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田连元:说书要把人说透

2011-09-22 17:21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9期
虽然当年田连元先生讲《水浒传》没有他讲的另一部《杨家将》影响大,但是他对《水浒传》的人物塑造,以及基于原著基础上的适当增删,也是非常精彩。田连元因为《水浒传》讲得好,后来中央电视台拍摄电视连续剧《水浒传》,聘请他做顾问。当年他为了说这部书,准备了一年多时间,查阅了大量资料,对比了不少其他民间曲艺版本,让听众听这个故事时候觉得更合情合理。在采访田连元先生的时候,他对当年书中的某些段落仍记忆犹新,甚至张嘴就能说上一段。

056田连元

田连元

三联生活周刊:你讲评书《水浒传》实际上也是个创作的过程,当初有哪些比较典型的二次创作?

田连元:施耐庵在写《水浒传》的时候,其实是采集了古代说书艺人所用的素材,把他们所说的故事汇集起来,形成了《水浒传》。但是过程中也有很多内容他并没有收集进去,但说书艺人把这些故事延续下来,演说下去了。在民间也流传着很多有关水浒人物的英雄故事,我说《水浒传》的时候,有很多故事是原作没有的。虽然原作没有,但我觉得故事的存在很有必要。一百单八将里的这些人物虽然都有外号,也有各自的作为,但有的人物相对鲜活,有的人物就显得苍白无力,像这样的人物,我们在说评书的时候就要给予适当的丰富。

比如有个不太起眼的人物,叫“神机军师朱武”,他为什么叫“神机军师”?他曾经做过什么?这些事在原作里没有交代。所以当我讲“神机军师朱武”的时候,就加了些故事。朱武曾经在一个县城里当过县官,曾经问过案,在问案过程中体现了他的睿智、聪明和正直。比如有一段故事叫“朱武审鸡”,讲的是有一个富家子弟去集市上卖鸡,他的鸡被一个打柴的人给压死了,那个富家子弟就耍无赖讹他。当时朱武正在当县官,他们到大堂上告状的时候,这个无赖非说自己的鸡是九斤黄,一天能下一个蛋,有时候还下俩,就要求退还这只鸡下蛋所能卖的钱。朱武在判案过程中就对打柴的人说:你按他的要求把钱给他。然后又问那个富家子弟:你喂这只鸡喂了几年了?你要把粮食的钱还回来。通过这个办法,他就把刁钻的恶徒惩治了。但是后来他由于看到官府中的昏暗,所以占山为王了。

再比如“母夜叉”孙二娘,我有个《孙二娘外传》,讲的是孙二娘为什么叫母夜叉,她为什么要卖人肉馅儿包子。如果没有个前因后果,就让人非常不理解,觉得孙二娘这个人很可怕,把人肉剁成馅儿,卖包子,女人这样就不可爱了。这中间其实是有故事的:孙二娘的父亲曾经在绿林里干过,外号叫“山夜叉”,他父亲到中年时候就金盆洗手,不再干这行了。他父亲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孙美娘,二女儿叫孙二娘。孙美娘从小学针织,孙二娘从小跟她爸学武术。孙二娘长得丑,孙美娘长得漂亮。孙美娘有次回老家探亲,回来时在路上碰见县官少爷,县官少爷就把这姑娘奸污了。在这之前,孙家开了个饭馆,少爷老在那饭馆里吃饭,发现了孙美娘的美貌,早就起了歹意,没想到在野地里碰上了,就在两个恶奴的帮助下把孙美娘在高粱地里奸污了。被奸污之后,孙美娘回家后没磨得开说,只是和自己的亲妹妹孙二娘说了,说自己没脸活在这个人世上,被县官少爷给糟蹋了,没人偿还她的名节,咱们也斗不过人家的势力。这话虽然说了,但孙二娘当时没往心里去,以为姐姐就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第二天姐姐就投河自尽了。孙美娘一死,孙二娘就把详情跟她爹说了。她爹是绿林英雄出身,非常生气,就想要报这个仇。就在这时候,那个县官少爷又来饭馆找孙美娘,孙二娘正在后面烧一锅热水准备要烀猪肉的时候,少爷就来了。他误把孙二娘当成孙美娘了,从身后一搭,孙二娘一看是他,一怒之下就把这少爷塞大锅里了,把盖一盖,拿火一烧,就把少爷烀熟了。少爷带的随从发现少爷找孙美娘,怎么不出来了,往里看也没看着,就走了。然后孙二娘把少爷从锅里弄出来了,他爹出于对少爷的恨,就把他的肉剔下来,剁成馅,包成包子,挎着篮子就上县衙卖包子,他要让县官知道,给自己女儿报仇。县官老爷把包子拿去之后,听手下奴才说少爷去他家饭馆后就不见了,后来老爷在吃包子的时候看到包子里有他儿子指甲,是人肉的,就把“山夜叉”给抓起来了,严刑拷打,最后死于监房。她爹一死,孙二娘在家里待不了了,只好带着母亲从家里逃出来,逃到十字坡,碰到了张青。和张青认识之后,孙二娘觉得应该找个男人,张青也是在家里惹了祸,杀了人命跑出来的,两个人同病相怜,就结合在一起了,这以后就有了孙二娘的那几条规定:一是恨官府的人,二是恨恶霸。这种思想根源是来自她亲身经历,孙二娘之所以会卖人肉馅的包子,是有原因的,她并不是见谁杀谁,是见了歹人,才会像见了那个县官少爷一样,做成人肉包子的。

三联生活周刊:《水浒传》在描写某些人物的时候可能会一笔带过,或者写得比较粗糙,但是如果可以发挥,会有很多故事出来。你在说书的时候遇到这样的地方一般都是怎么处理的呢?

田连元:遇到这样的问题,一般都要适当调整一下。我说《水浒传》不仅是在民间流传的故事之上的,还会参考一些对水浒学术研究的资料。有一本书叫《水浒研究》,这本书的作者何心已经不在了,他是一位学者,将毕生精力都投入到了研究水浒上了,他对《水浒传》中每个人名的外号为什么这么叫都有考究,有种刨根问题的精神。比如“旱地忽律”,“忽律”是什么?“忽律”其实就是鳄鱼,说明这个人很厉害、很凶残。他同时也指出了施耐庵在写《水浒传》过程中的一些讹误,比如一些路程的讹误,从哪儿到哪儿未必会经过那个地方,他对书中的地名都做了一些考证。凡是类似这样的部分,我能避开的避开,能改正的改正,尽量避免出现讹误。再比如“白日鼠”白胜挑的白酒,这白酒不是今天说的60度白酒,60度的白酒怎么能解渴呢?现在喝的酒是元末明初才有的,那之前都是手工做的酒,按照清酒、白酒、老酒这样分的类。那个白酒相当于现在的啤酒,度数很低,喝多了也醉,但能解渴。不然像武松那18碗白酒,酒量再好的人喝下去也够呛。

像这样的问题,既要参照民间的传说故事,也要参照专业学者的水浒研究,包括对《水浒传》和人物的评论,也包括与宋史相关的一些书籍。《水浒传》和正史是有点接触的,比如《张叔夜传》和《侯蒙传》里,就有对平灭宋江的记录。还有些人物前后叙述不太吻合的,我就得想办法把它顺过来。比如宋江这个人物,《水浒传》原文说的是“号呼保义,又叫及时雨”,众将见了他,每个人都“纳头便拜”。他是这么个人物,很有人格魅力,在江湖上很讲究义气,是个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人。在官场上、江湖上、绿林中,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宋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威信呢?在《水浒传》原文中交代得就不够充分,使得宋江这个人物就不够饱满。我在讲宋江的时候就加了点他济困扶危、帮助别人的小情节。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