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田连元:说书要把人说透(5)

2011-09-22 17:21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9期
虽然当年田连元先生讲《水浒传》没有他讲的另一部《杨家将》影响大,但是他对《水浒传》的人物塑造,以及基于原著基础上的适当增删,也是非常精彩。田连元因为《水浒传》讲得好,后来中央电视台拍摄电视连续剧《水浒传》,聘请他做顾问。当年他为了说这部书,准备了一年多时间,查阅了大量资料,对比了不少其他民间曲艺版本,让听众听这个故事时候觉得更合情合理。在采访田连元先生的时候,他对当年书中的某些段落仍记忆犹新,甚至张嘴就能说上一段。

三联生活周刊:你在说《水浒传》的时候,改动最大的地方有哪些呢?

田连元:像潘金莲、武松和武大郎这段故事我的改动就比较多,还有鲁智深上五台山出家当和尚“醉打山门”那段,我也觉得应该改动得更具合理性。你不能说鲁智深到了那儿就忽然变成了另一个人,疯了,这样是不合理的。类似这样的地方我都做了改动。

三联生活周刊:你有没有吸收借鉴其他表演艺术家表演的水浒作品?

田连元:我都听过,比如山东快书《武松传》我从小就听过,里边有一种韵味,同时也强调演出效果,用词比较夸张。南方的评话我没有去现场听,但是相关的书籍我都看过。比如扬州评话王少堂,王老先生是说水浒的大家,他早先就出过书《武松》,光《武松》就出了厚厚的两本,有很多内容。但我也没有完全按照他的说法,南方的水浒比较细腻,但是又要考虑今天观众的接受心态,选择性地采用。比如武松替他哥哥报仇那段,王少堂加了一段“康文辩罪”,这段其实是来源于王先生自己曾经蒙受冤屈进过监狱,他把自己那时深刻的感受讲出来了,写了很大的篇幅。但我说的时候一是没有王先生的经历,再有加了这段之后就觉得与主题游离,徒生枝节了。但他们的作品我都看过,方方面面看了不少东西。南方和北方的评书在风格上不太一样,北方的比较粗犷,南方的比较细腻。从手法上讲,我认为应该删繁就简,领异标新,粗细得当,把分寸把握好。■

(实习生马雯君对本文亦有贡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