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歌者曹秀美:渴望自由

2011-11-10 14:23 作者:王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去意大利圣塞西利亚国家音乐学院进修前,曹秀美一直在韩国完成她的音乐学习。早年她以莫扎特的《魔笛》中“夜后”的角色成名,她也确实演唱过多个版本的“夜后”,可是她说自己特别想要的是自由,“光唱夜后也确实能一辈子过得很舒服”,但不想被限制在一个固定角色中。

北京音乐节的一个夜晚,韩国女高音曹秀美的个人音乐会在王府井教堂举行,音乐会的重点是她演唱的马勒和莫扎特,包括她很少接触的巴洛克音乐。

去意大利圣塞西利亚国家音乐学院进修前,曹秀美一直在韩国完成她的音乐学习。早年她以莫扎特的《魔笛》中“夜后”的角色成名,她也确实演唱过多个版本的“夜后”,可是她说自己特别想要的是自由,“光唱夜后也确实能一辈子过得很舒服”,但不想被限制在一个固定角色中。

138

曹秀美

三联生活周刊:你有近乎传奇的演唱生涯,先是被卡拉扬发现,他称赞你“天使的声音”,然后你还和索尔蒂等大师合作过,能讲讲这背后的故事吗?他们是怎样注意到你的声音的?

曹秀美:我不能确定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故事:1986年在意大利的得利雅斯特,我初次登台演出的时候,大师卡拉扬的一位朋友出席了我参加演出的歌剧《弄臣》的首演,并且建议我为大师在萨尔斯堡演出的《假面舞会》试演,我完全震惊了,你要知道,那还是我的第一次演出就被大师选中了。

当我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我一直在发抖,但是他说话的嗓音很温柔,让我感觉到了一点安慰,他当时身体已经不好了,经常生病,但是我觉得他的激情并没有受到影响。没多久,他就去世了,我绝望了很多天,心情一直很难过。最后是索尔蒂接替了卡拉扬,他直接指挥歌剧,我去见他之后,他帮助我慢慢从悲伤中恢复了过来。

三联生活周刊:他怎么帮助你呢?讲讲你对他的印象。

曹秀美:他同样是个有激情的人,可在另一方面,他说话特别克制,特别温和。你知道很多指挥经常说话不顾忌,不管有没有人在场就会发作,可是他不一样,那次演出我是和多明戈合作,本来心里就紧张,加上心情悲伤,屡次想放弃演出,可是大师会走进我的化妆间和我交谈,这也帮助了我从悲伤中慢慢恢复过来。

三联生活周刊:许多歌剧名角的声名建立仅仅是靠几个角色,你自己也谈过你对19世纪浪漫主义的歌剧作品最有兴趣,可是你又说你要进行广泛的尝试,你的最新专辑《自由》里就有音乐剧作品,这背后是不是有商业因素的考虑?

曹秀美:作为一个古典音乐歌手,我很佩服所有的伟大作曲家和他们的工作,我的使命,就是把我的声音提供给伟大作曲家的作品,这么多年我一直就在这样工作。但音乐没有边界,情绪不属于任何音乐流派所专有,也没有人能断言某种音乐方式适合表现某种情绪,在这种观念下,古典、流行音乐和爵士其实都可以尝试。

我和多明戈合作过。多年前他的首场演出中,就是跨界的。近年已经有了趋势,古典音乐的乐手会选择一些经典歌曲,用古典音乐的演唱方法来表现,有些人用“Popera”这个词来形容结合流行和古典唱法的歌手。

我的第一次跨界演唱试验中有一半是古典音乐,另外还包括了许多著名的歌曲,结果出乎我的意料,人们非常喜欢我的演唱方式。在大学阶段我喜欢过流行音乐,这点也影响了我的跨界演出。我的第一张跨界专辑《唯一的爱》在2000年发售,发行量是70万张,有了这个成功后,我开始在跨界音乐上寻找更多的机会,包括电影音乐、戏剧音乐等等,显然这里面有极大的商业利益,但是对于我来说,更大的乐趣是我的爱和激情能在歌声中传递出来,我能唱,而人们通过我的唱获得了愉悦。

三联生活周刊:听你的唱片,新专辑里面有两个歌剧角色给人留下印象,一个是诺尔玛,一个是卡门,这是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物,你如何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作为一位在东方出生成长、文化背景也完全是东方的女高音,你如何去体会西方歌剧中的人物情感?

曹秀美:刚去意大利的时候,确实发现自己的东方背景会影响歌唱生涯,可是我比别人要幸运,我仰慕意大利人的歌唱方式,因为那里面有更美好的生活,所以我很快进入了歌剧的体系。

在舞台上,我会尽力展现人物性格的种种方面,比如诺尔玛的圣洁,卡门的放荡,其实我在日常生活中是个特别一板一眼的乏味的人,可是我站在舞台上,就会不由自主地去诱惑人,勾引人,这是一种奇怪的本能,心底里我对舞台上的多变化充满了向往。

因为要去世界各地旅行,所以我特别珍惜我在意大利的日常生活。我每天养花、作法,去隔壁的小超市,遛狗,日常规律的生活其实对身体非常好,作为一位演唱者,意味着你必须把你自己的身体照顾好,就像照顾一架仪器一样,卡门的放荡我只留在舞台上去表演。

三联生活周刊:你这次在北京音乐节上选择了很多大家并不熟悉的曲目,比如巴洛克音乐,我记得你说过非常难,因为音高标准不一样,还演唱了马勒的歌曲,你是如何处理这些音乐的?这和你早年在意大利的声乐学习有关系吗?

曹秀美:我很热爱马勒,他的第四和第八交响乐这次是由丹尼尔·哈丁和查尔斯·迪瓦图指挥,我参与其中,对我来说是太难忘的经历,因为这也是我第一次在音乐会上演唱马勒,我爱上了美丽的旋律,我决定以后要把马勒变成我自己音乐会上固定的曲目。我还是按照老办法演唱,先去体会创作者的感情,然后演唱出来,观众很认可,我觉得他们听到了我心中的感情。

唱巴洛克风格的艺术歌曲需要更精致的音乐修养,完美的声音还有演唱的节制,它们好像是我刚发现的新朋友,我很喜欢它们。2005年的时候,我出过一张专辑《巴洛克之旅》,那以后,我在心里就把巴赫当成了我亲近的朋友。不过对我自己而言,我还是更习惯,也更喜欢19世纪作曲家的作品,里面色彩丰富,充满自由的活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