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法贝热的帝国复活节彩蛋

2011-10-09 10:17 作者:钟和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0期
法贝热被授予了一道“帝国授权”,每年为皇后制作一枚复活节彩蛋,亚历山大三世去世后,他的儿子尼古拉二世保留了这一传统。

老俄国古董店董事马克·谢弗(Mark A.Schaffer)博士在他面前的长桌上摆满了法贝热(Fabergé)的东西,当我走进他的演讲厅时,他正在给人看一对小巧的“诺贝尔兄弟”黄金珐琅胸针,19世纪末法贝热工艺师迈克尔·佩钦(Michael Perchin)的作品。六边形胸针乳白色玑镂背景上细绘淡彩珐琅图案,分别是诺贝尔兄弟1878年制造的第一辆油罐车和1883年的第一辆铁路运油车,正中间一座黄金石油钻机顶着俄帝国的鹰状装饰。马克·谢弗把两枚胸针翻转过来,背面出现了留着大胡子、表情威严的罗伯特·诺贝尔和路德维格·诺贝尔的微缩肖像画。

1908年的“帝国孔雀彩蛋”,目前由瑞士爱德华和莫里斯·山德士基金会所拥有

             1908年的“帝国孔雀彩蛋”,目前由瑞士爱德华和莫里斯·山德士基金会所拥有

 

在世界各地,纽约的老俄国古董店以它的法贝热藏品知名,这场由上海的中国收藏家俱乐部主办的演讲主题就是《法贝热与老俄国古董店的百年双生记》。1842年法贝热珠宝工坊在圣彼得堡创建,9年后老俄国古董店在基辅开张。“十月革命”后古董店搬到巴黎,1941年马克·谢弗的祖父亚历山大·谢弗把店铺迁到纽约第五大道,从1961年以来一直占据着59街拐角处第五大道781号的位置。

马克·谢弗是个说话严谨、神情淡定的人,后来我得知,在继承家族生意之前,他是一位生物学家。他一一打开桌上的红色皮盒:一枚青金石镶金珐琅的印章,一对绿色珐琅、刻着斯拉夫文的领带别针和胸针,一个珍珠嵌橙色玑镂珐琅的双色金微型相框,一座淡蓝色彩绘珐琅的镶金纪念钟,钟盘下方淡蓝天空下是圣彼得堡海军总部的赭墨图案,这座钟的原主人可能是尼古拉二世的妻弟、俄罗斯大公谢尔盖·亚历山德罗维奇……其中最引人注目是一个约1895年的钻石镶边微型复活节彩蛋吊坠,粉红色珐琅至今仍然泛着玲珑剔透的光泽。

是的,这就是一颗传说中的法贝热彩蛋,虽然它并不是世界上幸存的50颗沙皇帝国彩蛋之一,在珠宝历史上,法贝热的名字因为它们永久地流传下来。他为罗曼诺夫王朝制作的第一枚复活节彩蛋是“帝国金鸡彩蛋”,沙皇亚历山大三世送给他妻子玛丽娅·费奥多罗芙娜1885年的复活节礼物。

从外表上看它平淡无奇,一只外壳涂不透明白色珐琅的金蛋,大概高3厘米、宽2厘米,据说这个彩蛋和一个古典的法国象牙复活节彩蛋外形相似,皇后年幼时在她的父亲丹麦国王那里看到过。一组有趣的机械装置隐藏其中,开启外壳露出一个金蛋黄,蛋黄里面是一只多彩的金母鸡坐在金质“天鹅绒”坐垫上。金鸡里面藏了一顶微型的帝国皇冠,皇冠里面还挂了一颗细小的红宝石蛋。如今,皇冠和红宝石已经丢失了。

见到这枚金鸡彩蛋之前,亚历山大三世本人并不知道它具体的设计,它如此讨得沙皇和皇后的欢心,法贝热因此被授予了一道“帝国授权”,每年为皇后制作一枚复活节彩蛋。亚历山大三世1894年去世后,他的儿子尼古拉二世保留了这一传统,除了向他的皇后还向母亲皇太后赠送彩蛋,一直到1918年罗曼诺夫王朝覆灭。所以,玛丽娅·费奥多罗芙娜一生中,总共收到过30枚彩蛋。

对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俄国和其他欧洲国家来说,彼得·卡尔·法贝热(Peter Carl Fabergé)是“皇帝的珠宝商,珠宝商的皇帝”。他1846年出生在圣彼得堡,祖先是信奉基督教新教的法国家庭,路易十四时期逃亡定居到俄国。1870年接手父亲的珠宝店之后,法贝热这个名字同时代表了一家工坊和他这个人。

在他之前,19世纪的俄国珠宝通常都是大尺寸的、镶大颗贵重宝石的胸针和项链,他改变了俄国王室的品位,把密镶宝石的炫耀性首饰变成更加细腻精致的东西。他在德雷斯顿、法兰克福、佛罗伦萨和巴黎等不同城市学习过,这让他后来创造出独特的、难以模仿的彼得堡风格。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