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星空》,轻灵飘逝的忧伤童年(2)

2011-11-02 15:50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5期
“《星空》最吸引我的不是它梦幻的部分,而是它为什么需要梦幻这一切,这其实也在归零自己的心情,找到本来的自己。”

144.1

“因为毕竟我是男生,甚至曾因为自己的男性故事中女孩显得花瓶而受过女性朋友的批评,也常被老婆说成天真幼稚,完全不懂女生的那种男生,所以落笔的每一个字都心虚,怕闹出笑话,不断问她真的会这样想吗?《九降风》的时候,对与错,好与不好,几乎一目了然,判断是很直接的,而13岁的女孩我并不了解。”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内,林书宇说,他变成一个超喜欢和女生搭讪的人,聊天的内容还全部是女生,尤其对徐娇本人几乎到了依赖的程度。“我会跟她做蛮多的沟通,我们每天都聊很久。在这个过程里,我也很开心地看到,徐娇她不是一个童星了,她就是一个演员了,一个很专业的演员,她会帮她的角色做思考,她会帮她的角色加分,索性我就把很大程度的权利给她,由她去把这个角色演活。”

跳脱成规

讲一个用幻想逃避现实的小女孩的故事,就有很大部分的故事会发生在幻想世界里,因为希望整部电影是建立在丰满扎实的内心世界里,林书宇不想放弃这样的故事特质。可是从绘本一支画笔的自由,到电影每寸胶片每个镜头的所费不赀,这无疑是《星空》的最现实困境。

作为台湾电影环境下成长的年轻导演,加之很多年做副导演的经验,林书宇是习惯了脚踏实地,从剧本起控制成本,时时寻求着精简又取巧的路子。“开始的剧本幻想总共不超过三段,其实是因为不敢想,我是很实际的一个人,大概知道要花多少钱可以做多少事,也明白在当下的市场里,这样的剧本所能获得的大致预算。”

谁知剧本交到监制陈国富的手里,迎面而来的批评就是幻想部分的干瘪,他鼓励林书宇要勇敢地去想,因为心中另做好了打算。“虽然小女生的内心世界看似毫不商业,但故事单纯,又非常普适,成长的痛对应着现实世界的残酷,而导致这种残酷的来自成人世界的不安,两代人精神上的疏远,正是越来越普遍发生在中国当下的。如此一来预算就可以加高,故事本身诚意足够,也该提供给观众相应的精良。”

因此林书宇说自己是懵懵懂懂地成了商业片导演,并且肯定是世界上最糊涂的商业片导演:“因为一直到现在,别人问我这个片到底花了多少钱,我仍旧是不清楚的。因为陈国富导演知道我的个性是比较实际和理性的,而他们对片子的期待倒是想要跳脱成规的,所以不想让几千万的概念框住我的想法,而是换作我先写,他们看到底做不做得到,真的就是鼓励我说,完全不要去想预算这回事。”

《星空》于是才有如今轻灵自在的想象世界。身为制片人的王中磊告诉本刊记者,《星空》本来是以一个极低的姿态进到华谊的团队中,拍一个小孩子的故事,没有过分复杂的情节,觉得只要用特别简单的拍摄方法,拍得流畅、自然已经足够。“当初留下这个案子,只因为剧本打动人心,大家都想试一试,但完全没有拿这部电影作为重点,直到开始运作,才开始对电影的制作方面进行重新的考量。”

甚至重新考量的动机也完全来自对《星空》前景的堪忧,然而最终的考量结果竟是,整部影片的制作成本较原来的预算翻了4倍。王中磊坦言其中有自己情感层面的偏爱,甚至细细说起一部叫《宝葫芦的秘密》的儿童电影,在自己的成长回忆中留下怎样的温暖,而回到老板的立场,倒是市场风险本身促成了决断。

“始终对市场也还是挺担忧的,不过是陈国富导演的话使我下了决心,他告诉我,既然大家想拍这个片子,又都有投入上的担忧,何不逆向思维一下,与其想是不是再降低预算一点,把可能产生的亏损或者是财务上的赤字努力缩小一点,倒不如反过来想,该如何加强这部电影的分量,加强它的市场竞争力和影响力,想办法让这个影片变成某一种经典,甚至成为一代人的记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