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物质生活 > 正文

它为爱机械的人制造(2)

2011-10-31 13:51 作者:何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4期
展览从1791年开始。这一年,法王路易十六的政权被推翻,新时代正在来临。在其邻居瑞士,一个名叫J.F.波特(JeanFrancoisBautte)的人,在拉绍德封制造了世界首批超薄型怀表,这便是芝柏表第一个经典系列。在展厅里,这些美丽的古董表与文献资料摆放在一起,静静述说着一段历史。

维利·施魏策尔加入芝柏公司是在1984年,这也是石英表的全盛时代。瑞士制表业此时陷入低谷。“我之前还加入过两个制表公司,非常理解制表业所经历的困难。”维利·施魏策尔对本刊说,“我家五代人都在制表行业工作,但在那个时期,家人劝我不要加入这个行业,因为他们担心,这个行业会消失。他们的担心是有根据的。在60年代末,瑞士有十几万人在制表业工作,而10年之后,只有3万人从事这个行当了。但我明白,自己的长处在这里,热情也在里,就毅然加入了芝柏。”

“在当时,我确实能感受到其中的痛苦。要做石英表,还是不要做石英表?你得选择对的方向。加入芝柏的时候,我的员工编号是52,现在,我们有几百人。我们也犯过一些错,但总的来说,大方向是对的。”维利·施魏策尔对本刊说。

“机械表的制造有几百年的历史。在拉绍德封,许多人从事这个行业,曾经存在过的品牌,哪怕只写名字,也可以写上很多页。有些活下来了,有些死亡了,这都是制表业进程的一部分。”维利·施魏策尔说,“但不论是拉绍德封还是汝拉山谷,都只是一个小区域,但在全世界,都能看到这个区域生产的东西。全世界最大的钟表零件制造商是中国,接下来是印度。瑞士制造的钟表配件只占全世界的5%,但这5%的配件制造量占据了产业53%的价值,区别就在这里。”

153

芝柏表 首只三金桥陀飞轮腕表

谈到机械表的回归,维利·施魏策尔谈到了技术的发展,作为一个车迷,他将表与车做比。“机械表刚回归的时候,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冒险,需要三思。因为重新开始做机械表,就像是又回到祖父的年代,重复他们做过的事情。其实不是这样。我们所做的表,与50年前的表不可能是一样的。比方说,我们会用新材料制作机芯。机械表的制作是一门技术,也有许多可以改进的地方。这跟汽车一样,几十年前的法拉利与现在的法拉利是截然不同的车,这都是因为技术的进步。车与表是相似的,它们都是机械,都需要引擎才能发动。只是表的体积太小,人们可能认识不到这一点。”维利·施魏策尔对本刊说。

152.2

GP芝柏表2011全球巡展现场

维利·施魏策尔的观点与英国作家伊恩·弗莱明(Ian Fleming)不谋而合。在他的第五部“007”小说《来自俄罗斯的爱》中,伊恩·弗莱明提到芝柏表,说:“GP为热爱机械的人制造。”——这话可谓正中肯綮。只有热爱机械的人,才能明白专业制表者对于钟表那近乎“奇客”的热情。“很早以前,人们制作手表是为了制造美丽的东西,让看到它的人想拥有它。如今,人们做表的动机不太一样了,但‘创造美’的哲学,几百年都没有变。制作美丽的东西,如果不是怀着热情,很难继续下去。”维利·施魏策尔对本刊说,“制表是技术,也是艺术。从精确性与功用性上来说,制表是科技;但如果从外观上,从它的制造过程上——就像制表工匠们展示的那样,复杂功能腕表的制作是一门艺术,它需要想象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