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谁杀死了后现代主义?

2011-09-27 10:18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8期
9月24日,英国国立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V&A)将举办“后现代主义——风格与颠覆1970~1990”展览。英国作家爱德华·多克斯在《展望》杂志上撰文说,这等于正式宣布后现代主义的死亡,“人类思想史上一个困难的时期结束了”。

 安迪·沃霍尔

                                                安迪·沃霍尔 

安迪·沃霍尔绘制美元符号反讽自己作品的市场价值

安迪·沃霍尔绘制美元符号反讽自己作品的市场价值

                                             后现代主义的终结

后现代主义到底是什么,它是如何结束的?V&A博物馆的展览介绍中说:“后现代主义是从鲜艳到废墟,从滑稽到奢侈等组成的风格多面体。它们的共同点是激烈地摆脱现代主义的乌托邦视野,其基础是清晰和简单。现代主义者希望打开一扇朝向新世界的窗口。相比之下,后现代主义更像是一面破碎的镜子,由碎片组成的反射面,其核心原则是复杂和冲突。它抵抗权威,粉碎了既有的风格观念。通过有趣、对立或荒诞的动作,它给艺术和设计带来了激进的自由。但在1970到1990年的20年间,后现代主义逐渐陷入了金钱的逻辑以及它本来想消除的影响之中。  

“1981年,安迪·沃霍尔创作了一幅绘画,画的是一个大大的美元符号。他反讽性地承认他自己的作品的市场价值,表明后现代主义进入了尾声。随着世界经济的繁荣,后现代主义成了消费主义和公司文化偏爱的风格。最终这毁掉了后现代主义运动。后现代主义垮在了它自己的成功的重负之下。”

多克斯对后现代主义的诞生时间持不同看法,他说:“后现代主义是杜尚等艺术家在现代主义如日中天的1920年和20世纪30年代播下的种子延迟的萌发。如此看来,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为后现代主义标注的诞生日期(1970)过晚。”如此说来,伍迪·艾伦说得也不对,他说现代是“尼采宣称上帝死了之后,《我想握住你的手》(1963)这一热门唱片问世之前”。  

美国批评家弗里德里克·詹明信在《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中说:“后现代主义的第一个特点是一种新的平淡感,一种缺乏深度的浅薄。普鲁斯特、里尔克或乔伊斯等现代主义作家似乎有解释不完的意义,但后现代主义作品一般拒绝任何解释。后现代主义理论拒斥本质和现象、梦的表层和潜在层次、存在主义关于本真与非本真、能指和所指的两个层次这4种区分。现代主义作品一个重要的主题是异化和焦虑的经验。后现代主义的感情调子是一种异常的欣快的恐惧,而不是老的意义上异化所产生的那种极端的孤独感、沉沦感、焦虑感、颓废感、存在到死亡的感觉。”

多克斯的概括与詹明信的基本一致:他说毕加索和塞尚等现代主义者专注的是设计、等级、精通和一次性,安迪·沃霍尔等后现代主义者关心的则是拼贴、偶然、无政府和重复。伍尔夫等现代主义者爱好深度和形而上学,马丁·艾米斯等后现代主义者更喜欢表面和反讽。至于作曲家贝拉·巴托克等现代主义者是形式主义者,约翰·亚当斯等后现代主义者对解构感兴趣。换言之,现代主义更喜欢鉴赏力、往往是欧洲人,处理的是普遍性;后现代主义者更喜欢商业和美国,拥抱世界上的各种环境。

起初,后现代主义并不仅是反讽的、聪明的假冒、为了拼贴而拼贴。它是后来在一些不太重要的艺术家手里才变成这样的。起初,艺术家、哲学家、语言学家、作家和音乐家们热心于这场强大的运动,是为了与过去决裂。后现代主义是一场高能量的反叛,一场攻击,一种破坏策略。它是一套批评和修辞练习,志在动摇现代主义强调的认同、历史进步和认知确定性。最重要的是,它是一种思维方式,致力于剥除所有思潮的特权,否认趣味上的共识。

后现代主义流行文化的顶点是麦当娜。她是物质女孩,迷恋自己的身体,她才华横溢,但她是一个糟糕的演员,一个笨拙的舞者、一个普通的歌手。过于讲求风格、从默默无闻到明星、图像的拼贴、高度的自我意识、再也没有意义但谈论意义——这就是后现代主义。

  社会学、政治学和哲学界的后现代主义者有波德里亚、德里达和福柯等。作为哲学术语,后现代主义最先出现在法国思想家列奥塔的《后现代状态》(1979)一书中。列奥塔引用了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概念,说不同人群以不同的方式使用同一种语言,导致他们有着不同的世界观。比如教士们使用“真理”一词的方式迥异于科学家们,科学家理解的真理又不同于警察、记者、哲学家和艺术家理解的真理。由此单一、核心的世界观——占主导地位的叙事,用学术术语来说即元叙事——消失了。没有什么单一叙事、占优势地位的立场,没有凌驾于其他体系或理论之上的系统和理论。因此,所有的叙事共同存在,没有哪一个占主导地位。这种叙事的并排便是后现代主义的本质。

法国思想家列奥塔

法国思想家列奥塔 

                                           本真主义的降临

是谁终结了后现代主义?答案是,后现代主义先天包含着悖论、包含着自我毁灭的种子。后现代主义不仅是对占主导地位的叙事或艺术形式的攻击,也是对占主导地位的社会话语的攻击。后现代主义倡导剥除任何意义的特权,提出所有的话语都是同等有效的,这给人类带来了现实世界中的收获。因为挑战占主导地位的话语,就让被边缘化、地位较低的群体发出了他们的声音。后现代主义帮助西方社会理解了差异政治,纠正了一直被忽视或者被认为天经地义的不公正现象。性别、种族和性取向方面的弱者的话语都得到了维护。男性至上主义、种族主义和恐同性恋的社会变成了促进平等的社会。

后现代主义不仅呼吁重估权力结构,它还说我们的自我都是这些结构的聚集。我们不能脱离这些结构和话语赋予我们的要求和身份。我们经过一系列各个方面的并置——阶级、性别、宗教、种族——获得我们仅有的身份。我们完全是被建构出来的。这是后现代主义向人类思想提出的主要的挑战,以前我们是自决的,现在变成了取决于他人。“我被建构,因此我在。”

说后现代主义已经终结了并不是说后现代主义的影响在减小,而是后现代主义正在被占优势地位的话语取代。它跟其他伟大的思想和运动一起,进入了艺术家和知识分子们的调色板。“就像我们都有些现代主义,有些浪漫主义,我们将永远都是后现代主义的孩子。”所有这些运动都会影响我们的想象,影响我们讨论、创作和互动的方式。但后现代主义逐渐变成了我们只是可能会使用的一种颜色。或者说又一种工具。因为我们都已经变得能够安心地持有两种不相容的思想,没有哪种意义系统可以垄断真理,但我们仍必须通过我们选定的意义系统来获得意义。后现代虽然仍很激进,但已经没那么强大了。我们学会与它共处了。

后现代的悖论变得越来越严重。后现代主义的反讽策略是对西方资本主义霸权最好的挑战。但慢慢地它制造出一个困难,由于后现代主义攻击一切,人们的困惑和不安情绪越来越严重。文化领域普遍缺乏对原则、技巧和审美标准的信心,很少有人觉得自己能够、有理由去区别或认出次品。因为缺乏审美标准,根据作品产生的利润判断其价值变得越来越有用。因此,悖论的是,文学受到了威胁,首先是由于后现代主义的艺术信条,其次是由于这一信条意外的结果——市场的霸权。艺术上的成功变得越来越只跟钱有关,艺术家们也开始这样判断他们自己的成功。悖论是:通过去除一切标准,我们只剩下了市场标准。这跟后现代主义原先的目标完全相反。

在政治和哲学上也存在类似的悖论。如果我们剥除所有立场的优势,我们就不能维护任何立场,因此也就不能参与到社会和集体中去,因此好斗的后现代主义在现实世界变成了没有生气的保守主义。

多克斯说,后现代主义之后的主导思潮是本真主义。“现在,人们希望脱离消费主义的粗俗、装腔作势和不安全感,希望重新了解专业化的叙事。如果说对后现代主义者来说,问题是现代主义者一直在告诉他们去做什么,当代人的问题与此相反:没人告诉他们该做什么。到处都可以看到对本真性的渴望。价值再次变得重要起来:艺术家们制作物品时赋予的价值,以及消费者从物品中获得的价值。这些价值都不同于赤裸裸的商品的价值。人们越来越尊敬、欣赏能制作精美物品的人。人们开始赞赏一丝不苟,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让我们称它为本真主义的时代。”看得出,本真主义也很容易被消费社会利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