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巴黎的外乡人

2011-11-15 11:20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6期
作为“中奥建交40周年”纪念活动之一,中国美术馆正在举办20世纪维也纳画家维利·艾森施茨(Willy Eisenschitz)的展览——“从分离派到表现主义”。66幅作品来自维也纳的观景楼博物馆、林茨的伦托斯博物馆以及奥地利的私人收藏,其中绝大部分由世界最大的艾森施茨画作收藏家约瑟夫·舒茨(Josef Schutz)提供。

“作为冷静、理智和善于思考的艺术家,同时作为梦想者和神秘主义者,维利·艾森施茨在他整个生命历程中不断变化着主题,在立体主义的客观和印象主义的飞逝之间,他从一开始就追求着他的每一幅画中能够把感觉永远留住。”

130

《画架旁的自画像》

对维利·艾森施茨的兴趣,一部分是因为对他陌生。从展览提供的生平资料看,他是和毕加索同时代的艺术家,以外乡人的身份在法国生活了大半个世纪。他是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巴黎艺术圈中“最好的风景画家之一”,他本应也坐在海明威那席“浮动的盛宴”旁,成为其中一个分餐者。

可他好像并不是。20世纪的前50年,巴黎聚居了太多的艺术天才,他们在蒙马特或蒙帕纳斯的咖啡馆里流连,留下一件件传为谈资的放纵,这些都成了后世慕名的一部分。但在传记者的描述里,年轻时的维利·艾森施茨住在蒙帕纳斯,却是一个“从不光顾咖啡馆”的画家,他“拼命工作,为了在当时的潮流之外找到自己的道路”,他在绘画中“通过敏感的结构,驾驭着过度与放纵”。身处山头众多的现代艺术中心巴黎,一个看起来无意加入任何圈子的艺术家一生都在安静地绘画,“试图将自己的恐惧和怀疑表达出来,试图避开绘画界的主导潮流”——这是在画作之外,让我感兴趣的艾森施茨。

艾森施茨画作的两大私人藏家,其一是以色列富豪韦特海默(Wertheimer),另一位就是舒茨。他们都是犹太收藏家。舒茨和夫人现在大约收藏有艾森施茨的120幅作品,以油画为主,也有少量水彩和色粉,目前是其画作的最大收藏者。他们对艾森施茨画作极其个人化的热爱,同样也远离着艺术市场的主导潮流。

舒茨告诉我,他第一次见到艾森施茨的作品,是1986年在巴黎的一家画廊。那是一张《德隆风景》,浅棕色画面几乎被层叠的屋顶充满。“我对这个画家的生平一无所知,但我实在喜欢那幅画,决定立马买下来。”就这样,持续25年的购藏最初只是凭借艺术鉴赏的直觉力,以后才是一次又一次着意的寻找。当收藏积累到一定数量的作品后,舒茨开始专心研究画家生平,他发现艾森施茨个人所经历的,从维也纳到巴黎,几乎就是20世纪欧洲绘画环境的完整变化轨迹,这个发现令他感到兴奋,也推动他继续深入。舒茨名下有一家出版机构,他陆续出版了自己研究艾森施茨的几本著述,如《维利·艾森施茨120年》。舒茨说:“如果现在有人和我谈论奥地利画家,我会说,他是那最好的四五个之一。”

131.1

《戴内尼菲风景》

舒茨的祖父是维也纳的艺术经纪商。舒茨从小受家学熏陶,成年后却没有承接祖业,他开了一家生意不错的建筑公司。大约从20世纪70年代末始,舒茨的兴趣转向了绘画收藏,至今已收藏了1300多幅油画,除少量俄罗斯作品,其余都是奥地利绘画——他对20世纪早期的奥地利艺术表现出明显偏爱。在这一点上,舒茨和许多出生在中欧地区的犹太裔收藏家极为一致。近15年来,表现主义及维也纳分离画派作品在艺术品市场上价值飞升,和这些收藏家都有莫大关系。2006年,美国化妆品巨头罗纳德·劳德(Ronald Lauder)以创纪录的1.35亿美元购得维也纳分离画派大师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画作《阿黛尔·布洛赫·鲍尔》,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将分离派推向高峰,挑战毕加索及印象派的市场地位。而这个劳德家族,就是美国早期的匈牙利移民。舒茨本人也收藏过克里姆特的少量画作。他跟我说,直到20世纪80年代,克里姆特、埃贡·席勒等人画作在艺术市场上还并不昂贵。“记得当时一幅克里姆特的素描作品,我用相当于现在20多欧元的价格就买下来了。可是近几年,他和席勒都变得一画难求,除了拍卖会,其他渠道几乎一张都买不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