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我说中国”——我想知道中国年轻人在想什么”(2)

2011-10-08 14:05 作者:陆晴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1期
除了摄影,阿德里安没有尝试过任何别的工作,这是他认识世界和表达自己唯一、也是最好的手段。他说“我的天性是冒险,而我对政治、人类学,对未来和艺术都感兴趣,把所有的兴趣结合在一起,可能就是现在的我,要是没有摄影我也不知道我能干什么了。”

阿德里安所说的这些照片,大部分看起来杂乱、无序、不安、浓烈,有很强的故事感,“它既是一个急速发展的经济体,也有好多问题,捕捉到这些变化并表现出来是非常有意思的。比如在中国人们经常谈论的贫富差距问题,印度是中国的10倍。作为一名记者,希望能够成为这种宏大命题的见证者”。

在印度的日子,阿德里安慢慢开始意识到“东方世界”的重要:“西方国家越来越多地谈论印度和中国这两个巨大的国家,这两个国家有如此大量的年轻人——30岁以下的整体人数是12亿人,这几乎是全球人口的1/5。观察并试图了解这些年轻人,可以看到这两个国家发展的方向。我想了很久,如何才能了解亚洲年轻人的思想精髓和这种思想的形成过程,什么是最好的表现方法?”

阿德里安说他受到一位叫吉莉恩·韦尔琳的英国艺术家的启发,在她的作品《能说出你真实想法的标语,而不是让你言不由衷的标语》中,吉莉恩在伦敦的大街上随机选择过往行人,问他们是否愿意在纸上写下他们的想法,并举起这张纸让她拍下来。“我是摄影记者,我用我的镜头和照片与人交流,我也经常跟不同人交谈,结果就想到可以做一组摄影专辑,通过相机去观察社会不同阶层的人。”

于是就有了这组叫做“i Speak China”的照片。在2008年夏天,阿德里安和翻译两人,用35天时间走过香港、广东、广西、上海、北京、内蒙古、青海、甘肃等地1.25万公里的路程,访问拍摄了56个16到30岁的来自各行各业不同背景的中国人。“随机地找到一些人,给他们一张白纸,让他们写下任何想说的话。为了最大程度地接近他们的内心,之前通常会有两个小时左右的采访,一天走400多公里,非常辛苦。”

80.1

80.2

“对我来说这是一次昂贵的旅行,因为之前没有赞助,做‘i Speak China’和‘i Speak India’花光了我的所有积蓄。但是我为自己工作,这既是工作也可以说是我的研究。”这次他回到英国,一方面是为了完成“i Speak Globe”的计划,并为即将开始的16个月的大工程筹集资金。问他如果有同样一个机会对世界说一句话你会写什么,他先是轻松地说:“等到‘i Speak Globe’问世之后自然会有答案。”12个小时后,他特意发了封邮件说:“我一直在想这个事,其实我想写的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到底想写什么,帮我实现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