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脆弱的土豆

2011-11-09 16:38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6期
价格过低才是“内蒙古卖土豆难”的核心问题,可是供过于求的现实并非全国各地献爱心式的购买即能解决,回到市场规律里,武川土豆抵抗风险的能力非常脆弱,也不具备进入现代农产品供应链的条件。

在一轮上电视卖土豆的热闹之后,内蒙古武川县一共卖出了3亿斤,其余的7亿斤已经在第一场雪之前存放在菜窖里,种植大户和散户农民现在卖土豆的心情并不迫切,观望着春节前后价格是否可以涨一些。价格过低才是“内蒙古卖土豆难”的核心问题,可是供过于求的现实并非全国各地献爱心式的购买即能解决,回到市场规律里,武川土豆抵抗风险的能力非常脆弱,也不具备进入现代农产品供应链的条件。武川县农牧局副局长宁怀宝告诉本刊记者,明年4月底新一季播种之前,今年卖土豆难的结果才能见分晓。而经过土豆危机,也是需要思考武川土豆产业如何发展的时刻了。

 

102

即便今年土豆价格低,农民依旧要为明年的播种做准备,赶在天冷前把肥施进地里

这一轮的下跌

坏天气无法阻止难得的土豆交易,武川县东土城村的土豆经纪人张海青开车带着扬州的土豆批发商马勇,从313国道边的土豆市场顶着雨夹雪一路往山里走,沿路是收割后空旷平坦的黄土地,几栋砖瓦房聚集在一起孤零零立在平原上。车停下来,鱼贯上来的农民围住了面包车,有男有女还抱着孩子。张海青告诉本刊记者,这是他妻子的娘家,当地称为山里,因为偏僻很少跟外人打交道,不会怎么寒暄客套,车上谈话的主题是询问张海青种土豆借了多少钱,赔了多少钱。面包车继续往前,一座矮山突然横在前面切断了去路,仔细一看,山的侧面排列着人工挖出来的窑洞,有的安装着上锁的铁门,有的用成捆的稻草堵着,这是当地村民几年前挖出来专门储存土豆的菜窖。

我们进入的是堵着稻草的菜窖,借着光亮望进去,里面大约5米深的距离全是土豆。张海青随手拣了几个给站在洞外的马勇看,几个土豆都是比拳头稍大,形状浑圆,皮很薄,表面上几乎没什么土,透出里面的浅黄色。卖了十几年土豆的马勇只看了一眼就很满意,回到车上,价格由本地人张海青谈。他告诉记者,这土豆3个就有一斤重,因为土质含砂量高不会像陕北土豆那样外表附着土呈黑褐色不好看,而且这些土豆全是农民用铁锹挖出来的,不会像基地那种机器收割会把外皮损坏。今年土豆的行情不好,他收土豆的时候只好比往常苛刻一些,即便如此,这批土豆算是精品了。马勇嘱咐张海青装袋子的时候要在外面画上“井”字,他回到扬州要卖得高一些。

张海青谈下来的价格是0.46元一斤,这是去年收购价的1/3。马勇告诉本刊记者,农民在装袋的时候,会把稍微小一点的土豆也卖给他,如果是他年轻的时候一定会很生气,但是现在想想这2万斤土豆是一个一个挖出来运到窖里再装进袋子的,一年的心血扔掉了肯定心疼,所以也就不那么计较。代表马勇谈判的本地人张海青也有微词,村里人朴实,3.3两一个的土豆都是按照3两卖的,就这样马勇还要“扣秤”,也就是每袋少给几斤的钱。但是,他不苛刻回去生意也做不了。土豆难卖,合作了十几年的农民和批发商就在互相体谅而又心照不宣的乡土潜规则下达成了交易。

马勇说,他在扬州的东花园批发市场有一个档口,每年夏天去海南收冬瓜,秋冬则在北方收土豆,运回扬州后再批发给泰州、江阴、淮安等地的二级批发商,然后再批发进入农贸市场。生意做了十几年,今年尤为艰难。“我今年的第一车是6月份以0.98元一斤的价格从赤峰收的,两天后就降到了0.88元一斤,运回扬州每车就赔了7000元。这还不算,往年在东花园市场上大约就10家卖土豆,今年多了好几家,每天有13车土豆运到扬州市场,原来一天可以卖出去的土豆,现在几乎要卖一周,而土豆的收购价却天天在跌,只要在卖就在赔钱。”马勇告诉本刊记者,今年除非有人退出土豆批发,否则这十几家都要赔钱。但是档口每年的租金和人工就要十几万元,必须用运转来维持档口,谁也退不起。

到了9月20日武川土豆的收获季节,北方的土豆收购价已经持续下跌了。“我们计算了一下,每斤0.7元是武川土豆的成本价,但是经纪人往各地一打听,甘肃、河北、陕西都卖0.6元多了。往年东土城村的土豆集散地人多得都过不了车,今年就来了两家批发商,不降价土豆就卖不出去。农户和批发商僵持了十几天,种植大户们就坐不住了,就呼吁政府想办法。”武川县农牧局副局长宁怀宝告诉本刊记者,“我们在武川土豆网上登出种植户的手机号,还带着农民到北京去上节目,通过媒体呼吁土豆难卖的问题。节目播出第二天我就接了300多个电话,要帮助我们卖土豆的,来的客户和媒体也非常多。”宁怀宝说,全国各地以爱心土豆的公益形式收购的数量,在11亿斤的总产量面前还是太少了,大量以市场价格前来的客户只能按照其他省份的0.3元多收购,可是武川县土豆的成本高,农民的心理底线是0.4元多,最后谈不拢。一个月时间,全县卖出了3亿斤土豆,剩下的赶在天气变冷前都运进了菜窖。土豆经纪人张海青说,大家都在观望着春节前后的行情,现在赔钱卖土豆的要么是急需用钱的散户,要么是明年等待资金周转的种植大户。

土豆之乡

出呼和浩特一路向北爬坡,两边都是裸露着石头的荒山,远远近近立着各种植树公益林的牌子,山顶上则笼罩着因为冷热空气交汇而形成的大量白雾。沿着山谷的公路最近几年才通车,从前到武川要从山上走,不方便。呼和浩特还是十几摄氏度的阳光灿烂,车程在一小时之内的武川却阴冷得要穿上羽绒服,昼夜温差大、干旱和高海拔的气候只能种植马铃薯、莜麦、荞麦。全县没什么大型工业企业,也无矿藏,15万的农业人口只能务农维生,一直是国家级的贫困县。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