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秀场后台 > 正文

杨幂:从滚滚黄沙挣扎到艳阳高照(2)

2011-10-18 15:30 作者:孟静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一直庆幸自己是一个在批评与包容声中成长起来的小孩,虽然可能我经常不把很多批评当回事。所以往往这个时候命运就会善意地让我摔个无伤大雅的小跤,姿势不难看,可是会很疼。”

“一开始挺顺,所有人都想演金庸剧,我经历一次试戏就去了,正是飘飘然的时候。”大学期间,她是同学中唯一有经纪公司的人,不用再去跑剧组面试,已经演过女一号。

另一方面,她又没有她自己预想的那么红。曾嘉说:“每个演员都会经历很着急的阶段,女孩子会更急,我们给她讲周迅、赵薇的实例。”杨幂一心想拍电影,错过了不少电视剧的机会。

有大半年时间她没有接到戏,忽然有一天她意识到自己不是不可取代的,一直在混。一刹那就顿悟成了工作狂,现在她的通告多到半夜24点还没收工,第二天一早要赶5点的飞机,哭一阵也就算了。如果哪天没工作,她会打电话给经纪人:“难道我没有工作了吗?”

这也是最近一阵,杨幂的团队被诟病的一项——把杨幂开发过度,但这种开发是艺人自发的要求。在没有走红之前,杨幂是相当紧张的,她见导演、没有工作都会紧张,直到走红之后,她反而放松了下来,那是一种自信带来的轻松感。“我爸爸不是国王,我也不是公主。”所以工作上的成就给予她极大的安全感。

拍电影《门》的时候,李少红和陈坤一直在教她怎么对媒体讲话,但她不是一个能找话题聊的人。“时间会让原本开朗的人越来越内向,原本内向的人越来越开朗,我坦白,我属于前者。”那时看到陈坤强大的“粉丝”团,她说:“如果是3年前,我一定会很不甘心,很着急,着急自己什么时候赶上去,甚至超过,现在想到,不禁觉得实在好笑。我发现我现在看事物的角度客观多了,我知道自己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上,我知道自己的高度在哪儿,我真的不着急了,因为我知道,一夜成名这种事情等等,都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如果不是面对不熟悉的人,她会频出警句,曾嘉说杨幂是那种会对着一片树叶发呆的人。譬如:“感觉演员有时很像鸟,看起来最自由,其实是毫无着落。看起来很大的舞台,到头也只能在笼子里,翻出多少花样,也倔不过那几根铁丝。”或者:“一份爱情,一旦有了作秀的装潢,必定变得金碧辉煌,但无疑失去了爱情中最质朴的美好。做出来的好,是给别人看的好,其实谁苦谁知道。一旦变质,连放声大哭的权利都被自己剥夺了。”

她不像对爱情、生活还有憧憬的小女孩,而是透着过尽千帆的疲惫。她说自己从小就不爱做梦,这种现实的做法也使用在了接戏上。工作人员告诉她,有两个剧本,一个片酬很高,另一个只有前一个的一半,但你会是女主角,所有的戏围绕你。虽然明知后一部戏是穿越剧,情节相当幼稚,也没有明星大腕儿,她还是选择信任经纪人。在横店拍《宫》时,有友人笑话她,怎么还在拍烂电视剧,早就该进军大银幕,杨幂难得的没有着急。果然,这部接手时完全想象不到前景的戏把杨幂捧到了半空。

眼看着过去一起工作的模特变得很浮躁,杨幂承认自己也变了。她引用纳兰容若的词:“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有可能是故人真的没变,变的却是自己的心境。你以为的,往往都不是你以为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网络编辑:康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