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破解弦外之音

2011-10-19 10:12 作者:小贝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3期
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社会心理学家詹姆斯·彭贝克在《代名词的秘密生活》一书中说,代名词只占英语词汇很小的比例,但却决定了一个人说话的风格,能显示说话人的性格特点和情绪。

彭贝克和他的书《代名词的秘密生活》

                                     彭贝克和他的书《代名词的秘密生活》

 

新兴的计算机语言学正在改变研究语言的方式。过去词典编纂者要手工收集例句,现在计算机能迅速搜索海量的例句,发现某个词的用法模式。一位语言学家对谷歌的研发总监彼得·诺维格说:“我觉得如果我们是量子物理学家,你们拥有唯一一台加速器。”幸运的是,并非所有的研究领域都要使用如此精致的服务器集群,有大量研究可以用笔记本电脑甚至耐心地用纸和笔就能做。詹姆斯·彭贝克在《代名词的秘密生活》中调查了“我”、“我们”、“他”等词语的使用,得出了很多惊人发现。这些词只占一个人词汇量的不到0.1%,却组成了常用词语的一半以上。我们的大脑不会注意对它们的使用,因为它们很短且没有实际内容,但如果留意的话,会发现它们惊人的能量。

他分析了戏剧和剧本中功能性词语的使用。莎剧中的朱丽叶说话用的男性模式,定冠词的出现频率很高。汤姆·汉克斯在《西雅图夜未眠》中出演的角色用女性模式说话,“我”和“理解”、“因为”等认知词语出现的频率很高。斯派克·李和桑顿·怀尔德电影中的男女说话的方式清楚、忠实于生活,而苏菲亚·科波拉和伍迪·艾伦电影中的男性说话的特征比其中的女性更像女性。

其他有趣的研究结果涉及权力、谎言和爱情。如果有人说:“让我清楚地、不带保留地阐述这件事……”他很有可能在撒谎,如果他说:“毫无疑问……”他更有可能发表他的意见。

彭贝克使用数学模型衡量人们的说话风格的匹配程度。语言风格是什么呢?句子包含两种词语。一种是表示内容的词,表达意义,包括名称、动词、形容词和副词。另一种是功能性词语,它们起辅助作用,连接和组织表示内容的词,是它们决定了语言的风格。功能性词语包括代名词、冠词、介词、系动词等。使用风格匹配电脑程序,跟踪两个谈话者的语言4分钟,就可以预测他们是否会继续交往。访问者在他的官方网站上就可以做语言风格匹配测试,比较你和其他人写的电子邮件、诗歌等样本,就可以看到你与他在语言使用上有多么匹配。

最常用的代名词是“我”。本·拉登被打死后,奥巴马发表了全国讲话。美国一些保守派说,奥巴马在1400字的讲话中15次说到“我”,这说明奥巴马把总统职位个人化了。但彭贝克说,保守派都没有费心思去比较一下奥巴马与他的前任们。他比较了自杜鲁门以来历届美国总统的新闻发布会,发现奥巴马是用“我”这个词用得最少的一位。那么多聪明人都以为真相与此相反,这是因为我们有选择地处理信息。如果我们认为某个人傲慢,我们的大脑就会寻找证据来证实这一点。如果我们预先认定了要去寻找奥巴马一直说到他自己,那么他说的每一个“我”都会给我们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与常识更加相悖的是,彭贝克说,奥巴马很少使用“我”并不表明他谦虚或者感到不安,实际上,这说明他很自信。自信的人很少说“我”,虽然大部分人不这么认为。所以对奥巴马语言的分析表明,听他说话的人可以正确地辨别出他的自信,但是他们把这一特点归在了错误的细节上。

很多人在言语中经常用“我们”一词,这样做是为了建立更紧密的群体认同。但“我们”其他可能的含义是“更冷酷、有距离、非个人化的我们”。如彭贝克所说:“当我对儿子说,我们需要把垃圾带出去。他很少会感到亲切温暖。”在很多情况下,人们说“我们”指的其实是“你”。这样说只是更礼貌地命令别人。有时,“我们”的意思很模糊,或很庄严。彭贝克认为,“我们”是一个很有趣的词,因为有时它被用于拉近说话者与他人的距离,有时用它来逃脱自己的责任。他分析说,2004年,有人建议约翰·克里少说“我”、多说“我们”,结果适得其反。克里已经用了太多“我们”,当政治家说“我们”时,它听上去让人觉得冷酷、僵硬,与听众的情感距离很远。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