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15岁少年的“暴躁”青春(4)

2011-09-23 11:39 作者:李翊、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9期
劳动教养一年,这是李某为自己的暴躁付出的代价。即使在打架事件当事一方的西山华府业主看来,这也是一个很重的处罚决定。但对于李某还很漫长的人生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然而“暴躁”确实是本刊记者听到的对李某性格评价最多的字眼。对此感触最深的是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家属小区工作的车库管理人员。“有一次,车库停电了,我们这里是双层停车架,如果车位在上面,那天就只能停在地面。那天他妈妈开车,他坐在旁边,要下地库,我就对他们母子两人解释这个情况。结果他很粗暴地打断我说话,说赶快把杆抬起来,让我们下去!”在这位工作人员的记忆里,他妈妈当时什么话也没说。也许和能够坚持不懈地练习那些特长相比,这样的事情显得太细枝末节了。

2011年3月6日,李双江做客某网站时曾表示:“我儿子天赋好,但我们现在不逼他。他喜欢运动、喜欢交朋友。电脑在他手里我看就像弹钢琴一样。他思维非常灵敏,英语单词随便就能记几千个,这代人是我们的希望,这是中国人的希望,所以我们下一代的中国人我认为了不得,我非常高兴。孩子总归学不坏,因为我们所给他的东西都是正面的东西。但有时无止境的上网,玩电子游戏这不行。”当主持人问他是否会打儿子时,他说:“不打,舍不得。有时真想打,但不能打。我们吓唬一下,还没有打,自己的眼泪先掉下来了。”他表示,作为父母希望孩子上进,但玩是孩子的天性,没有办法。

被掩盖的另一方

因为李某特殊身份的迅速曝光,打人事件中的另一位当事人,奥迪车主苏楠很少被提及。

一个和李某熟识的男孩告诉本刊记者,他们在这个假期一起玩过几次。“苏楠的亲弟弟也是打冰球的,他们两个可能是通过他弟弟才认识的。”

苏楠1993年7月出生,今年18岁,是一名高三学生,曾就读于中关村的一所中学。网上流传出的资料显示,他在2006年从北京二十一世纪实验学校小学毕业,升入人大附中。但本刊记者在人大附中本校校办查询,该校高三并没有这样一位叫苏楠的学生。西山分校2009年才开始对外招收高中学生,因此现在还没有高三年级。

关于苏楠与苏浩是父子关系的猜想来源于山西媒体人李建军的一篇标题醒目的博客,叫做《太原市公安局长苏浩先生,你有无勇气与奥迪晋O00888苏楠做亲子鉴定?》李建军本人原来是《山西晚报》的记者,2010年3月离开,之后去了《华商报》。因为支持被《华商报》开除的某记者,也在今年失去了工作,现在是一位独立媒体人。在他后来一篇名为《愿与苏浩先生一道见证法制进程,将一切都公开透明到阳光下来》的博客中写道,当时发表那篇文章,是基于这样的逻辑:第一,有报道说苏楠在北京对警方称自己是苏浩亲属或儿子;第二,山西警方辟谣称那是苏楠为减轻罪责而编造了自己是苏浩亲属的谎言;第三,山西省公安系统早有传言称苏浩有私生子。因此我就要求苏浩与苏楠做亲子鉴定以澄清。李建军还在电话里告诉本刊记者,他想开创一种新的新闻调查方式,区别于传统的记者接到新闻线索,去调查,然后生成新闻的做法。这种方式就是,基于自己掌握的信息,抛出质疑,要求政府来做政务信息公开,如果政府不理睬或拒绝,他就会去立案起诉。

李建军掌握的信息来自他早年在《山西晚报》当记者时候的听闻。他在要求做亲子鉴定的博客中写道:多年来,山西省公安系统流传着一种说法:当年,曾有一个静乐籍的女大学生,自称替苏浩生了孩子,还曾抱着孩子到山西省公安厅等处多次上访,要求苏浩与孩子做亲子鉴定。“我在山西当记者多年,和山西省公安系统接触多年,甚至和包括山西省公安厅一些厅长或总队长之类的高官吃过多次的饭,这些说法从他们嘴里流露出来,应该不能算是完全的无稽之谈。只不过,当我想进一步了解更多详情时,这些人马上就非常警惕地不再言语此事。因为这些缘故,这么多年了,我心中一直有个疑团,那就是这个私生子的说法究竟是不是真的,一直想向苏浩当面求证一下。有关私生子的那个说法,后来的结局被描述为苏浩给了那个女大学生一大笔钱,并在北京给她买了套很大的房子。算算年岁,如果真有那么一个私生子,也应该有苏楠那么大了。只是,这个私生子到底有没有,苏楠是否就是当年被炒得沸沸扬扬的那个私生子,我没有任何证据,也不敢贸然地下任何结论。但我相信,在北京打人事件之后,在山西警界有关这个事情的私下议论又会风生水起。”

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苏浩在接受《东方早报》采访,回应与苏楠是否有亲戚关系时称:“由于肇事者和我同姓,是山西人,又挂着晋O车牌,肇事者又谎称是我亲属,便引发网民猜疑,事实上该车牌是省劳动局注册使用,并非山西省公安厅使用。我是山西朔州人,据核实苏楠的父亲苏文斌是山西清徐人,和我无任何关系。据北京警方讲,事发后并非苏楠本人称是我亲戚,而是其母谎称我是苏楠的大伯,而其母是太原市晋源区检察院工作人员,应该知道我名字。”苏浩说,他与苏楠的母亲并不认识,也不知道其名字,是北京警方调查取证后,才知道她在晋源工作。苏浩还说,他和苏文斌连工作业务来往也没有。

真真假假的芜杂信息背后,苏楠的真实身份和经历,依然被遮蔽。■

(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文中一些采访对象使用了化名)

愤怒的记忆

“我是9点半下去的,被打的彭先生已经满头是血,什么都不说,靠在肇事车辆上,不让车走。女的半边脸都是血,哭着在打电话。门口一年约四五十岁的出租车司机跟我说:‘你想象不到他开车有多快,打人有多狠!’”亿城西山华府业主刘大妈告诉本刊记者,“当天晚上在打人之前,他们已经在小区周边飙了好几圈车了。出租车司机就是被他们飙车刮蹭后追过来的。”

目击者告诉本刊记者,出租车就停在事发地点珑园南门附近,右车门被踹变形,车头有明显的刮蹭痕迹,车前盖有3个直径1公分左右的窟窿眼。

9月6日21点10分左右,西山华府业主彭先生驾驶别克轿车行驶到珑园南门,突然减速,刷卡,准备左转进入小区地下车库。“没有打左转灯。”当值保安张元(化名)告诉本刊记者。这天晚上,他上中班,工作时间从19点至23点。

紧随其后的是一辆无牌照改装宝马和车牌号为“晋O00888”的黑色奥迪车,在这条宽度不到5米,周边散落着建筑垃圾的水泥路上,两车并驾齐驱,速度飞快。“因为别克车突然减速拐弯,又没打灯,直行的宝马和奥迪差点追尾。”张元说,宝马刹车停住后,下来一个1.8米高的男孩,穿着T恤和七分牛仔裤,张口就骂:“没长眼睛啊!”别克车主彭先生下车后,回骂了一句。没一会,两人就打了起来。

张元说,当保安和别克车上的女业主出来拉架的时候,奥迪车主下来帮忙了。“戴眼镜,身高1.7米左右。两个人打得很狠,不分男女,拳拳直奔头部。”

西山华府业主、北京理工大学退休教授刘明华(化名)就住在彭先生家楼上,事发当晚,他正好在南门附近。“当时别克车上还有个4岁的孩子,趴着车窗大声哭,‘我要爸爸,爸爸流血了……’”担心孩子受惊吓,在征得孩子妈妈同意后,他将孩子抱回了自己家。“孩子很聪明。虽然平时没来往,但是我抱他回家时,他很听话。在电梯里,他把脸贴着我的脸,轻轻地喊我‘爷爷’。”

将孩子送回家后,刘明华说他又回到了现场,他说:“奥迪车上还坐了个女孩,十四五岁,穿着人大附中西山分校的校服,长得挺好看的。发生冲突后,她下车一直在喊:‘别打了,别打了。’但是没人听。警察来的时候,女孩已经走了。”距事发地100米远是人大附中西山分校,有西山华府的业主表示,宝马和奥迪在打人之前绕着小区飙车就是在等这个女孩。有西山分校的学生告诉本刊记者,女孩是高一国际部的,和奥迪车主苏楠是恋人关系。

其间,小区数十名业主围拢起来,在众人百般劝说下,两名青年才停手。多名目击者称,两人满头汗水,表情恐怖,环顾四周将在场围观者都瞪了一圈。见围观者人数剧增,两人试图驾车逃离现场。“宝马开往西山分校方向,但那边是个死胡同,只能掉头往回开,彭先生夫妇见状,跑到车前拦住去路。情急之下,宝马司机突然启动车辆,作势要撞车前的彭氏夫妇。彭妻立即闪身,但彭先生仍未躲闪。”刘明华告诉本刊记者。

奥迪倒车,蹭到了紧随其后的一辆丰田越野车的前保险杠。刘大妈说,宝马车上的男青年下来对丰田车主说:“叔叔,我错了,你让我走吧。我给你2000块钱。”“丰田车主没理他,也没让道。事实上,他也没法让。他后面还有车,路都被堵死了。”刘明华说。

这时候,南门已经聚集了至少50多位业主,两个男青年见势不妙,一边打电话,一边将车门锁住,快步朝反方向跑去。几名保安紧随其后。22点左右,在警察配合下,他们在小区北门一处废墟被抓获。“当时他俩还很嚣张,牛气烘烘的,说抓了也不能怎样。”张元说。

“被打的彭先生身高不到1.7米,瘦瘦小小的,两夫妻衣着很普通,我都没想到是这里的业主。女的显得特别软弱无助,声音细细地问我们,怎么办啊?大伙说,不行啊,你得叫人过来。结果直到9月7日凌晨1点,他们家亲戚才从远郊赶来,来的都是很年轻的男孩和女孩,有的是开着面包车过来的,有的是打车过来的,没有一个能拿主意的人。”刘大妈说。

事实上,对弱者的同情并不是点燃业主们集体愤怒的唯一导火线。“谁没有孩子?我儿子今年也15岁,正是青春叛逆期,很容易冲动。所以,两个孩子虽然下手狠了点,但大家还都能原谅。最让人生气的是警察的态度。”业主黎强(化名)告诉本刊记者。

“警察第一次来的时候是21点多钟,让120救护车把伤者送到医院,就不管了。既不给当事双方做笔录,也不向目击者了解情况,更没有拍照取证的意思。大概22点,陆续来了6个警察,态度蛮横,啥也不问,二话不说就要把宝马车开走。业主们不干了,宝马刚开上路,就被业主们集体拦住了。”黎强说,这时候,警察和业主之间掰扯上了。“看到有业主拍照留证据,警察就呵斥,‘拍什么拍?谁让你们拍的?’看我们堵路,警察说:‘你们这么激动干什么?’我们说,这是民愤。你们是北京的警察,可你们在保护谁?这时候,有一辆挂着晋A00Q001的白色本田七座CRV离得远远地在那观望。”在一番唇枪舌剑的对峙后,警察们撤了,临走前,因为害怕业主们砸车,警察还特意把小区的摄像头对准宝马车。

近100位业主在夜色中等到24点。看警察迟迟不来处理,业主们也急了。有女业主打电话到北京市公安局说,再不来就砸车了。这一招很管用,“大概1点时候,自称是马连洼派出所的警察来了,态度比前两次来的警察好,把被打女业主单独叫去,让她找3个目击证人,早上8点前去做笔录”。刘大妈说,这时候已经有媒体赶到现场,拍照并了解事发经过。考虑到已经保留证据,业主们这才同意警察将车开走。

9月7日凌晨2点,业主们陆续散去,夜色微凉。

9月16日22点,在李双江看望被打业主,双方达成谅解协议后,彭先生家三楼的窗户依然黑着灯。邻居说:“已经有好几天没见到这家人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