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我说中国”——我想知道中国年轻人在想什么”(4)

2011-10-08 14:05 作者:陆晴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1期
除了摄影,阿德里安没有尝试过任何别的工作,这是他认识世界和表达自己唯一、也是最好的手段。他说“我的天性是冒险,而我对政治、人类学,对未来和艺术都感兴趣,把所有的兴趣结合在一起,可能就是现在的我,要是没有摄影我也不知道我能干什么了。”

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独生子女,以及由此产生的教育和赡养父母的问题。有个在北京的男孩子写的是,如果我有个姐姐就好了。因为他母亲身体不太好,他必须留在北京努力工作挣钱,不但要养活自己,主要是为父母拼命工作。作为独子,他压力很大,我能看出来他那种渴望,“如果能有个姐姐就会好得多”。这也是很多人提及的问题,很多年轻人都有这个压力,特别是现在竞争这么激烈。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关系,以及中国怎样改善同这些国家的关系。有人写的是:“不要告诉我们该怎么做。”还有一个大学生写:“来,咱们坐下喝杯茶,慢慢聊,不用吵。”我印象特别深,你不知道这些大学生以后会做什么,但是现在他们已经不愿意再被人告诉应该做什么。

80.5

阿德里安·菲斯克

三联生活周刊:你现在回伦敦,意味着南亚的旅程结束了?

阿德里安·菲斯克:如果要拍世界,以伦敦为起点更可行,因为不在印度工作就没必要住在那儿了。现在感觉挺奇怪的,我在伦敦没有房子,我的房子在德里,所以我在伦敦的日子其实挺不容易的。我也没有办公室,你是个记者你肯定知道,你的电脑在哪儿办公室就在哪儿,到处跑的时候就是旅馆了。我90%的时间给自己工作,这个行业现在变得越来越艰难了,因为杂志都没钱了,而且网络太发达,没人会为网上的东西付钱。对于我这样的摄影师来说,现在实在不是一个好时候。但是我一直想做些新东西出来,想把新闻学、人类学和艺术结合起来,想继续做这种研究。

三联生活周刊:你以前在印度拍的那些纪实风格的作品想表达什么?你是如何还原现实的残酷的?

阿德里安·菲斯克:我想我最喜欢的作品《海啸房子》这张照片是个好例子。这张照片是2005年新年那一天拍的。在那次印度洋海啸过后,将近30万人死亡或失踪,房子毁了,大片土地都被洗劫。在照片上你可以看出来,海啸是从右边过来的,而房子仅剩的墙的最右面那幅画,正好是以往平静生活的样子。照片里的三只黑色的鸟透露出死亡的气息,但是房子的颜色如此浓烈。我最喜欢这张照片的原因是,它表现出一种生与死的循环关系,可能所有讲一个好故事的照片都是这样,既表现希望,也有恐惧,我的作品都试图做到这一点。所以你看“i Speak China”也是,有正面的表达也有不少负面的,我觉得如果给一个机会说一句心里话,比起希望,人们可能更倾向于表达内心不安,这就是生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