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篮球小子的梦想与死亡导火索

2011-11-03 17:26 作者:吴丽玮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3期
18岁的长春少年吴天昊倒在血泊里,结束了自己的青春。他的死亡源自一场篮球场上的纠纷,双方都是高三的学生,因为打球打起架来并不稀奇,令人瞠目的是对方叫来了家长,吴天昊在大街上被对方家里叫来的黑社会人员乱刀砍死。这个少年原本刚燃起了希望,他学习成绩不好,但很渴望上大学,以篮球作为自己的特长报考高校似乎让梦想变得更近了。

吴天昊的母亲坐在儿子的床上,抱着儿子的书包痛不欲生

                       吴天昊的母亲坐在儿子的床上,抱着儿子的书包痛不欲生

凶案

听到同学打来的电话,龙在天有点不高兴,吴天昊怎么会死呢,开什么玩笑。他告诉本刊记者,他觉得蹊跷,不由得犯嘀咕,给在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工作的妈妈打电话,他妈妈在电话那头跟他说,今天是死了一个男孩,18岁。

10月8日下午,吴天昊和几个同学到长春市百屹会馆五层的篮球馆打篮球。一个多小时后,郝志鹏和几个同学要求加入进来。百屹会馆的篮球场地在长春市的业余场馆里算是一流。只要5元钱,你就可以进场和别人玩1小时。如果是包场地,1个小时100元,但除了单位组织,个人包场的很少。篮球馆共有3个全场,另外还有两个半场。

吴天昊的初中同学邓某曾向本刊记者回忆,在打球过程中,吴天昊和对方一男生发生了身体碰撞,两次碰撞后,双方就厮打在一起。百屹会馆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保安告诉本刊记者,会馆对待篮球场上的打架斗殴事件,一是由保安上去直接拉架轰走,二是直接打电话叫派出所的人来处理。“在篮球场上打不起来,打篮球来了,谁也不可能带着家伙,赤手空拳打不了几下就散了。”吴天昊和郝志鹏的纠纷于是很快也被人拉开,“一会儿听说那个个儿矮的孩子的家长来了,他们就坐电梯下来,就在外面西北角上理论理论”。

孰料没过多久,血案发生。吴天昊被拉去跟郝家父母协商解决问题的时候,郝家叫来了40多人,年纪都在20多岁,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长约30厘米的片刀,从马路对面的面包车里一下子冲了过来。“吴天昊没来得及跑远,就被人追上砍倒在血泊里。在打斗中,有人拿刀朝吴天昊头上砍去,他举起双手一挡,一只手就差点被砍下来了。”吴天昊被送到医院时,头部有十几道伤口,他的左手只剩下一丝皮肉连着了,右手腕处也有严重的刀伤。10月9日,吴天昊死亡。

长春市公安局一位知情人告诉本刊记者,除郝志鹏的父母外,参与犯罪的几十个人属于当地一个叫“世纪联盟”的黑社会组织。“最大也不过二十三四岁,最小的只有十四五岁,是一帮小混混,平时就是被人雇来打架的。他们号称自己在20分钟内就能被召唤来,而且跟那些年龄小的小混混灌输的思想就是,打死人不犯法,出了什么事有大哥帮你扛。”

吴天昊算是百屹会馆的常客,门口的保安都认识他,郝志鹏也是个熟面孔。不过身高1.86米的吴天昊比身高1.78米的郝志鹏球技要好很多。这位保安有时候也会跟客人一起打打球,他曾和身体强壮的吴天昊一起玩过,他说:“我会先观察,一般打得不好的,我不想跟他们打。”郝志鹏球技平常,单从外表看,也像个斯文内向的孩子。他的初中同学于夏向本刊记者回忆:“真的想不出他究竟有什么特点,实在是太普通了,我觉得他有时都可以被忽略掉。7月份我们还在同学的生日聚会上见过一次,他仍旧看起来很乖很老实,不是那种爱闹事的人。他找人来砍人,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可能郝志鹏在初中时最大的特点就是担任了3年的班级英语课代表,于夏说:“但他英语也不是很出众,刚上学时候老师让大家毛遂自荐,他想当英语课代表,后来也就再没换过。他一直给我的感觉是家里大人可能是当老师的,平时挺低调的,没见他得瑟过家里有钱。”

烫锡纸头的男孩

“我们俩开学第一天就认识了,当时我们是班里来的最早的,站在队伍最前面,我给他讲笑话,他就一直乐,整个开学典礼他一直都在乐。过后开家长会时班主任说,新生的状态很好,但某些同学有点自来熟。”肖力向本刊记者回忆初一时见到吴天昊的情景。

在肖力眼里,吴天昊可以用“没心没肺”来形容。“初中3年手机丢了不下10个,不是打篮球丢的就是落出租车上了。”肖力甚至觉得吴天昊有点傻乎乎的,“他说他以后想做生意,听他说完我心里面就乐了。他脑袋不太够用,想问题非常简单。他的民族自尊心非常强,我们在一起谈论中日关系的时候,他就说要是攻打日本,几天就攻打下来了。但他从来不考虑国际影响,这是正常人都能想到的,但他就压根儿不会想。有时候老师批评他什么的,他很想反驳,但找不出话来,自己气得直跳。”

吴天昊和肖力成绩都不好,初三时候被老师调到了最后一排。“初三班里的同学有的出国了,有的艺术生出去考试了,最后一排就剩下我们俩人。我们学校是管上不管下,老师只管好学生,你学习不好,就是被学校遗弃的。就拿迟到这件事来说,如果一个好学生迟到了,老师一定会问你到底因为啥,但我们迟到根本没人管,老师觉得你随便吧,什么时候来都行。”吴天昊在学校认识的人比较多。“我们经常迟到,大家都上课了,操场上就剩咱俩,那不就认识了嘛,学校没人管我们,逃课什么的互相也就认识了。他这人就是耳根子软,如果让他听说谁和谁有矛盾,他一听,两边的人他都认识,他就说:我给你说说去,都拉倒得了。”

吴天昊长得高大壮实,认识的人多,又爱管闲事,但肖力说他绝对不是“校头”,也就是所谓的小混混里的“老大”。“谁当校头我都信,就是他当我不信。当老大不光能打,你还得能管好你的小兄弟,得有脑子,他连自己都管不好。我问过他,有没有想过当大哥?他说,不当,谁有事还不先揍我啊!校头也拉拢过他,他自己也知道,跟人家在一起,肯定得欺负他。而且当大哥你得有钱,他根本没有钱。”吴天昊家原来住在朝阳沟,以前是个坟地,那边农民工比较多,他爸开了一个浴池,妈妈没有工作。吴天昊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大姐已经有个1岁多的孩子,二姐比他大4岁。“他们家住的地方比较偏远,家里是二层楼。那一片全是平房,可以盖二层楼,他们家去年搬了家,就在离百屹会馆不远的地方。我在他家住过两天。虽然是两层,但他们家把一楼租出去给别人住了。”肖力说。

“除了打篮球就是上网,能让他快乐的就这两件事。”肖力说,篮球又比上网对吴天昊的吸引力更大,“他虽然篮球打得不错,但没有什么怪异发型,打球也不会吸引着女生在旁边嗷嗷直叫。”肖力说,初三的时候,吴天昊的家里终于答应给他烫了个锡纸头,大家给他起个外号叫“大头菜”。“那时候流行锡纸烫,烫完后他感觉特别好,觉得自己打篮球更进一步了。他每天笑得更多了,更开心了。你见过有人照着镜子傻乐吗?他天天在楼道里对着消防栓柜子上的镜子使劲照。平时自己带镜子,有时还找女生借,被老师没收了不下10个。”肖力说,吴天昊特别想穿西服,但他家人不给他买。“有一次他把他爸的西服偷偷穿出来了。年轻人穿西服都是两个扣,他是双排扣,一排3个,一看就是中年人穿的西服。”

肖力说,吴天昊最为经典的举动就是追自己喜欢的女生。“他说他喜欢上我们班一个女孩,比较文静,长得比较黑,眼睛特别大,于是迅速展开了爱情攻势,恨不得人家掉根笔,他都冲到前边给人家捡起来。”为了讨女孩的欢心,吴天昊攒了2000块钱给女孩买了只泰迪小狗,结果女孩一个月就养死了,这成了同学之间流传的笑料。“为了攒钱,他天天在家猫着,周末也不出来上网了。他家离学校比较远,如果坐出租车的话要25块钱,在长春已经是非常远了。那段时间他不睡懒觉了,让他爸早上开车送他,把打车的钱也省下来。”肖力说,吴天昊从初二开始追,一直追到高一才终于获得了女孩的同意。“我们同学好多都会处对象,但大多都处不长,像他这样一追就追好多年的更没有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