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机遇期

2011-11-18 11:15 作者:邢海洋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7期
短短的20年间,中国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和最大债权国。如果中国能将过剩的资本全球化,那么在下一个20年将会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和最大金融中心。但以“红币”取代“绿背”,任重道远。

第四次战略机遇期

欧债危机是否会助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起初,持乐观态度的人不在少数。

凤凰卫视的《石评大财经》里有一期节目,评论员石齐平便断言,欧美债务危机就是人民币国际化最好的契机,中国若能够抓住这个天赐良机,那就是抓住了有利于中国的第四次和平发展战略机遇期。前三次战略期分别是改革开放、苏联解体和全球反恐,三个阶段中国都在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偏安一隅,收获了和平红利。把人民币国际化提高到如此高的战略角度,可见事关重大。当中国实体经济已经升至全球第二的时候,国际金融体系上“失语”,便逼近了继续向上的天花板。

美国经济学家麦金农提出了“小国货币的原罪”说:货币地位上的小国,注定是主要储备货币的附庸。原因是:如果小国经常项目不断逆差,它就要靠借外债来弥补其贸易逆差,这会导致其货币不断贬值,积累的债务负担越来越重,直到破产边缘;如果经常项目顺差,就会不断积累外汇储备,本币不断升值,外汇储备不断缩水,国内流动性充斥,资产价格高企,直到发生泡沫经济。只有保持经常项目收支平衡,且与大国货币汇率保持稳定,才能避免损失。即使是美元滥发引起美元贬值趋势,也是一样,小国必须调整以跟上美元贬值的步伐,不然自己货币升值过大或过小,都会引致大量对本币的投机活动,直至引起本国经济衰退。小国货币单独采取措施抗衡美元的结果无异于自杀,这就是美元霸权下小国货币附庸地位的悲哀。

062

江苏阳光有限公司的工人正在为意大利品牌“威尼帝”代工缝制衣物(摄于2008年)

麦金农所列举的三种情形已经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分别在拉美国家、日本和东南亚国家得到验证。至于我们,似乎又在步日本后尘。

作为贸易顺差国,人民币国际化的初衷在于降低贸易顺差对外储的压力。实现这一初衷的基本前提是出口收入人民币总额多于进口支出人民币的总量,最理想的状态是出口收取人民币,进口支付外汇。简而言之,当人民币留在海外,外国人用人民币购买我们的商品的时候,央行便不必不断买入多出来的美元,国内也不会因多印了人民币引发通胀。

更进一步,人民币国际化则是提升国民财富,摆脱“贫困增长困境”。经济学家曾证明,如果一国无法掌控自身产品的定价权尤其是出口的定价权,那么,该国生产越多、出口越多,贸易条件就可能越来越恶化、相对收入就可能越来越低。掌控定价权的关键则是掌控全球储备货币发行权和全球金融体系主导权。过去几十年,发达国家通过无限放大储备货币及其金融资产来大幅度提升自己的购买力,相应缩小了新兴市场国家的全球购买力。1971年至今,国际美元储备从380亿美元扩张至10万亿美元,全球金融资产与GDP之比例达到惊人的380%,仅债券市场规模就达到90万亿美元,绝大部分都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所创造的全球性购买力。而失去金融话语权的国家,尽管绝对收入水平有显著提升,然而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发达国家之差距却反而持续放大。

10年前,中国加入WTO,全面应对了开放市场带来的挑战,也抓住了历史机遇,不仅实业飞跃,金融体系的国际化程度也提高了一个档次。普遍预计,未来10年,对于中国金融业,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而对世界,则是国际货币体制的重塑。

10年前,互联网泡沫破灭,美国在全球的霸主地位也受到了挑战。以美元为主的国际货币支付和储备体系同样受到了欧元崛起的对抗,10年中美元指数从120跌落到七八十,虽则在当下的“比衰”竞赛中美国又把欧洲打压了下去,成为避险货币之首选,但恐怕再难回到全盛时期的地位。即便如此,美元在全球9.7万亿的货币储备当中仍然占据60.7%的份额,这部分美元资产是美国GDP的3倍。最具实力挑战美元霸主地位的欧元,占据了全世界外汇储备资产中26.6%。现在,欧元出了麻烦,美元的主权评级也遭遇了下调。潜在的竞争者该出场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