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斯诺克:艰难时世

2011-11-22 16:28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5期
报名费太高,奖金太少。球员频繁参赛却入不敷出。中国球员肖国栋在微博上对世界台联设置的球员巡回赛(PTC)的抱怨不仅获得中国球员的集体支持,甚至得到了“火箭”奥沙利文的声援。

报名费太高,奖金太少。球员频繁参赛却入不敷出。中国球员肖国栋在微博上对世界台联设置的球员巡回赛(PTC)的抱怨不仅获得中国球员的集体支持,甚至得到了“火箭”奥沙利文的声援。然而,在锐意改革,期盼让斯诺克运动重回上世纪80年代辉煌的新任世界台联主席赫恩看来,球员们的行为过于“自私”。他说:“这是一个属于全体球员的时代,对于那些收入更高的顶尖球员来说,他们更应该明白:斯诺克是一项竞技体育,而他们是职业球员。如果球员们想在未来分享斯诺克运动的成功,那么现在他们就必须要尽自己的职责。”

2010斯诺克温布利大师赛,巴里·赫恩祝贺塞尔比赢得冠军

2010斯诺克温布利大师赛,巴里·赫恩祝贺塞尔比赢得冠军

尴尬

当曾经的战友丁俊晖、梁文博、肖国栋奔波在英伦三岛各项巡回赛事中时,李行正在河南洛阳朋友的球房里闷头练球。

李行的成长轨迹和丁俊晖极为相似:有一个痴迷于台球的父亲,童年在台球房度过,年少成名,之后背井离乡南下,中断学业,以球为生。2005年,李行获得世界青年锦标赛季军,开始转入职业。2008年,在拿到亚青赛冠军后,通过中国台协找到了赞助商,李行和老乡、同样来自辽宁锦州的金龙来到英国打职业巡回赛。

除了刘崧留在伦敦,李行和其他中国球员都在谢菲尔德居住和练球。他告诉本刊记者:“这个球房是两个经纪人和世界台协一起办的一个世界台球学校,球员每个月交1100英镑,包括房租、练球费、来往于球房和住处的交通费。住的是类似于联体别墅的房子,一楼是饭厅,二楼可以住两个人,三楼可以住两三个人。”除了丁俊晖是单独租房住,当时在英国打球的梁文博、金龙、刘闯、肖国栋和李行都住在这里。

好日子并不长久。由于遭遇经济危机,在赞助了一个半赛季后,李行的赞助商撤资,剩下的半个赛季,需要自己承担各项费用。虽然最后保级成功,但是入不敷出。2009年,上海大师赛资格赛在英国举行,因为签证出了问题,李行说他只能弃权。后面的6站比赛只打了5站,积分不够,最终没能保级。“不能保级,就意味着没有资格打职业巡回赛,只能打q-school、open-two,重新获得打职业赛的资格。2010年我停了一年,2011年打q-school输了,没打进资格赛。本来可以去打PTC,这也是升回去的一条途径,但打不了像世锦赛资格赛、中国公开赛这样的职业赛事,对我吸引力不大。”无论是从经济的角度考虑,还是从职业发展的角度考虑,李行最终选择了留在国内训练,期盼通过世青赛或者亚青赛的好成绩重新获得打职业巡回赛的资格。

而对于依然留在英国的中国球员来说,除了丁俊晖和梁文博,其他人的日子也并不好过。10月17日、18日,肖国栋连发了几条微博,指责斯诺克球员巡回赛(PTC)报名费太高,而奖金又少得可怜。

按照相关规定,PTC赛事对96位职业球员全部开放,参赛人数最多可达到128名球员,其中包括32名业余球员。据肖国栋向本刊记者透露,PTC赛事每站报名费100英镑,签证每次100英镑,机票、住宿和车旅费每站约为500英镑,算上其他费用,每站大概花费近1000英镑,而他每年在英国驻留,大概需要花费23万~25万元人民币。

肖国栋认为,PTC的奖金安排极不合理,首轮出局没有奖金,进入64强可获得200英镑奖金,进入32强可获得500英镑奖金,进入16强可获得1000英镑奖金,这意味着一名参加PTC赛事的球员,至少要打进16强才能保证不亏本,但这对多数低级别选手而言属于奢望。肖国栋的抱怨获得了中国球员的集体支持。丁俊晖声援说:“听说明年会增加到20站PTC,兄弟们还有钱吃饭吗?明年大家准备买好帐篷,带好干粮,裤腰带勒紧点。”

事实上,肖国栋和丁俊晖在本年度PTC中的排名并不差,分列第11位和第17位,如果能在12站赛事之后保住前24位,就能进入PTC的年终总决赛。但两人分别参加了7站和4站PTC,奖金分别只有6900和6000英镑,除去报名费、旅费等成本,确实入不敷出。

肖国栋告诉本刊记者:“增加了比赛意味着我们在英国待的时间就要长了,本来一年可以有四五个月在国内,还可以在休息期间参加中巡赛。现在我根本就看不懂赛程表,从今年4月到明年5月,根本就没有停的时候。连回国参加中巡赛的时间都没有了,更别提与家人团聚。就球技的提升而言,由于比赛密度大了,我们练球的时间少了。往往还没有来得及反思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输比赛的,还没来得及做调整,第二轮的比赛就已经开始了。有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赢的或者怎么输的,我甚至连调整自己状态的时间都没有;就比赛的环境而言,那么多球员要在3天内完成所有的比赛,这个环境的嘈杂是可想而知的。这个时候就没有什么奥沙利文或者亨德利了,大家都一样要等比赛。有时候上午比完了,就傻傻地等下午或者晚上的比赛,到点了还不一定能比,因为你不知道前面的比赛什么时候能结束。我们都管比赛场地叫‘密室’,因为进去就是四面墙,只能坐三四个观众,超过4个就满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