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专访 > 正文

托尼·布莱尔:未尽的旅程

2011-09-21 15:56 作者:蒲实 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事实上,他正打算回来。他在多个不同的场合都提到自己希望担任欧盟主席的职务。“现在的生活如此完美,为何还想做回职业政治家?”“我就是爱这样。”他回答。

托尼·布莱尔(张雷 摄)

在北京凯宾斯基酒店的会议厅外守候托尼·布莱尔,见他带着几个随身保镖翩然走来。据说这支让英国纳税人颇有微词的保镖小组每年费用支出为25万英镑,陪卸任后任中东四方特使的前首相穿梭于中东和周游列国。他把前首相身份的资源利用得淋漓尽致,做演讲,写回忆录,给银行做顾问,成立基金会,还经营自己赚钱的企业,他总是知道拿起电话来,该拨通谁的号码。他娴熟地对站在走廊上的记者抱以招牌式的微笑,随后的专访中,他的回答滴水不漏、小心谨慎,让人感到,他还不想,也似乎未曾真正离开政治。事实上,他正打算回来。他在多个不同的场合都提到自己希望担任欧盟主席的职务。“现在的生活如此完美,为何还想做回职业政治家?”“我就是爱这样。”他回答。

2007年6月27日,布莱尔最后一次走下唐宁街10号的台阶,结束了他10年的英国首相任期,但他无法割裂他与其所决策的那些事件的联系。2010年,在关于伊拉克战争的奇尔科特调查中,有人向他提问:你曾有过任何后悔吗?在他的回忆录《旅程》一书中,他如此记录他当时的感受:“那是一种愤怒与痛苦交织的感觉。单凭灵魂的静思,无法提出或回答这样一个问题;而这样一个问题,也无法以深刻、清晰,甚至是简单的诚实来衡量、思考和解释。回答‘是’,我知道后果——‘布莱尔为战争致歉’,‘最终他还是道歉了’。回答‘否’,那么你看上去就像无情的畜生,对别人的痛苦无动于衷。”

2003年,上百万人在伦敦举行反战游行,规模前所未有,布莱尔孤立无援地支持小布什入侵伊拉克,英军首先发起了空袭。如今,他选择为自己辩护,无论这些辩护是否能被接受。辩护把基地组织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联系起来的必要性,辩护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报错误不是不可以理解的,辩护向伊拉克代价高昂的政府形式植入是值得的。他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在于,低估了伊斯兰世界挑战的规模,没料到恐怖主义背后“居然有着如此普遍的性质”。他说:“如果早知道10年后,我们还将在阿富汗持续作战,我想我当时应该感到更深刻的忧虑和警觉。”面对那些被毁灭的鲜活的生命,布莱尔说,这是挥之不去的悲恸:“泪水,尽管已经流下很多,也无法平复这些伤痛……我觉得‘哀悼’和‘同情’这些词已经太过苍白。他们已经死去,而我作为那个导致他们逝去的事件的决策者,仍然还活着。”

“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歉意;我只希望,通过我、一个还活着的人的努力,能够从死亡的悲剧中挽回一些什么。”布莱尔的旅程由此有了新的起点,它指向解决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根源——巴勒斯坦问题。离任首相后,他担任中东四方特使,在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设起两个办公室,活跃于加沙地带。巴以难题曾让无数和平使者空手而归。布莱尔曾在北爱和平进程上表现出解决冲突的高超技巧,但接下中东特使的活绝不轻松。坚定支持伊拉克战争的布莱尔所面临的首要问题,或许是取得阿拉伯国家,特别是巴勒斯坦伊斯兰组织哈马斯的信任;而约旦河西岸与东耶路撒冷郊外的定居点项目,让中断的和谈至今迟迟未能重启。他介入到加沙地带的经济生活中,他与巴勒斯坦人所做的经济项目需要与以色列政府打交道,涉及的问题小到运水泥和设备的货车如何穿过巴以边境的检查站,如何应对巴勒斯坦政府的官僚主义以及加沙北部污水处理工厂的所有细节。

卸任后的他热衷于讨论宗教与信仰,不仅是《圣经》,“为信仰而阅读”《古兰经》也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他希望理解“9·11”,他意识到,他在理解伊斯兰世界上犯了错误。他后来写道,对伊斯兰激进组织的战争,在更深的层次上,是一场意识形态之战,是宗教狂热主义的道德观念和生活方式,对阵西方社会自由与民主信仰的政府领导下的道德观念与生活方式,是一场关乎现代化和与全球化相关的战争。他是西方价值观坚定的捍卫者,为现代化和全球化辩护,他也许不会承认,自己所流露出的潜意识里的“救世主”情结。

这位英国工党历史上最年轻的前首相说:“我的心敲打着改革的鼓点,我的灵魂现在是而且永远是叛逆之魂。”他上任时所提出的“第三条道路”,重新定义了市场与政府的关系。他摒弃了旧时工会的规则,确立了他的“新工党”的规则:已经私有化的企业不再重新国有化,但也与保守党人所支持的一味私有化划清界限;已经高涨的税率不再增加;福利制度机会和责任相随;鼓励中小规模企业发展,鼓励劳资双方的公平关系。他说,“第三条道路”的精髓,并不是简单地在国家与市场之间寻找平衡,而是将两者结合起来,结成同盟。他的“第三条道路”,暗合了西方政党政治的发展趋势,那就是,后意识形态的政党之间分野已不再明显,他们面对的问题的解决方式相似,各党派的施政纲领趋同。

他对中国发展的理解是善意的。他曾说,自离开唐宁街,他能更好地理解世界的重心正转向东方。1997年,布莱尔带着乐观的心情亲历了中英香港回归的政权交接仪式,他说,他当时想,中国很快就将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他担任英国首相的10年,是中英关系、中英贸易发展最迅速的10年。在《旅程·序言》中文版中,他写道:“正是在这样一个充满着不确定因素的世界上,中国领导层对稳定的强调才应该得到理解。他们知道,中国必须变革。事实上,在短短20年间,中国已经发生了急剧的变迁。然而,即将到来的转变才是最为剧烈的,这一点他们同样清楚。表象之下是密切的探索与激烈的争论,想弄清楚怎样才能既实现转变又不至于影响稳定,这对他们、对我们都有好处。”他感到了西方人看待中国的不安、焦虑,甚至憎恶,但他认为,抱怨是没有意义的,相反,欧洲与美国还未能十分明白这场变化的深远意义。正因如此,如今,他频繁访问中国的旅程仍在继续。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