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丁丁的全球化机遇

2011-11-04 14:30 作者:苗炜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5期
“丁丁占据了埃尔热的全部生命,这是个终身工作。在他不能画出新作的时候,他就变得非常沮丧,但他度过了那些他不想再画的阶段。”

058

10月22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演员杰米·贝尔参加影片《丁丁历险记:独角兽号的秘密》的全球首映式

我还记得,第一次读到《丁丁历险记》的漫画是在小学同学家里,先看的是《西游记》,然后翻出两本丁丁,我想不起来究竟是哪两本,只记得看完后,回家的路上都晕乎乎的。《西游记》中的那些妖怪太熟悉了,可丁丁的世界第一次在我面前展开,欧洲、轮船、旅行,那是一个辽阔之地的召唤。此前,我只是翻阅过两大本叫《各国概况》的资料书,认识那上面颜色鲜艳的各国国旗。

最先看到的《丁丁历险记》是黑白的,那是中国加入国际版权公约之前的出版物,现在还有一种谬误的说法是,黑白的“丁丁”最经典。在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工作时,肖丽媛把《丁丁历险记》引入中国,她说,黑白版已经不存在了,埃尔热早就把自己的所有作品上色,正规出版的《丁丁历险记》都是彩色的。中国大陆正式把《丁丁历险记》引入是1999年5月,在比利时大使馆召开新闻发布会,比利时副首相出席,向读者介绍这位“比利时英雄”。如今,这套漫画在国内销售达几百万册,很多在孩提时代读过“丁丁”的人,开始给自己的孩子买来看,或者买一套收藏,重温儿时的记忆。一位朋友这样回忆——看《丁丁历险记》,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劫机(《714航班》);知道了坏人是永远不死的(拉斯泰波波罗斯);知道了神秘恐怖的印第安缩头术(《破损的耳朵》);知道了很多奇怪的脏话,比如“绊脚石、该死的、活见鬼”;知道了氧气、月球等等从没听说过的东西(《奔向月球》、《月球探险》)。当然,还有最重要的,记住了威士忌这个词,尽管尝到它是十几年后的事。

20多本《丁丁历险记》,80多年来在全球卖出了超过2亿册,比起《哈利·波特》的销售,丁丁还是一个非常含蓄的英雄。在他75周岁生日时,斯沃琪推出“丁丁纪念款”手表,表带上有埃尔热手绘原稿的复制。但总的来说,丁丁的特许产品还是非常少见,也许在欧洲哪个小城的玩具店里,你会碰上丁丁T恤、丁丁水杯,或者木头制作的714航班飞机模型,但埃尔热基金会非常严格地控制着《丁丁历险记》的版权。

记忆总有含混的地方,我记得丁丁那条小狗叫“白雪”,那两位孪生兄弟探长叫杜邦和杜帮。实际上,白雪是丁丁英文版中那条狗的名字,法文原版中应该叫“米卢”,而法语版本中的杜邦和杜帮,译成英文版后改名叫“汤姆森”和“汤普森”。英国人盖伦·尤因还记得自己读到的第一本丁丁是《黑岛》——那是1976年,我7岁,我简直不敢相信,丁丁居然被两个坏蛋绑架,在英格兰西南部的海滨,他在悬崖上,马上就要死掉了,这是《黑岛》的第8页,下一页也许就是他躺在悬崖下面了。此后我多次看过这本书,总能回味当年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时的紧张。

丁丁早期的冒险是去苏联、刚果(当时是属于比利时的殖民地),1937年丁丁从布鲁塞尔坐上一辆德国开往伦敦的火车,来到了英国黑岛。实际上,丁丁漫画正式进入英国是在1958年,《丁丁历险记》英文版翻译麦克尔·特纳说,我父母去法国旅行的时候给我和妹妹买回来《丁丁历险记》,但在我接触它翻译的时候,少儿图书并不是针对孩子及其父母销售的,而是卖给图书馆。剑桥图书馆就拒绝了这套书,英国人好像并不相信一个比利时人能画出好的漫画书。少儿图书编辑的思路也被图书馆左右,而没有看到未来的孩子将决定自己看什么。莱斯利·朗斯代尔·库伯,也是英文版的翻译,他说:“我当时工作的那个出版社,老板是个狂热的法国迷,娶了一个法国姑娘,‘二战’时期还在法国待过一段时间,他促成了我们的翻译工作。”1952年以前,在英国也有《丁丁历险记》译本,但是太拙劣,我们不得不推倒重来。埃尔热授权我们放手去做,可以适当修改。但儿童书是很难翻译的,那些笑话没法翻译,另一些布鲁塞尔土话,要找出适当的英语,“适当的英语化”。狗的名字必须和Milou长度相当,于是我们弄成了“白雪”,尽管Thompsonand Thomson要比Dupontand Dupond长一些,但此前的翻译已经用了这两个名字,我们就照做了。麦克尔·特纳和库伯一起工作,最重要的一点是互相朗读。先保证每一格图画中的文字都长度适当,然后试验各种字体,请老师和图书馆人员来看是否满意。Casterman出版社把图画版从布鲁塞尔邮寄到英国,给文字留白,对话框里也是空的;一位专业的英国插画师把玻璃纸拓在原版上写字,斟酌文图是否合适,翻译再删减字句或者增加字句。英文版的翻译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特纳和库伯1958年第一次和埃尔热见面,埃尔热是亲英派,多次去伦敦。他说:“待在伦敦比在巴黎更让我舒服。”

丁丁在英国的历险——《黑岛》,1937年就出版了法文版,但到1966年才出英文版。按照英语翻译的建议,埃尔热重画了这本书。他派自己的助手到英国考察,临摹英国海滨场景,还有车号牌子、灭火拴、交通信号指示牌,这位助手还得到了爱丁堡的一套警察制服,这些细节的修补,只是为了更准确。助手帮助埃尔热描绘书中场景,艾尔热自己画人物,丁丁漫画中的人物从来都是他自己画的。特纳说,重画《黑岛》,多半出自我们的建议,我们想让他对英国的描绘更准确,如果丁丁在这里变成一个受嘲笑的人就麻烦了,所以画面不应该有错误,要修改。库伯最喜欢丁丁系列中的《独脚兽号的秘密》,特纳最喜欢《绿宝石失窃案》,他说:“我更喜欢那些智慧的而不是刺激的东西。”不过,他们对《黑岛》也情有独钟。杜邦兄弟在《黑岛》中的行为是最搞笑的,这本漫画经常使用特写镜头和角度变化,充满了摄影技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