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音乐课堂 > 怎样练琴才算练到点子上了?

怎样练琴才算练到点子上了?

【来源: 爱乐 2011年第4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张奕明 2011-10-18 16:30 编辑: 李倩
作者按,这里的"练琴",我指的是统称,不是泛指钢琴而言。虽然我是从钢琴的角度出发去讨论问题的--我是钢琴家,只是道理都是一样的。
有一阵儿老在某处练琴。那地方是一个地下室,大大小小的琴房也有那么十来处,清一色的M型破Steinway(斯坦威)。就是在那个地方我对练琴的概念有了一些变化。当然,严格的说,引起这些变化的推力来源于多方面,那些琴房只是重要的一方面而已。
那是一个可怕的场所。你每天都能听到同样的曲子--甚至同样的片段--在不断地重复,以同样的方式--绝望的方式。过了一段时间,也许速度更快了,更熟练了,但音乐上一定是更干巴巴的了,俗话说就是练"油"了。
这种被迫聆听的感觉是恶梦般的。我推测这些人--这些可怜的人--的背后动机,其实他们整天在做的只不过就是通过不断地重复建立起信心,或者说是自我安慰。这些人看来都有明显的强迫症倾向,典型症状就是反复确认。在那个琴房呆了一阵儿之后,我就不太去了。并且患上了后遗症,现在我一听到肖邦第三奏鸣曲的第四乐章,贝多芬奏鸣曲Op.110的第二乐章,巴赫的某托卡塔,都会有一种自然惊悚的感觉。
忘记在哪部小说中有这样的情节。一个荒岛上的人无意中获得一本书,于是他们决定自己写书。他们写书的方式是,搞来很多小纸片,每个纸片上写上不同的字,然后把这些纸片抛向空中,期望它们落地后自然形成一本书。年复一年,他们就在干这事儿。可以想象,结果当然是令人绝望的。只是不可否认,这样的写书方式是最不用动脑子的,只要动手就可以了。除了写不成书之外,这样的方式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缺点了。
同理,上面提到的练琴方式其实也是最省力的,因为脑子几乎可以不思想(很多时候是在想一些其他的什么事情),手指动就可以了。但这种练习方式当然是没有用的。因为简单来说,琴不是这么练出来的。
坦白说,我似乎也是他们中的一员。程度深浅而已。
若干年前,曾经有人很精辟地点出了我的问题,一个新曲子上来,我能很快就弹出来,之后就拒绝任何改变。实际上发生的事情是,在拿到一个新作品的时候,其实我的心里有一个理想的目标,我很快地达到这个目标,然后就进入了上面所说的反复确认,自我安慰模式,从此开始做无望的循环。
问题出在这里,其实音乐是没有理想的目标的,所谓的"目标"是一直在变动的。刻舟求剑是求不到的,船已经开走了,想要凭借以前所刻的记号去找,自然是行不通的。不仅没有最终的目标,连阶段性的目标都无法有。打个比方,在台阶上走,我们还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因为台阶是一个个平面。但是如果在陡坡上走,那是不能停的,一停就滑下去了。对于我来说,这也是有过教训的。比如,有时候会突然需要做一些练琴之外的事情,但是俗话说曲不离口,于是计划每天粗粗温习一下,脑子基本处于半开半闭的状态,只求保持原状即可。但实际上几天后就会发现,原状是保持不住的,半开半闭的状态倒是保持住了。
有效的练琴方式是始终处于发现和试验的状态下。哪怕前一晚的演出已经很成功,也不能有"今晚重来一遍"的想法,那就是刻舟求剑了,或者说是想在陡坡上歇一歇了。要想不滑下来,必须始终处于向上的状态。不用说,这样是很累的。脑子一直在转,转,转!耳朵一直在听,听,听!相对而言,最轻松的倒反而是手。听说有位钢琴家一天练了10小时后还有精力约朋友打牌,那他不是有超人的精力,就是练琴方式错误。不累而有效的练习方式,我至今还没有发现。以我本人的身体状况,几年前连续练上4小时(中间不停)已经累得不行了。现在大概可以延长到5小时。不是身体上的累--肩膀一点不会痛,指甲也绝对不会裂开……而是脑子累。这时候就非得回家睡一觉不可了。否则接踵而至的就是令人绝望的半开半闭状态。可悲的是,很多时候条件不允许我回家睡觉,所以只能这么半开半闭地练。下滑是止不住的,只能下滑得慢一点而已。感叹!
以上说的是一些概念上的事情,接下来再说一些战术和方法。
练琴要"精"。再大的作品,也要把握每个细节。在琴房里挥汗如雨,轰轰响,像在2000人的大厅里演奏似的--这样的琴房钢琴家是没有效率可言的,因为,这样激动地练琴势必使你无法追求细节,而轰隆隆的效果至多给你一些自我安慰或者自我享受罢了――就好像一个没有经验的士兵,一开战就把所有的子弹都打出去了,气势固然很足,但是结果却很差,只能给自己壮壮胆罢了,久经沙场的老兵就不会那么干,他们打的是准头。真正有头脑的钢琴家绝不会这么干。真正有头脑的练琴要像特种兵打仗:没有多余的动作,每个动作都效率极高,而且很合理;对子弹极为吝啬,争取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因为他们往往处于大量敌人的包围中);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在做每个动作前都已经算好了之后可能出现的情况;不管出现什么情况,始终冷静。练琴应该始终是一个解决问题的程序,而不是自我麻醉。
拼时间也是没有前途的。你每天练6小时,一定有人练10小时,练10小时以上的也大有人在。这样的自残式练琴,除非突击赶任务,否则根本没有必要。比如那些顶尖大师的神来妙笔,就不是砸时间下去可以弄得出来的。当然,他们是天才。但是,天才的方法其实是最可以借鉴的。借鉴了他们的方法,并不说你也可以变成天才,而是说,通过借鉴,提高自己。
练琴练的是控制,所以最起反作用的就是放任--这是意念层面上的问题。
遇到问题时,应该就先找突破口(也就是最正确的弹法),找不到就换个方向找,死盯住不放往往没有必要。――但是该硬碰硬的时候,也要硬着头皮上。
最后,再特别说五件事情。
其一、上台固然要有激情,但是练习的时候,却要非常吝啬你的感情。要知道人的感情是有限的,"话说三遍淡如水"。比方像舒曼这样感情丰富的音乐,练习时很容易失控,连续使用感情的结果就是恶心反胃,从而造成审美疲劳,从此这个曲子你就很难再有回天之力了。控制是一切的根本,切记,是控制,而不是挥霍感情。还有,所谓的不带感情并不是木头人式的练习。照我的经验,在我冷静慢练的时候,出来的音乐绝不会像电脑做出来的那样没有感情。相反,感情不仅在那里,而且还特别自然,特别本真。实际上我所去除的,只是多余的感情,不必要的感情罢了。
其二、放松问题。施纳贝尔说,弹琴时只要保证眼睛以上的部分高度集中,其他部分都应该是松弛的。这话说得真是精辟。想想我们一般人上阵打仗,一到要命的时候,一定全身不该紧的地方都紧了,做出的动作一定是僵硬的。但是特种兵就不会,他们虽然大脑高度运转,身体却做着很松弛的动作。这就是科学训练的结果。弹琴时,比如肩膀紧,脖子紧,大腿紧……都是不上台面的。这些问题的解决,就是要靠平时练琴养成的好习惯。
其三、耳朵问题。耳朵和手指是同等重要的。归纳起来看,我现在主要听两件事情,第一是节奏的精确,第二是单音的余音。后者尤其重要。比如,音乐厅和琴房,余音大不一样。
其四、身体生锈了怎么办?常见的情况是,今天练得极为出色,明天一下就变得懒懒的,根本不在状态,那么怎么办呢?这种情况是非常正常的,总之,千万别指望一下子猛练一阵,找回状态。这样,只能出现适得其反的结果。身体生了锈,要慢慢地恢复,用力过猛反而会折断。状态,本来就是要去寻找和调整的,看看那些运动员就知道了。于是下一条就变得尤为重要。
其五、留有余地。练琴千万不可练满,即不能练趴下了为止。不然第二天,甚至后几天的练琴质量就会大大下降。后果还不仅在于此,还会造成强大的精神压力,从而在演出时发挥不稳定,状态起伏大。照我看,人们给自己定的目标往往是过高的。因此,练到计划中的八成效果,已经可以收手了,如果有演出任务逼上来,那么练到九成也就行了。千万别逼自己,什么事都要留有余地,这样才有后劲。我这么说,并不是刻意放任自己不去解决那留下的一成或者两成,我的意思是,不要一口气解决。我现在的遗憾就是,我发现这些道理的时间太晚了。我意识到我以前做了多少无用功。真可惜。
注:同期刊出的《大师兄二三事――写给上台紧张的人》,说的是一个我所见到的实例,可与此文互为参考。

作者按,这里的"练琴",我指的是统称,不是泛指钢琴而言。虽然我是从钢琴的角度出发去讨论问题的——我是钢琴家,只是道理都是一样的。

 有一阵儿老在某处练琴。那地方是一个地下室,大大小小的琴房也有那么十来处,清一色的M型破Steinway(斯坦威)。就是在那个地方我对练琴的概念有了一些变化。当然,严格的说,引起这些变化的推力来源于多方面,那些琴房只是重要的一方面而已。

那是一个可怕的场所。你每天都能听到同样的曲子--甚至同样的片段--在不断地重复,以同样的方式——绝望的方式。过了一段时间,也许速度更快了,更熟练了,但音乐上一定是更干巴巴的了,俗话说就是练"油"了。

这种被迫聆听的感觉是恶梦般的。我推测这些人--这些可怜的人--的背后动机,其实他们整天在做的只不过就是通过不断地重复建立起信心,或者说是自我安慰。这些人看来都有明显的强迫症倾向,典型症状就是反复确认。在那个琴房呆了一阵儿之后,我就不太去了。并且患上了后遗症,现在我一听到肖邦第三奏鸣曲的第四乐章,贝多芬奏鸣曲Op.110的第二乐章,巴赫的某托卡塔,都会有一种自然惊悚的感觉。

忘记在哪部小说中有这样的情节。一个荒岛上的人无意中获得一本书,于是他们决定自己写书。他们写书的方式是,搞来很多小纸片,每个纸片上写上不同的字,然后把这些纸片抛向空中,期望它们落地后自然形成一本书。年复一年,他们就在干这事儿。可以想象,结果当然是令人绝望的。只是不可否认,这样的写书方式是最不用动脑子的,只要动手就可以了。除了写不成书之外,这样的方式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缺点了。

同理,上面提到的练琴方式其实也是最省力的,因为脑子几乎可以不思想(很多时候是在想一些其他的什么事情),手指动就可以了。但这种练习方式当然是没有用的。因为简单来说,琴不是这么练出来的。

坦白说,我似乎也是他们中的一员。程度深浅而已。

若干年前,曾经有人很精辟地点出了我的问题,一个新曲子上来,我能很快就弹出来,之后就拒绝任何改变。实际上发生的事情是,在拿到一个新作品的时候,其实我的心里有一个理想的目标,我很快地达到这个目标,然后就进入了上面所说的反复确认,自我安慰模式,从此开始做无望的循环。

问题出在这里,其实音乐是没有理想的目标的,所谓的"目标"是一直在变动的。刻舟求剑是求不到的,船已经开走了,想要凭借以前所刻的记号去找,自然是行不通的。不仅没有最终的目标,连阶段性的目标都无法有。打个比方,在台阶上走,我们还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因为台阶是一个个平面。但是如果在陡坡上走,那是不能停的,一停就滑下去了。对于我来说,这也是有过教训的。比如,有时候会突然需要做一些练琴之外的事情,但是俗话说曲不离口,于是计划每天粗粗温习一下,脑子基本处于半开半闭的状态,只求保持原状即可。但实际上几天后就会发现,原状是保持不住的,半开半闭的状态倒是保持住了。

有效的练琴方式是始终处于发现和试验的状态下。哪怕前一晚的演出已经很成功,也不能有"今晚重来一遍"的想法,那就是刻舟求剑了,或者说是想在陡坡上歇一歇了。要想不滑下来,必须始终处于向上的状态。不用说,这样是很累的。脑子一直在转,转,转!耳朵一直在听,听,听!相对而言,最轻松的倒反而是手。听说有位钢琴家一天练了10小时后还有精力约朋友打牌,那他不是有超人的精力,就是练琴方式错误。不累而有效的练习方式,我至今还没有发现。以我本人的身体状况,几年前连续练上4小时(中间不停)已经累得不行了。现在大概可以延长到5小时。不是身体上的累--肩膀一点不会痛,指甲也绝对不会裂开……而是脑子累。这时候就非得回家睡一觉不可了。否则接踵而至的就是令人绝望的半开半闭状态。可悲的是,很多时候条件不允许我回家睡觉,所以只能这么半开半闭地练。下滑是止不住的,只能下滑得慢一点而已。感叹!

以上说的是一些概念上的事情,接下来再说一些战术和方法。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35期(2011-04-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