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少年的虚拟江湖(3)

2011-09-23 11:58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9期
15岁少年的江湖同现实世界的距离有多远?是男孩们口中被人欺负而群起反抗和法院认定的少年团体“森高社”在大哥林小森(化名)的领导下聚众斗殴的差距。去年11月6日下午发生在偏僻的粤北山区乐昌市的少年群殴致死事件因具有少年暴力团的雏形而广受关注,直接致人死亡的罗建平被判无期徒刑,被认定领导者的林小森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其他成员也受到有期徒刑3年及缓刑的制裁。9月份开学,缓刑的少年出狱开始了新的生活,关于友情、义气、人生选择从原来的混沌不清到现在有了方向,只是这成长付出的是他人生命的代价。

除了不爱学习,老师对林小森没有特别的印象。“我们学校的小学部是11点放学,刚上初一时候,林小森和几个学生有一次想混在小学生里逃课被我发现叫了回来。他冲我喊,问我是不是要打他,被我说了一通就老实了。他还有几次想躲在小卖部里逃课。”林小森的同班同学也不认为他是班级里呼风唤雨的人物。“我就坐在他前面,他上课经常趴在桌子上睡觉,只跟几个关系好的男生有说有笑,很少跟别人说话,都不知道怎么跟他沟通。”林小森的班长告诉本刊记者。说他是少年帮派的老大,林小森的班长和团支书都摇头:“感觉他没有那个能耐,他们那帮人里的马瑜、马帅(化名)在年级倒是很张扬、很出名。”

林小森并不缺乏管教:“林小森爸爸年轻时候很调皮,刚结婚时一夜就把家里要做生意的2万块钱输光了,他的脾气又急又硬,跟别人打架被警察处理过。”曾水英告诉本刊记者,林小森出生后,丈夫就变得成熟稳重有责任感了。林小森的父亲告诉本刊记者,他对儿子的要求特别严格,夏天跟同学去游泳可以,但是必须由他带着,他能连续好几天带着孩子们去山里游泳。如果林小森的同学们在他家玩到很晚,他会骂这些孩子,要他们早点回家。特别是不许一群男孩子聚在一起。“我在社会上走动,我太清楚这些男孩子聚在一起能干什么了。”11月5日,打完石头后,河南的孩子们聚集在林小森家门口兴奋地谈论,就是被林小森的父亲骂散的。

在“森高社”的世界里,林小森却是另外的样子。父亲的经历成了林小森号令众人的资本。李强和马瑜对警方的解释是,他的爸爸“非洲黑”在社会上有点名气,林小森就在学校里有势力,很多男同学都跟着他。李强向警方供述,林小森刚进初中就让他在学校里收靓仔,以他的名义成立“森高社”,参加的男孩子可以从这里寻求安全感。洪景对警方供述,有一次他被人欺负找肖雷帮忙,林小森出面解决了问题,第二天他就加入了“森高社”。李强拉来了罗城、马帅、马瑜、肖雷、盛华、洪景等十几个人,后来由罗城接手他在外面收靓仔。林小森是“森高社”的大哥,李强和罗城直接听他的,并领导其他成员。2010年10月份,因为林小森对手下不好,李强跟林小森吵架后就跟马帅、马瑜、盛华、洪景一起退出了“森高社”。后来林小森来讲和,双方依旧是一起玩的朋友。

2010年11月6日下午,在林家客厅里男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讨论如何对付林仔,成了故意伤害致死案里定罪的关键。洪景向警方供述,人在林小森家聚齐后,林小森就说,出去河南街上找林仔的靓仔,见到林仔的靓仔就打,于是才到河南街上逛。整件事除了打架时,不知道林小森去哪里了,其他时候他都参加了。石头等证人在描述这场致死案时,也把林小森作为主要对象,“罗健平是林小森的人,这次主要是林小森看我不顺眼,我朋友又打了他的人,他向我报复”。甚至距离事件中心远的人把这看做是成人世界的江湖恩怨,莫名其妙被打的袁杰听说,打人的一方是河南街“非洲黑”的人。

蹊跷的是,缓刑的男孩们集体否认了所谓“森高社”的存在,李强告诉本刊记者,“森高社”是一个QQ群,他加入过,但是觉得吵就退出了。肖雷告诉本刊记者,建立者是林小森的同班同学和好友周琳(化名)。李强、马帅等孩子都对自己的笔录内容沉默地摇头。也许即将开庭的二审才能把细节搞得更清楚。

109

盛华的父亲对儿子的期望很高,获缓刑回家之后对盛华严加看管

成长的代价

林仔是谁,没有一个男孩说得清楚。乐昌警方找到了最为接近的一个人,大约有40多岁,早年因吸毒被处理过。他是跟朋友聊天才听说武江大桥上发生了斗殴致死事件,他说他并不知道打架的原因也从来不和学生来往,他只认识袁杰,但是袁杰跟“森高社”并无瓜葛。两伙少年在虚拟江湖里的恩怨导致了柏伟杰的死亡,在法庭上,涉案少年向柏伟杰的父母道歉,每家还付了几万块钱的赔偿,对于每月只有几百元工资的家庭来说,这些钱是东凑西凑的天文数字。但是17岁的柏伟杰是家中唯一的孩子,中年丧子的父母悲痛欲绝,钱无法抚平柏伟杰家人深深的伤痛。

经过9个月的看守所生活,李强、盛华、马瑜、肖雷、马帅缓刑出狱重新开始。盛华从新时代学校转到五中跟李强同班读初三。本来成绩就不好,初二又耽误了一个多学期,考上高中的可能性很小。但是,盛华的父亲并不想他到更为实际的技校或职高上学。他告诉本刊记者,自己是1956年生人,经历了想读书而没得读的“文革”,把对读书的渴求投在孩子身上,虽然家里很拮据,但是苦一点也想供盛华到高中毕业。李强则被严加看管,李强的妈妈在制衣厂做计件工,晚上也要工作,原来李强的自由时间很多,现在不但上学、放学、找盛华玩儿必由妈妈接送,而且晚上妈妈去做工时他就被锁在家里。马帅家里托关系让他重读了初二,行踪也被外公看得很紧。马瑜去技校学数控机床,肖雷跑到广州学电焊。

几个孩子明显成熟,乐昌五中的初三年级长告诉本刊记者,原来李强上学就穿双拖鞋,永远歪歪扭扭走路,现在举止像个学生样子了。马帅剪短了头发,面貌一新地认真读书,他的妈妈告诉本刊记者,虽然还算不上刻苦但是比从前勤快了许多。肖雷则告诉本刊记者,他们5个属于任何时候都讲义气的那种人,所以玩得好,林小森是跟讲义气的人在一起就讲义气,跟自私的人就计较。讲义气就是谁的零花钱花完了,下午上课又饿了的时候,朋友会买零食回来大家一起吃,谁有什么事情大家一起帮忙,有心事互相倾诉。但是,现在帮朋友打架的事情,他知道不在义气的范围内了。“我们在缓刑期,如果打架马上会被送回看守所,里面的生活太苦了。”出来一个多月,这些少年去看了林小森、罗健平和洪景3次。“看见我们都出来了,他们肯定很着急,我们只能安慰,还要忍着不哭。”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