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职业女装的权利(2)

2011-11-02 16:27 作者:黑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过去,人们把职业女装,看做两性平等享有社会权力的一种符号;而今天的职场女装被注入了自由、趣味与政治。”

1

奥利维尔为秀场做准备

安德鲁:对我而言,每天,所有人都要穿上衣服才开始一天的生活。而那些死板的衣服,总让人显得拘谨、不自然,甚至缺乏自信。职业装的穿着者总希望在他们的服饰中,通过微小的变化、功能性,来增补自信。今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大胆穿着,他们希望在严肃的职业装中,看到一些“有活力”的元素,这些元素应该很贴近他们的生活方式。回头看看上世纪80年代,从唐纳·卡兰(Donna Karan)到安妮·克莱恩(Anne Klein II),直至DKNY,人们都看到了这种潮流的变化和兴衰。

三联生活周刊:希尔瑞的职业女装在亚洲国家很受欢迎,那么你怎么看待东方女性的审美?

安德鲁: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在连卡佛,我能感到女人对于时尚的钟情。我觉得亚洲女性很现代,也很酷。当我置身于像中国这样充满生机的零售业国家时,我们也许正开始向消费者传达“我们的审美”,或是一种“并存的审美”。其实“原理”(Theory“希尔瑞”)这个名字也说明了我们的某种穿衣哲学,我总是希望服装能够具有特定的品质。中国拥有高端、低端市场,而我们恰处在这个市场的中层,我可以看出,希尔瑞所处的地位,正是“最有待开发”的市场,例如,在连卡佛的“概念实验室”中,希尔瑞会在这个机遇中大有裨益。

2 3

Theyskens'Theory 时装

三联生活周刊:你如何理解奥利维尔·泰斯金斯提出的“后现代”女装?

安德鲁:对我来说,“后现代”是一种古典美,这是因为制作古典服装的纤维,大多都添加了染料。同时,古典服装有着非常现代的款式,它的形状和样式依旧符合今天的审美,新颖且富有现代气息。

三联生活周刊:如何在“时尚”和“可穿性”之间取得平衡?

安德鲁:这是我在35年的商业生涯中一直思考的问题,而我越发感到这种“平衡”就像一种不可描述的感觉,它不是从某本书里就可以学来的,在制衣过程中,有时你的感觉对了,但有时却错了,造成这种“变数”的原因是多重的,我想很大程度上它来自消费者的“态度”,以及设计师是如何“阅读这种态度”的。因此,希尔瑞不会按照一个固守的模式,而是根据“什么最适合顾客”,以及艺术和商业的良性平衡来经营。总的来说,大多数人买衣服,不是穿来和“贵族们”相衬的,而是人们意识到需要给衣柜里增加一些实用的服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康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