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国视角下的欧债危机——专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

2011-11-23 11:16 作者:吴琪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7期
对中国而言,坚挺的欧元符合中国利益,欧债危机也使得欧洲对中国的战略需求增加。

“欧元的设计者从一开始就预料到了,只有统一的货币而没有统一的财政,势必会发生危机。”在研究者丁一凡看来,欧债危机虽可能导致欧元的崩溃,但也很可能按照欧洲政治精英们设计的那样,危机中推动欧元区统一财政的建立,使得欧洲朝着统一的梦想,只进不退。对中国而言,坚挺的欧元符合中国利益,欧债危机也使得欧洲对中国的战略需求增加。

2月25日,“沃尔沃汽车中国战略发布会”在北京召开,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左)、沃尔沃汽车公司CEO斯蒂芬·雅克布出席

2月25日,“沃尔沃汽车中国战略发布会”在北京召开,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左)、沃尔沃汽车公司CEO斯蒂芬·雅克布出席

 

中国不愿卷入欧洲分歧的内部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将在欧债危机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最近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我们怎样看待债务危机下的欧洲与中国的关系?

丁一凡:现在中国的态度是,希望欧盟能出台一个欧盟层面的意见,欧洲人自己先弄明白他们的状况,我们再根据需要提供帮助,看能否解决一点问题。

在谈到中国和欧债危机的关系上,一定要考虑到我们跟欧盟的战略关系,因为按照我们的外交排序,欧盟是中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也就是说在我们的外交政策中定义是最高的战略伙伴了。扶持欧元,不愿意让欧元垮掉,这肯定是符合我们的战略利益的。但是,因为欧盟内部还有很多很多矛盾,我们也不愿意过多地参与欧盟内部的矛盾,我们是想承担一个积极促进欧洲统一,促进欧洲正常发展的这么一种角色,但我们不愿意去过多地卷入这个事情。

由于中国和欧洲的这种特殊的关系,使得中国不会像美国那样去起一种领导作用,比如说你们应该怎么样,中国不会做这种事情。我们对欧洲的团结,比如说稳定公约,或者是稳定基金,或者是共同债券,我们曾经几次表明态度愿意支持。也就是说,我们支持欧洲人共同努力的东西。我们要能起作用,我们就起这方面的作用,但是我们不愿意掺和到内部每一个国家里头去。

目前的实际情况是,欧盟内部国家对欧元或者是对欧元债务危机,实际上态度是不一样的。比如德国和法国,就不太一样。德国的舆论就说:实在不行,我们就把一些不合格的国家,像希腊这样的国家给挤出去,或者他们自动退出去。要是再不行,干脆我们德国自己退出去,我们自己另外成立一个欧元区得了。

三联生活周刊:欧债危机好像给欧元区不同国家造成了分裂,但它在设计之初是为了进一步把欧洲推向统一市场。

丁一凡:如果回溯到欧元是如何推出的,我们可以说它完全是一个政治产物,而不是欧盟经济水到渠成的成果。当年德国统一时,法国总统密特朗向德国施压,把德国放弃马克作为德国统一的政治条件。当时的德国总理科尔与很多德国传统的政治家想法类似,有些害怕德意志民族的独大,认为有必要用欧洲的某种机制绑住德意志民族。另外,刚好欧盟前主席雅克·德洛尔在这时已经提出了一个现成的统一欧洲货币的法案。所以说,欧元的出现既是政治妥协的产物,它也是欧洲传统政治精英们所做的一种统一欧洲的努力。所以实际上德国在成立欧元的过程中间,他们是有点被迫放弃马克而接受欧元的这种态度。今天回头看,如果没有欧元,今天的欧洲实际上会是德国马克的天下。

而法国的态度就不一样,因为当年促成统一的欧元,搞一个统一货币,基本上是法国的主意。法国要坚决拉住希腊这个朋友,想办法维护住这个欧元区的统一。这样的话,由于欧盟内部不同国家的考虑不一样,使得中国在中间很难选择。所以我们在等待一个欧盟层面上的意见,而不是单独跟某个国家去谈。

三联生活周刊:这样说来,欧元的推出是否显得仓促,它的设计者们在推出之际,是否意识到了欧元可能带来的问题,欧洲经济将会面临的危机?

丁一凡:现在很多人批评欧洲的设计,说欧元区的设计有问题。因为没有统一的财政,匆匆忙忙地弄出一个统一的货币,这是不是欧洲人制度设计上的一个缺陷?他们是不是开始的时候就不够聪明。

舆论虽然现在都是这么批评的,但是我认为这种批评实际上只看到了结果,而没有看到全部设计初衷是怎么回事儿。我1999年出过一本《欧元时代》,我在欧洲采访了数名欧元设计者,也就是说欧洲统一一体化的设计者,这些都是关键人物。我记得很清楚,1998年我去采访《马斯特里赫条约》的制订者之一,他把现在发生的事情,当时就预料到了。

也就是说他们不是一帮傻子,他们对所有的事情都心知肚明。他当时说有统一的货币政策没有统一的财政将来势必有危机。我说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他说纵观欧洲统一的历史,从来都是由危机推动的。没有危机就没有欧洲一体化的动力。有了危机,你去解决危机,解决危机的办法就是进一步统一。他说实际上,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欧洲之父们,就是欧洲这些政治精英们,他们的实际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我们现在听起来好像天方夜谭,实际上这是这些欧洲统一之父们的思想。大家可以重读一下莫奈的回忆录,里面已经说清楚了。也就是说他们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就只有一个梦想,就是要通过非暴力的逐步的手段最后建立一个联盟的国家。因此,他就说你得从这个逻辑上思考为什么要统一货币。他提道:“统一货币没有统一财政一定要有危机,而解决这个危机的办法是根本退不出去的,我设计的是一个只能前进没有后退的办法。一旦统一了财政,这个国家就基本形成了,后面所有的国家功能只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已。”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