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欧债危机对中国意味什么

2011-11-15 15:32 作者:谢九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7期

封面

11月9日,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宣布辞职。

11月12日,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宣布辞职。

至此,欧债危机已经让两个欧洲国家的领导人先后下台,和“阿拉伯之春”相比来得更加兵不血刃。

但显然,领导人下台只是欧债危机的一个后果,并非医治危机的良药,欧债危机并没有因为两位领导人的下台就稍有平息,欧洲依然在艰难突围,并试图寻求外界的援助,但是大西洋对岸的美国盟友已经自顾不暇,唯一有实力施以援手的只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第二大经济体中国。

对于中国而言,这显然是一个机遇与风险并存的时刻。今天世界经济的全球化程度前所未有,任何一个主要经济体的动荡,都会对其他国家产生不小的影响,如果说中国愿意出手拯救欧洲,某种程度上也是拯救自己。“二战”结束之后,欧洲经济遭受重创,美国国务卿乔治·马歇尔推出欧洲复兴计划,旨在帮助欧洲尤其是西欧重振经济,美国提供的援助资金帮助欧洲经济复苏,复苏后的欧洲从美国大量进口商品,帮助美国消化了巨大的工业过剩产能,反过来提振了美国经济。将今天中国援助欧洲和马歇尔计划相提并论自然是有些言过其实,不过,全球化时代休戚与共的思路仍然是一脉相承。

中欧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没有直接的地缘政治冲突,自从1975年中国和欧共体建交以来,中国和欧盟的关系虽然历经波折,但总体还是朝着不断升温的大方向前进。1998年,中欧建立领导人年度会晤机制,2001年,中欧建立全面伙伴关系,2003年,中欧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从根本上来看,中欧关系不断发展升温的核心纽带还是经济因素。随着欧盟持续扩容,经济规模大幅增加,对于中国的影响力也不断扩大。目前欧盟已经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第一大技术引进来源地和第三大外资来源地,欧盟经济如果持续衰退,对于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可想而知。美国从巅峰跌落之后,世界多极化的趋势已经日渐明晰,作为世界的重要一极,欧洲的战略重要性也因为美国的式微而提升。而对欧洲而言,中国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刚刚在今年7月份取代美国,成为欧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而最引人关注的,还是中国拥有高达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尤其在愈演愈烈的欧债危机中,中国显然是最有能力对欧洲雪中送炭的经济体。

中国对欧洲施以援手的理由,除了因为全球化时代休戚与共的大背景之外,可能还可以有一些更现实的利益交换。目前横亘在中欧之间的主要障碍有两个,一是欧盟始终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二是对华武器禁售,前者出于欧盟内部的贸易保护主义,后者则是意识形态的冲突。相比之下,现在突破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是因为欧盟在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贸易保护意识会更加突出,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可以继续对中国的很多行业予以反倾销打击,对于提高欧盟国家的贸易收入有现实利益,而对华武器禁售对于欧盟其实已经并无太多实际意义,欧盟早在2005年就已经试图取消禁令,只是在美国强烈反对之下才最终作罢,此次若取消对华武器禁售,既可以作为换取中国援助的筹码,还可以通过出口武器换取贸易收入,可谓一举两得。

除了清除上述两大障碍,中国援助欧洲还可以借此增加在一些重要国际组织中的话语权,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等。去年11月份,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份额从3.72%升至6.39%,投票权将从目前的3.65%升至6.07%,位居第三,尽管如此,这对于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话语权基本上没有实质性改变。近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席拉加德访华,意在探讨中国救助欧洲的可能性。如果中国通过增资IMF的方式援助欧洲,可以借此机会要求继续增加在IMF的话语权。另外,还可以考虑将人民币纳入IMF的特别提款权(SDR),目前SDR由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构成,人民币如果纳入SDR,可以此作为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一步,目前人民币国际化在贸易结算上已经开始试点,但在储备功能上并无进展,如果加入SDR,将有助于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在美元霸权衰落的背景下,人民币迟早要走上从贸易结算到储备的国际化之路,欧债危机或许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次机会。

尽管面临诸多机遇,但对于中国而言,救助欧洲国家同样风险重重。一是因为欧洲危机国家表面上只是缺钱,实际上是经济模式存在巨大缺陷,如果这些国家无法对经济模式做出根本改变,任何外界救助都注定了难逃一败。尽管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危机各有不同,但一个共同的缺陷就是高福利导致财政支出难以为继,如果欧洲危机国家的经济模式无法彻底变革,外界救助即使再多资金,最多也只是帮助危机国家暂时避过债务违约,而无法解决真正的问题。其次,如果中国购买相关危机国家的债券,还面临巨大的贬值、减值和违约风险,比如欧盟近期通过对希腊的救助方案,其中就包括对希腊国债减记50%,这意味着希腊债权人的债权缩水一半。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拉美和亚洲的发展中国家爆发经济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备受争议的华盛顿共识为准绳,向危机国家开出药方,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维持审慎的财政政策。如今世事轮转,发达国家成为危机的受害者,审慎的财政政策依然是他们要做的首要改革。

与发展中国家不同的是,对于习惯了高福利的欧洲人而言,紧缩财政消减福利无疑是场艰巨的改革。今年10月27日,欧盟首脑在第二轮欧盟峰会上确定了救助方案框架,最重要的3个措施是对希腊国债减记50%,欧洲银行业资本重组方案、欧债稳定机制扩容方案,当然前提是希腊必须进行严格的财政紧缩改革。因为希腊此前的财政紧缩已经遭遇了国内民众的强烈反对,所以,尽管欧盟做出了对希腊国债减记50%的重要救助措施,希腊前总理帕潘德里欧还是试图冒险将该方案在国内公投,并最终因此下台。意大利的财政紧缩之路同样也不乐观,意大利参议院最新通过的新一轮财政紧缩和经济改革计划,据称是为了满足外界对于意大利在“后贝卢斯科尼时代”的改革期待。这项号称可以节省598亿欧元的计划,其实也没有太实质性的内容,比如将意大利本国的增值税从20%调高到21%,公共部门薪酬在2014年前零涨幅,私营部门女性的退休年龄从2014年的60岁上升到2026年的65岁,和男性同时退休等,这些改革措施并未从根本上触及意大利的财政体系。

对于欧洲国家而言,财政紧缩依然是一条漫漫长路,而从经济增长的角度来看,政府财政越是紧缩,对于经济增长越是不利,当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接受救助的国家开出财政紧缩的药方,在很大程度上导致这些国家的经济多年难以恢复增长,至今还被人们诟病,今天欧洲的财政紧缩之路,同样还是充满争议。

对于中国而言,援助欧洲可以有多种方式,如直接购买当事国的债券、通过增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间接援助,或者购买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等。如果将欧洲看做一家公司,中国援助欧洲的方式,注定了中国只能扮演财务投资者的角色,而无法以大股东的身份对这家公司的经营模式进行彻底变革,而这恰恰才是欧洲最需要的。欧洲短期最缺的是钱,长期最缺的是改变经济模式的勇气,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外界援助只能是暂时的雪中送炭,最终决定欧洲命运的,只能是欧洲人自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