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旅游与地理 > 正文

一切照旧的缅甸(2)

2011-10-08 13:42 作者:戴宁、行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41期
绝大多数缅甸人从不奢望,也不敢奢望西方国家宣传的“民主与自由”,他们在自己贫苦而安稳的日常生活中自得其乐,他们所关心的只是自己能不能吃饱、能不能住好,至于国家政权给谁,他们自己在政治上被谁领导等问题并不在他们的思考之内。

24

无论西方如何解读缅甸政局及其未来,在仰光,传统的市井生活仍是社会的根基。图为仰光某菜市场里的市民

仰光有三个地方让人感觉最为惬意,首先是曾经繁荣一时的“昂山市场”,这座以国父昂山将军的名字命名的市场曾经是缅甸的骄傲,虽然如今这里已不见当初的荣光,但它依旧是外国观光客来仰光的首选购物地。其次,仰光大金塔可以说是每一个缅甸人的心灵寄托与朝拜圣地。缅甸人大都是虔诚的佛教徒,对他们来说,比起参与复杂混乱的政治斗争,他们更愿意在大金塔前对着佛祖倾诉和祈祷。最后,缅甸人的生活让人不免觉得枯燥乏味,仰光境内的茵雅湖是他们最主要的娱乐场所。每当夜幕降临,茵雅湖北岸的“情人堤”上的一把把双人椅便被热恋中的情侣们占领,对岸就是昂山素季的住所。这座装饰简单的小白房子与附近的军政要员、富商的别墅,以及高档酒店、餐馆相比实在没什么特别,甚至显得有些简陋。昂山素季对于缅甸老百姓来说并没有遥远的地理与心理距离,缅甸人眼中的昂山素季就是一个美貌、温和、有知识、有教养的普通妇女,他们甚至时常在菜市场与之相遇。到仰光的第三天晚上,一个缅甸商人请我们在茵雅湖畔吃饭,落座后的第一句就是,Alex,一个中国女演员来仰光了,她刚刚拜访了昂山素季。后来上网得知,那个中国女演员是杨紫琼,同行的还有法国导演吕克·贝松,他们此行是为了一部讲述昂山素季的电影《TheLady》,杨紫琼将扮演昂山素季。

坐在破旧不堪的仰光出租车(通常为日本的报废车)中,和会几句英文的司机攀谈,司机会毫无戒备地抱怨生活的艰难,丹瑞将军是如何抬高他们的油价,如何征税的。我反问,现在已经不是军政府呀?司机大笑,朋友,难道你真的相信那些军人说的谎言?新政府?那不过是一群脱掉军装的军人,换汤不换药。我试探着问,你对昂山素季怎么看?司机直截了当地告诉我,昂山素季?她没有用。一个缅甸朋友对我说,缅甸人现在并不避讳谈论政治,但不热衷参与政治。多年的高压统治和国际制裁的大环境,让新一代的缅甸人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经济生活上。对于昂山素季,更多的缅甸人是怀着尊敬和同情之情。昂山素季的父亲,缅甸独立运动的领袖昂山将军在她两岁的时候就被暗杀,昂山素季自小便随母亲在印度长大,19岁时开始留学英国,接受的是西方文化和西式教育,直到43岁时才回到祖国缅甸,并组建“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此后,长达21年的幽禁生涯,使这个出身高贵的贵族后裔,与缅甸社会的现实发展长期严重隔绝。昂山素季的政治主张与其深厚的西方教育背景密切相关,这一切却无法得到大多数缅甸国民的认可。她更多的是在精神层面上受到民众的爱戴,而许多缅甸人都确信,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反对党没有执掌一个国情异常复杂的国家的能力。

华侨在缅甸是受教育层次相对较高的一个群体,然而,华人乃至华人的后裔都无法在缅甸政府中担任任何职务,大多华人不问时政。公司仰光办事处的秘书,是位外表时尚的第三代华裔,她说昂山素季她知道,我们都很尊敬她,再往下谈论,她只是笑。接受过现代思想洗礼的知识分子群体,对于昂山素季及其背后的西方国家所极力倡导的这场民主运动,显示出了出奇的冷漠态度。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军官向我直言,在缅甸,军政府曾经给了这个混乱的国家以安稳的生活,而这种祥和安稳的生存环境恰恰是缅甸人民最需要的。对战争的恐惧使得缅甸人民再也不希望缅甸社会发生任何动荡,也正因如此,军政府赢得了大多数缅甸人民的信任。昂山素季及其所领导的“民主联盟”虽然为缅甸人民开出了前所未有的“民主”承诺,但是他们是否有能力维持社会的和平与稳定,才是缅甸人民所关心的。换句话说,如果政权移交给昂山素季所领导的“民主联盟”,温和如斯,是否可以对抗缅甸社会中暗藏着的无数社会矛盾,这被大多数知识分子深深质疑。

与此同时,昂山素季的“革命”态度也多少显得暧昧不明。虽然国际媒体极力将其描述为一个温和派的民主斗士,但在缅甸生活的一段时间使我越来越确信,昂山素季本人并不是一个积极的革命者,与其说她主动领导了缅甸的民主运动,倒不如说这是自己父亲昂山将军的历史与地位所赋予她的难以逃脱的社会责任。期待缅甸早日进行民主革命的西方国家清楚地看到,这个在当地威望颇高的昂山家族的后裔,有着长年的西方教育背景,这个曾经不问政事的女性成了他们希望找到的缅甸革命的不二人选。然而昂山素季却说自己一点都不喜欢政治,她喜欢回到温暖的家里,并希望做个文学家。她原本打算在英国与自己的爱人和孩子共度余生,甚至刻意回避卷入任何政治纠纷。直到1988年3月,昂山素季的母亲患中风病危,昂山素季独自回到缅甸,那时正值缅甸人民发起反抗军政权的游行示威,她看到无数无辜的民众遭到军队和警察的残酷镇压,意识到自己的祖国正处于恐怖与暴力的笼罩之下。出于对昂山将军的信任与缅怀,缅甸当局的许多激进分子和退役高级军官要求她出来领导民主运动。在这种情况下,昂山素季,这个外表瘦弱单薄的女性,终于决定不再做一名旁观者,她说:“我不能对祖国所发生的一切熟视无睹。”

在昂山素季的眼中并没有明确的“同志”或“敌人”之分,她曾经在去年11月14日结束软禁生涯之后的首次公开演讲中明确表示:“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会憎恨任何人,我心中没有恨意。在我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候,负责看管我的人对我非常客气。我说的是事实,他们真的对我很客气,我会牢记这一点,感谢他们。”昂山素季说她想有个Twitter账号,想多陪陪她的儿子,她想在缅甸她父亲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多走一走,看一看。一个昂山素季解决不了缅甸的政治困局。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在缅甸,在仰光,一切都会照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