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双面聂磊

2011-11-11 11:01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从起诉材料上看到的聂磊,横行霸道,心狠手辣,用暴力手段聚敛财富,无所忌惮;而在受访者眼中,无论是亲友、同行还是普通市民看来,聂磊又有哥们儿义气、仗义疏财。这个号称“青岛市建国以来最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头目,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076

插图/张曦

冲突与案发

2010年6月23日,公安部下达了针对聂磊的B级通缉令。接近聂磊的一位匿名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其实早在此前一个多月,就听到风声说,案子已经出了山东,公安部要参与查办。”但是,话传到聂磊这里,他并没有太当回事,依旧在青岛待着。青岛本地的网络论坛却炸开了锅,除了一致性地反问通缉令的真假,大部分帖子都集中到了调侃那区区5万元悬赏金上。“难道聂磊就值5万块?”显然,在他们眼里,近10年来在青岛声名显赫的聂磊,绝不仅是这个身价。

不过,通缉令最起码证明了一件事。在案情描述一栏里,发生在2010年3月27日凌晨的颐中皇冠假日酒店夜总会打架事件,成为聂磊案发的主要导火索。此外,通缉令还提到聂磊参与贩卖毒品。

知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当年6月11日,也就是通缉令下发之前,青岛警方曾到聂磊及其父母家中搜查,并未查获毒品。从后来的起诉材料看,贩卖毒品罪的被告人也不是聂磊,而是王某,2009年初至2009年七八月份,他先后分5次,通过宋某卖给聂磊冰毒共计76克,合计人民币6.1万元。可见,毒品在聂磊案中所占分量,很有限。

回到那次被视为导火索的冲突现场。2010年3月26日,国际泳联跳水系列赛青岛站开赛的前一天,青岛方面在颐中皇冠假日酒店举行欢迎晚宴,参加者有来自13个国家和地区的近60名跳水运动员,以及来自国际泳联、国家体育局的领导们,青岛市长夏耕和副市长王修林都到场出席,规格颇高。夏耕在会见国际泳联官员时还特意强调,这一比赛是北京奥运会帆船比赛后青岛举办的第一项国际大型A级赛事。

就在晚宴结束后不久,新艺城夜总会的一位女经理带领4名女子出现在颐中皇冠假日酒店的大堂。事后查明,这位高姓经理实际是新艺城夜总会的妈咪,4名女子都是小姐。一位经营夜总会的人士向本刊记者介绍,一般来讲,小型酒店如果自己有夜总会,对外来的小姐会设法刁难,但是对于高档星级酒店来说,为了维护客人的隐私,通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夜总会的小姐出台去其他酒店,在这一行中并不稀奇。”可是,这天晚上,却起了冲突。

版本有两个。一个是说,因为当时很多运动员和赛事官员在此入住,酒店方面加强了安保,酒店保安在检查小姐们的房卡时发现了问题,遂禁止她们上楼。另一种说法是,在大堂的雾之花夜总会保安对她们进行阻拦,双方发生争执。雾之花夜总会就位于颐中皇冠假日酒店内部,不过,并非由酒店自主经营,而是外包给了一个于姓老板。于老板是青岛人,外号“嘎嘎”,在当地也颇有名气。

青岛市最繁华的香港中路上,新艺城夜总会与雾之花夜总会分列两侧,相距不过200米,当时都是青岛赫赫有名的夜场。据起诉材料记述,争执后,高经理带领4名小姐回到新艺城夜总会,新艺城的总经理助理蔡某向总经理李岩反映,李岩让她将此事汇报给聂磊或任昊。新艺城为聂磊和李岩合伙所开,任昊则是聂磊多年的司机和保镖,据说曾当过特警。蔡某没有联系到聂磊,就到夜总会012房间找到任昊,任昊通过人纠集了几十个青年携带砍刀、棍棒来到颐中皇冠假日酒店大堂,先把前来消费的三位男青年打伤,又冲到雾之花夜总会打砸,并将雾之花的孙姓经理等3人砍伤。

隔天的当地报纸上出现了这则新闻。记者前往医院采访受伤的孙经理时,他说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被砍。事情发生在国际跳水赛期间,又有这么多国际人士在此下榻,影响之恶劣可想而知。

现在,颐中皇冠假日酒店的保安对此事闭口不谈,酒店的夜总会倒是正常营业,只不过改了名字,当时受伤的孙经理也还在上班,不过他也拒绝接受采访。本刊记者就以上两种版本请教上述业内人士,他推测,后一种版本的可能性更大,“酒店方面一般不会掺和这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