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国视角下的欧债危机——专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2)

2011-11-23 11:16 作者:吴琪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7期
对中国而言,坚挺的欧元符合中国利益,欧债危机也使得欧洲对中国的战略需求增加。

欧债危机更多是个政治问题

丁一凡

 

丁一凡

 

三联生活周刊:但是当欧债危机真的到来之时,最初这些欧洲国家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丁一凡:欧债危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个伪命题,它与美国的债务危机完全不一样。美国的债务危机是由于过度消费而储蓄不足引起的,它有巨额的外债要偿付。但是欧盟作为一个整体,它的收支是平衡的。所谓的失衡,是在欧盟内部,希腊是相对于德国的逆差,德国是相对于希腊的顺差。德国不断生产,出口产品,希腊人生产力不足却能得到低成本贷款,不断借债消费,德国人又来买希腊的债券。当希腊的债务积累到一定程度,外部投资者开始担心它的偿付能力,德国人也开始担心,不愿再借给希腊钱了。

希腊的债务实际上最主要的是这些大银行和希腊的政府之间的一些债务。希腊债务的关键点在于,因为市场上有谣传,有说它肯定是要付不起债了,所以到时候一定会违约了,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希腊就不能够以正常的利率在市场上借到新的钱。实际上债务问题就是一个滚动的问题,如果你要能以正常的利息借到钱,你能够还掉旧债,然后新债是过一段时间再还的话,你就慢慢滚动起来了。但是希腊现在要在市场上再借新钱的话,那都是100%多的利息,这种高利贷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因此,希腊在某种程度上是被逼到或者违约或者无法继续借贷的这种地步。这时候它就需要从别的地方,从一些国际机构,或者从一些友好国家,比如说中国,或者是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者是欧洲央行,从这些地方能借到比较还不是那么高利息的正常的贷款,然后借到了新的贷款以后,它就能把旧的贷款还上,它就不会出现这种危机。

但是现在这种博弈中间,它就发现,希腊政府就处在一个杨白劳这个境地:它会觉得这个债务要求的债务和利息都太高;而银行家们,这些债权人就像黄世仁一样,他们认为希腊你是故意的,明明是想赖账,想躲避。所以这个时候就出现一个立场问题。就是希腊问题实际上某种程度上有一个立场,看你是站在债权人还是债务人的方面来看这个问题,都有一个立场问题。

三联生活周刊:在欧元区,过去的原则是每一个国家都必须独立地具有偿付能力,这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和《里斯本条约》里都明确规定,“不救助原则”。为保持各国独立财政,不能帮助别的成员国。所以有法国学者说欧盟是不去考虑贫穷地区的,欧盟设计的方案就是由27个德国组成,如果每个成员国都是德国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欧盟有德国也有希腊,希腊没有联邦制就不可能存活下去,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欧洲愿不愿意救助贫穷的国家。

丁一凡:如果从债务和经济总额相比来说,你要把欧元区的经济总额加在一起,好像债务和经济总额的比例并没有那么可怕,远远低于美国。美国今年根据OECD公布,已经超过100%,美国认为90%多。欧元区现在债务危机这么狠,加在一起的话,债务也只是GDP的80%。但是,在欧元区危机就不断,在美国现在好像还没有什么事儿。很大的问题,说明它没有统一财政在这里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欧元区统一货币之后,其他国家更不可能拿货币贬值与德国竞争。欧债危机是货币政策和财政不统一的中间差距造成的。欧元推出后,德国可以充分利用统一货币区里面它的竞争优势。希腊这些国家在德国强大的制造业和出口压力下就变得很脆弱。在统一货币没有统一财政的背景下,弱的经济体一定会越来越弱,德国这样的强经济体一定会越来越强。因此就造成了危机早晚要爆发的格局。实际上德国在欧元区是获得了相当大利益的。这也是为何现在希腊危机后,舆论会认为德国有责任出手相救的原因。

过去救助一个国家,必须要让这个国家恢复偿付能力。一般来说,首先减免部分债务,进行债务重组,实行货币贬值。巴西、阿根廷、俄罗斯、韩国、泰国等国家都是通过货币贬值来度过危机的。但是这些都是独立货币的国家,欧元区国家不可能这么做。危机国家现在陷入了悖论中,因为危机它们需要紧缩开支、削减福利,但是紧缩后经济更加萧条,失业更严重,削减福利也使得老百姓更加怨声载道。欧洲社会发生骚乱的可能性也就大大增加。

三联生活周刊:德国政府对于解决希腊危机的态度,显得十分重要。但是德国对于出手相救一直不太积极。

丁一凡:希腊作为一个经济体毕竟比较小,它的债务大约是3400亿欧元的水平。其实德国一个国家就有能力出手相救。但是这里边也涉及我刚才提到的立场问题,一方面希腊危机的初期,没有引起各个相关者的足够重视,人们没有预料到它将引发欧洲一系列的危机。另一方面,欧盟内部有不同的战略关系。我最近在和欧洲学者接触时,他们提到一种看法,认为德国可能是会等到欧债局势进一步恶化之后,再表现自己的作用,这样在以后新规则的制定中,德国的领导地位将更加突出。希腊人现在有一种声音,担心德国人当年武力没有解决的问题,现在通过经济上的方式来解决。当然,这也只是一种对德国态度的猜测,但它也多少代表了欧洲的某种声音,从中也可以看到欧洲不同国家在解决问题时的立场,使得本来看似不严重的经济问题更加复杂化了。

欧元区在成立之时,除了有拴住德国的意图外,欧盟里比较发达的国家也担心有人吃大锅饭,占自己的便宜,所以它制定了一些基本规则,根据1997年签署的《稳定及增长公约》,欧元区成员国财政赤字控制在GDP的3%以内,公共债务不超过GDP的60%,以此标准来稳定各国的经济和金融。他们也规定了对违约国家的惩罚机制。但是实际上惩罚机制很难执行,对于行将破产的国家,你再去罚它的钱,执行起来不太可能。欧盟的一个明显问题是,它在成立之初没有安排退出机制,所以出现今天这样的由个别国家引发的连锁反应时,内部意见很不统一。

三联生活周刊:我看你提到,现在也有欧洲学者提到,欧债危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美国人设计的结果。

丁一凡:欧洲内部的债务是很不平衡的,希腊危机最初是美国人指责希腊债务严重超标,做了一系列技术上的分析。而这个时间点,恰巧就是欧元区发行的债务总额要超过美元区债务的时候。欧债危机在从战略竞争层面来说,欧元区债务总额超过美元区债务,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有了与美元并驾齐驱的可能。而美国由于经济危机导致投资者对美元的信任下降,欧元对于美元的竞争性增强。

另外,希腊是由美国高盛集团经过一系列金融手段的操作,才达到了进入欧元区的标准。所以欧洲有声音怀疑美国在推进欧债危机方面起到了负面作用。如果说美国的高盛当年操作希腊进入欧元区,就相当于在欧洲放置了“特洛伊木马”,那么美国人点明的希腊债务危机是不是放出“特洛伊木马”的时候?这是不是美国战略设计的一部分?这也是个美欧战略关系的问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