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少年的虚拟江湖(2)

2011-09-23 11:58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9期
15岁少年的江湖同现实世界的距离有多远?是男孩们口中被人欺负而群起反抗和法院认定的少年团体“森高社”在大哥林小森(化名)的领导下聚众斗殴的差距。去年11月6日下午发生在偏僻的粤北山区乐昌市的少年群殴致死事件因具有少年暴力团的雏形而广受关注,直接致人死亡的罗建平被判无期徒刑,被认定领导者的林小森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其他成员也受到有期徒刑3年及缓刑的制裁。9月份开学,缓刑的少年出狱开始了新的生活,关于友情、义气、人生选择从原来的混沌不清到现在有了方向,只是这成长付出的是他人生命的代价。

在武江桥中间段,柏伟杰被洪景(化名)追上,掀倒在地。洪景用扳手打柏伟杰的后背和左肩,随后追上的肖雷用小刀捅了他的后背。柏伟杰爬起来向前跑了两步,追上来的罗健平又用刀捅进了他的右腹,马瑜用断了手柄的阳铲打他的后背,其余人也围上来拳打脚踢。直到袁杰、陈聪一伙人拿着工具冲上来救人,“河南人”这一方才退回自己的地盘里。

一群人来到河南卫生院,去看眼角被打破缝针的李强。罗健平说,幸亏自己拿了小刀追上去砍对方,否则李强就惨了,死的人也更多。然后罗健平、洪景、肖雷穿过卫生院对面的小巷到河边的大榕树下讨论这次打架,肖雷说自己用刀打了柏的后背,洪景说自己用刀捅了他,罗健平把捅人的刀扔进河里,几个人就要各自回家吃晚饭了。这时,派出所打电话给罗健平要他去协助调查,罗健平没去,然后接到朋友电话说柏伟杰死了。

109-1

打架时不在现场的林小森始终没有认罪,林小森的妈妈希望二审时候能够把事情搞清楚

少年江湖

即便通了高铁,到达粤北山区的乐昌市依旧辗转不便,虽然隶属广东省,陈旧破败的市容甚至不如内地许多欣欣向荣的县城。一条武江穿城而过,武江的北岸林立着一排醒目的高楼,南岸的房子则明显低矮,北岸属于城里,南岸虽然也有部分土地划为城市,可是杂居着大量的农业人口和城中村。林小森等人就读的乐昌五中教导主任告诉本刊记者,河南有两所初中,新时代中学和乐昌五中。新时代中学面向全市招收尖子生,乐昌五中则是附近学区里对口直升的孩子。在孩子们眼里,区别不仅是学习成绩,肖雷告诉本刊记者,新时代学校里要么是考进去的农村孩子,要么是家里有钱或者有门路送进去的城里孩子,跟五中的学生完全不同路。两个学校虽然距离很近,但是打交道不多,新时代的学生除了上课,大部分家住河北城里,而河南则是五中学生的活动范围。“放假的时候,新时代学生最多骑摩托车过桥来兜一圈,很少停留在这边玩儿。”肖雷说。

跟五中学生玩得好的是盛华,他是家住河南的农村孩子,因为户籍跟随妈妈而上了一所重点小学,然后小升初时进了新时代中学。初中一年纪时候成绩在班里还能排在中等,初二后因为懒惰和贪玩,成绩下滑得厉害。除了因为学习成绩不好被父母批评外,让盛华郁闷的是,在学校里还受欺负。“初二时我在饭堂里谁都没招惹就被石头(化名)和他那伙人给打了一顿,当时曹超在旁边看着,但是不敢过来帮我。”盛华告诉本刊记者。石头在他看来是新时代的老大,走到哪里都有一群人跟着,虽然不知道石头打架的实力如何,可是因为人多,大家都不敢招惹。盛华说,挨打的事情他既不敢告诉老师也不敢告诉父母,否则就会被报复,事情越闹越大。他说,偶然认识了在五中读书的林小森、李强、肖雷等人,才找到了归属感,年纪相仿、住得近,性情相投。

五中的少年以“河南人”自居,同新时代的“石头帮”早就互相看不顺眼。“石头认为我们很串,就是古惑仔的意思。可他不仅是新时代的大哥,还是黑道大哥林仔手下的靓仔。”肖雷告诉本刊记者,五中的学生都传说石头在新时代收保护费,多的时候一次收100多块钱。“新时代的学生都是有钱人,手里的零花钱多。”双方没有打过群架,可是小摩擦不断。“有时候我们走在路上,石头的人就骑摩托车从旁边威胁,平时遇上他们的态度也很轻蔑。因为他们人多,我们只能躲着走。”

2010年11月5日,新时代中学开运动会,石头的朋友李哲(化名)负责跑道检查,钟良(化名)穿越跑道时跟李哲发生了口角,两人约定事后在饭堂里谈判,李哲带着石头和其他朋友,双方没有谈拢又吵了起来,李哲踢了钟良一脚。钟良也没有甘休,他先打电话给肖雷求助。“我觉得石头他们人多,就拒绝了他。”肖雷说。后来,钟良又找到了李强,李强再打电话给比他们大一些的罗健平帮忙,罗健平打电话约石头放学后在校门口做个了结。“罗健平打电话给我,要我去新时代玩一下,我去了之后,就看见罗健平带着几个社会青年站在校门口,不久石头就带着人出来了,我们冲上去用防盗锁打了他们,石头的头被罗健平打爆了。”肖雷说。

恩怨并没有随着石头的头破血流而终止,打人的当晚,新时代学校和五中之间通过QQ和手机纷纷传说石头的大哥林仔要带着手下的靓仔来报复“河南人”。第二天中午,少年们相约在五中对面的小卖部开会。罗健平供述,会议内容主要就是:“我们的人收到消息,林仔已经召集人马要约我们出来打,我们都要小心,晚上少出门,要随身带着刀,打架时候用。”开完会,罗健平去朋友家玩,洪景等其他孩子就去了林小森家。曾水英说她并不知道,她在院子里忙碌家务时,客厅中的孩子们正笼罩在“大敌压境”的紧张气氛里。

“森高社”与大哥

在打群架之前就被曾水英叫回家的林小森被认定为这场斗殴的组织者和“河南人”团伙“森高社”的大哥。但直到宣判,林小森都没有认罪。曾水英给媒体一张林小森穿着白衬衫戴黑领结的照片,短头发和灿烂的笑容与普通的男童并无差异,跟刻板印象里社团大哥的形象相差甚远。乐昌警方则向本刊记者提供了林小森被捕后的照片,男童已经长成少年,梳着日韩小明星流行的半长发式样,在警察们看来,这不是一个本分的男学生应有的打扮。曾水英告诉本刊记者,老师曾经因为儿子发型找她谈过话,但是林小森跟妈妈撒娇他模仿的是喜欢的明星,曾水英就没有坚持让儿子剪发。在她眼里,无论什么发型林小森依旧是那个幼稚的男童,“我女儿都不用我送上学,可是林小森上了中学有时候还要我去送。他手里也没什么零花钱,我每天给他5块钱,3块钱吃东西,2块钱买水。从学校走到家要用10分钟,放学超过这个时间没回来,我就去找他”。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