雁跟全家说,她想把李园送走,因为冯宁是被李园和那个网友一起搞死了。凌晨3点钟左右,表姐夫刘强把李园单独带到另一个房间:“这是关于你一辈子的事,一定要说实话。”李园才流着眼泪告诉刘强:“是妈妈把冯宁杀了。”直到此时,她还天真地想保护自己和妈妈,李园嘱咐刘强一定要为她保密:“让我和妈妈先回家,明天再来救我。”

精心下的意外

冯敬无法原谅陈雁母女,也无法原谅自己,曾经与女儿的距离近在咫尺,这成了事后无法接受的痛苦。根据陈雁的供词,将冯宁的尸体藏于后备厢是精心谋划中的一个意外。事发前几天,陈雁就从夫子庙大市场买回了一个最大号的拉杆行李箱,还从卫生所买回十几盒助眠药。李园则在母亲安排下买回两部可以改变声音的魔音手机。2月25日16点多,在收到女儿“人已约好”的电话后,陈雁让女儿打车把冯宁带到事先预订好的饭店包间里。“趁我女儿和那个小女孩上洗手间的时候,把药倒进那个小女孩喝的果粒橙里面,我怕那个药沉在底下,然后又往那个小女孩的杯子里加了点果粒橙。”冯宁昏睡后,陈雁开车把两个女孩带到了紫金山:“我先用胶带蒙了她的眼睛,这时她醒了叫起来,我赶紧用胶带蒙她的嘴,她用手去撕胶带,我赶紧一首掐她的脖子,一手捂她的嘴。这时我女儿过来一手抓她的手,一手掐她的脖子,坚持了一会儿后那个小女孩就不动了。”陈雁把冯宁装进行李箱,为了迷惑各方,用魔音手机给李园的爸爸也打了勒索电话,制造女儿也被绑架的假象。没想到,李斌和冯敬坚持报警,自觉事态严重的陈雁才打了那通时长1分钟的电话,叫躲在酒店里的女儿处理掉所有手机,然后按照她教的解释来派出所销案。2月26日下午,陈雁带着李园赶往郊区亲戚家的坟地,谎称“舅舅托梦,求了一件开过光的东西,要不能打开地埋进舅舅坟里”。然而当地农村的习俗是下午不开坟,陈雁无奈又载着冯宁的尸体回到市区,预备27日上午去销尸匿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