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处境和异境(5)

2011-10-17 11:37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2期
“我觉得秘密、意义什么的都藏在大象的身体里面,我相信整个作品的意义即将显现。工作室的墙外是一片树林,再过去是铁路,我的大象看起来好像要从林子里面走出去,我总怕它突然会不见了。”

“我不喜欢用女性主义来局限作品”

三联生活周刊:你曾说过,不愿意别人用女性主义来评价你的创作。这是你改变方向的原因吗?

向京:首先,我不喜欢用女性主义来局限自己的作品,那样你就是一个仅仅在此话题内发言的人了。另外,我觉得女性主义根本是与中国无关的话题,是西方的运动中产生出来的概念。所以中国也谈不上什么女性主义。在这里是整体认同一种价值观,我们不去对抗什么,也从来不打算对抗什么,这是与西方很不一样的。所以,我不愿意用西方文脉中的概念来强加于作品。

三联生活周刊:你对女性经验这个词也反感吗?

向京:这个还好。女性经验就是包括我刚才讲的身体性,女人就是用身体去思考的。女人情感化的思考方式也与身体有关,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时,发现真是这么回事。当代艺术很屏蔽情感化的表露,我就特别想放大这种表达,我就愿意去强调。我甚至很期待去设计一些道德话题,比如善、恶,为什么当代艺术就要摒弃这些话题的讨论呢?我不妨以后都做一下。

三联生活周刊:那你觉得在中国存在所谓女性艺术史的视角吗?

向京:我觉得这个说法很无聊。很多女性展览并没有揭示出女性生存的真实问题,只是把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我不愿意面对女性艺术史这个概念,首先人数不够,其次质量不够高。这个话题太边缘了,还是等有足够的讨论内容后再进行吧。现在做所谓女性艺术展的特别多,多过了女性艺术家本身,而这种展览无非就是时尚杂志的话题,变成被消费的一个东西。你被它玩了一把,你被消费了,同时你还是同谋,你帮助它消费自己。我特别反感这个。

三联生活周刊:会不会觉得,有时候看得太清楚,创作的困难会更大?

向京:我经常会有这种状态,想做什么还不清楚,但是不做什么很清楚。曾经有一个策展人找我,想做女性艺术家的展览,我说如果你是真想做研究,应该找更年轻的女艺术家,比我年龄还大的就不用关注了。像我们那一拨人,现在还显山露水的几个,从外部形态上看都相似:一定是夫妻俩都搞艺术;一定是两人相互帮衬,包括我自己在内也是这样。这几个人就是我们这一代女艺术家的生态的标本,只有这种形态的才幸存下来,其余都消失了。所以我说,我对你们做女性艺术家展览不感兴趣,要是做一个“消失了的女艺术家”展我倒很有兴趣。■

(感谢实习生王沈洁对本文的录音整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