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湄公河惨案调查(6)

2011-10-28 11:22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4期
13名中国船员全部遇难,昔日以毒成名的“金三角”地区,以这样血腥残忍的方式再次引起世人关注。只是,现在毒品已经不再是影响“金三角”局势的唯一要素,赌场、财富、民族矛盾、武装割据,各国的政治经济利益在此交织,错综复杂,非深入不可理解此处纠缠的格局。

在米塞和大其力采访,虽然寻找瑙坎的努力未果,但却有了另外的收获——不止一位当地老板向我们提及湄公河畔的金木棉赌场。“这两年金木棉的生意太火了,针对它的劫船也不是第一次了,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又有关联。”在他们看来,金木棉是跟瑙坎同样神秘的名字。

赌场与财富:老挝敦蓬

从湄公河泰国一侧前往对岸的金木棉赌场,手续很简单。只需要在旅游码头旁边的一个小柜台说一声要去赌场,就可以免费上船了。8座的小快艇,用不了3分钟就开到斜对岸的老挝海关。因为金木棉赌场所在的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投资方是个中国老板,中国人前往,只要是在特区范围内活动,签证手续并不严格,20泰铢也只是象征性的费用,反倒是泰国人要缴纳80泰铢的签证费。负责签证的老挝警察告诉我们,这个金色的海关大厅也是为了配合特区的设立于2007年修建的,在此之前,这里还是一片原始雨林。

“金三角”经济特区是老挝两个国家级经济特区之一,于2009年9月正式设立,当年11月,老挝政府正式对外宣布,任命中资民营企业香港金木棉集团董事长赵伟担任特区最高行政长官,拥有特区规划建设和政策制定权。除国防、外交和司法权外,实行高度自治。

这里几乎就是个翻版的中国三线城市的新兴开发区。除了随处可见的中文路牌和商店招牌以外,通用的货币是人民币,入住酒店可以用中国身份证登记,酒店内的陈设,基本就是一国内三星级酒店的样子,床头柜上摆放了在泰国酒店几乎看不到的烟灰缸。就连特区保安的制服,也是国内的式样,袖章上用中文写了“保安”二字。

夜幕降临后,园区内的灯光开始亮起来,类似商业步行街的两侧,密密麻麻挤满了霓虹闪烁的按摩店,衣着暴露的女子坐在门前招揽客人。金木棉集团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我们,在这里,色情业和博彩业都是合法经营的。除了按摩店,这里还有一家酒吧、两家网吧、两家钱庄和一家典当行,以及两家小诊所,门口玻璃上贴满了各式堕胎和治疗妇科病的广告语。商业街后面有一农贸市场,旁边是两排小餐馆。来此开饭馆的一个重庆老板告诉我们,自己在对岸的清盛县城还有一家饭馆,往常湄公河上跑船的船员们经常过来吃饭,由于他们大多来自云贵川,口味吃起来更习惯。现在,航道关闭,船员都回了国,他的饭馆生意也就冷清了很多。

园区里有些冷清。金木棉集团的一位负责人介绍,湄公河血案发生后,来旅游的人数就从高峰期的每天3000人锐减到现在的不足100人。影响更大的还有成本的提高,由于往常园区所需的建筑材料和生活资料,多半来自国内,通过湄公河的货船运到这里,现在船停了,只能走公路,报关费和运费加起来,要比船运高出三倍。“园区有3000多员工,一车15吨的蔬菜只够吃10天,以前用船不过四五千元,现在走公路要将近两万元。”

受影响更大的还有赌场的生意。如果说特区的外表看起来像简陋的新兴开发区,那么湄公河边那栋五层楼的庞大建筑,则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金木棉赌场的主题建筑设计成了一座皇冠,墙体外排列着8座大石像,都是类似恺撒大帝的模样。过安检,进门,一片金碧辉煌的色调顿时袭来,仿佛置身于宏伟的皇家城堡。无论是光滑如镜的大理石台阶,还是绣着红黄色大牡丹花的厚地毯,以及头顶上硕大无比的吊灯,都是一副金黄的富贵色,甚至连中庭的柱子都被用金箔纸包裹起来。二楼是一圈环形的贵宾房,门口亮灯的说明里面有客人,今晚并不多。一楼大厅里,几排老虎机在角落,中央是五六十张牌桌,看得出大部分赌客都是中国人。中间的连廊处,二楼楼梯口摆放了一座镀金的恺撒坐像,另一个大厅略微小一些,集中的赌客则多来自缅甸和老挝。“中国人喜欢晚上来,泰国人喜欢白天来,但现在出事后,中国客人少了很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们。

中国赌客聚集的大厅内,百家乐是最普遍的玩法。看上去有不少老客,戴着耳机,面前放一个计算器,一边下注还一边忙活着通话和计算,熟悉赌场的一位人士告诉我们,这些大多是“杀手”,也就是代替老板来下注的人,耳机那端,或是在国内遥控指挥的真正赌家。我们去的时候已是晚上22点钟,还有十几张牌桌空着,工作人员介绍说最大筹码是10万元人民币,“以前这个时候早没位子了”。

而较小的厅内,牌桌前则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老挝人和缅甸人,从穿着看,像是极普通的百姓。他们热衷于玩一种叫“龙虎”的游戏,看似简单,只需下注给龙或虎,一比二的赔率,200泰铢起步,然后等待开牌比大小就是了。每次下注后,负责开牌的工作人员都会拖着长长的音调喊一嗓子:“龙——虎!”然后,输赢瞬间揭晓。虽然理论上说这种玩法的输赢比率对等,但玩过几次的阿祥则告诉我们,玩到最后一定是输多赢少。

手里紧握的钞票,一摞摞堆积的筹码,时不时发出的尖叫和叹息,让这里的财富流转被无限放大。我们在一张玩“龙虎”的牌桌前观察,短短15分钟,赌场就有超过3万泰铢的资金流进流出,最后进账大约5000泰铢。这还只是最低廉的玩法,不到凌晨,钞票已经填满了牌桌下的两个大抽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