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湄公河惨案调查(5)

2011-10-28 11:22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4期
13名中国船员全部遇难,昔日以毒成名的“金三角”地区,以这样血腥残忍的方式再次引起世人关注。只是,现在毒品已经不再是影响“金三角”局势的唯一要素,赌场、财富、民族矛盾、武装割据,各国的政治经济利益在此交织,错综复杂,非深入不可理解此处纠缠的格局。

凌晨3点半清迈最火的夜店face bate散场

凌晨3点半清迈最火的夜店face bate散场

泰拳、酒吧、人妖、按摩构成了清迈的夜生活

泰拳、酒吧、人妖、按摩构成了清迈的夜生活

据宋唐局长介绍,缅甸进入泰国的毒品,陆路运输的量要远大于水路。清迈府、清莱府与缅甸交界的几百公里边境线,海拔3000米左右的高山绵延不绝,虽然他信的铁腕禁毒让泰国基本消灭了罂粟种植,但长期以来在这里活跃的贩毒队伍仍然存在。他们大多是缅甸山区的农民,用布袋背上干粮和毒品,五六个人结伴,绕开山间的公路,在热带密林中徒步行进两三天,到达泰国的边境城市,交货给前来接应的毒贩。“一般每个人都会带枪,遇到警察,首先是开枪攻击,能杀过去就杀,杀不过去就弃毒逃跑。”上述知情人士介绍说。这伙数量庞大的运毒人群还有个专门的外号——“蚂蚁部队”,意思是指他们会像蚂蚁搬家那样,隐秘、有耐性。

两座国门之间,石板桥下流淌的就是美塞河。与湄公河宽200多米的河面比起来,这条河真是小的可怜,水面只有五六米宽,两岸的房屋密密麻麻,浓密的大树彼此之间似乎触手可及。一位当地人介绍,到了枯水期,有很多地方的水深只到膝盖,“蚂蚁部队”可以直接蹚水过河,从缅甸进入泰国。可以说,几乎就是一道不设防的屏障。只是,很多时候,危险并不是来自山峦和河道的阻隔,而是随时会遭遇巡逻的军警或劫货的对手。阿祥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曾在美塞待过,他告诉我们,虽然现在报纸上也常见在河边抓住毒贩,但相比当年已经安静太多。“那时候,几乎每天都会有一具尸体从河上漂过,隔两天见不着都是奇迹。”

大其力就是个嘈杂无比的边贸小镇。街道上满是尘土,路边的小店招牌,缅语、泰语、老挝语、汉语、英语,五花八门。相比一河之隔的米塞,这里的市政建设要落后很多,市区的道路也是坑坑洼洼,全城都没有几栋像样的建筑。

大毒枭瑙坎,在这里也只是个传说。“我们知道他,可没有人见过他。”问过几个人,这是他们最一致的回答。即便是土生土长的米塞人,对大其力也有一种陌生的恐惧感,告诫我们:“不要在那过夜,不要随便拍照,不要东问西问。”去之前我们就被嘱咐了无数遍。可是,单从表面上看,这个像极了中国偏远小县城的地方,实在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后来,我们遇到了一位在这里帮人看管赌场的云南人阿宝,他也说当地的治安没那么糟糕,不过随后又想了想,补充道:“只要你不去招惹他们。”

阿宝所说的他们,瑙坎肯定是名气最大的一个。公开资料显示,瑙坎是当年缅甸猛古地区毒枭孟撒拉的儿子。早年曾在“金三角”第一大毒枭坤沙手下担任要职,上世纪90年代坤沙投降后,瑙坎开始单干,并逐渐壮大,甚至上了美国、缅甸和中国的通缉名单。大其力被认为是瑙坎的大本营,在被缅政府军控制之前,这里曾是“金三角”地区毒品和赌场最猖狂的城市。

2006年1月,缅甸政府军对瑙坎在大其力市的藏身处进行了突袭,查获了大量冰毒、鸦片,以及150件武器,但瑙坎本人及亲信却离奇逃脱,事后有媒体猜测,他得到了当地军警官员的帮助。据云南社科院长期关注“金三角”地区的研究员朱正明介绍,瑙坎这样的毒枭,与当地军队、政府的关系,一直若即若离,“如果没有地方政府和武装的默许,他很难在一个地方做大”。后来有当地媒体报道,瑙坎还长期拥有一个官方头衔,他是大其力北部小镇红累镇民兵团的领导人。

红累镇就在大其力市郊,说是镇,其实不过就是在道路两旁有一排破旧的平房。陪同我们前去的阿宝介绍说,即便在政府军控制的地方,像这样的小镇上也很可能拥有自己的武装势力。稀疏的平房之间,偶尔会有远离道路的地方被铁丝网圈起来,紧闭的铁丝大门后面隐约能看到有来回走动的人影和大狗,即便是当地人,也极少能探知里面的世界。

普遍一致的说法是,遭到政府军扫荡的瑙坎,后来选择把地盘迁往湄公河上的孟喜岛一带水域,靠向过往船只收取保护费为业。阿祥向我们描述,从2008年开始,这段距离“金三角”只有20公里的水域便成了船员们的恐惧之地,行船至此,经常会遭到武装分子的拦截,他们往往会以检查毒品为名登船,翻腾一遍之后,要么顺手带走些啤酒之类,要么就明确索要两三千元的保护费。

相比进入缅甸,离开之后回泰国看上去更复杂一些,不仅要接受严格的安检,还有可能被边防警察盘查一番。“主要是检查毒品,防止有人带毒入境。”一位边防警察向我们解释道。2010年1月到9月,仅泰国就截获了4400万片冰毒药片,老挝也没收了2200万片。面对缅甸毒品走私的抬头,泰国声称要打响第二次“肃毒战争”,几乎是一路堵截。在从米塞前往清迈的路上,200公里行程,我们至少接受了3个检查站的盘查,扛着M16的士兵神情紧张,打着手电筒仔细检查车厢。事后才明白,原来我们所乘坐的车子挂了曼谷的车牌,而从缅甸进入泰北地区的毒品,有一大半流向曼谷,并通过曼谷转往世界各地。难怪双向车道上,只在由北往南的一侧设卡,而前往缅甸方向的一侧则畅通无阻。有此背景,那天泰国军警大规模出动,与武装分子发生激烈交火,也就不足为奇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