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房产 > 正文

居所之外:寻找社区归属感(4)

2011-09-20 15:12 作者: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西非作家玛里多玛·撒门说,我们具有一种“社区本能”,因为“我们人类彼此需要”,与相似的人彼此需要带来的归属感和幸福感会成为居住者长期的财富。“玄虚”的感觉或许可以落实为一些考察的细节:比如公共空间的设计、物业服务和邻居,房地产业的一大社会贡献就是使人们拥有了选择邻居与圈子的权利。

当基本的安全、隐私与舒适的需求被满足,圈层相对接近的社区中参与的热情就会被释放出来。“猫奶奶”是格林小镇家喻户晓的人,因为爱猫,已经60多岁的王阿姨在自己家里收养了90多只流浪猫,也获得“猫奶奶”的亲切称谓。同时,她还是老年合唱团的团长、居委会的协调委员、楼长。平时只有一个人在家,“猫奶奶”仍然忙得不亦乐乎:“每周一、三、五上午都是合唱团训练时间,不定时还要出去演出,今年又来了十几个新人,都是别的社区慕名来的。”格林小镇有个口号:“让每个人都在社区里找到组织。”小镇的日常居民以老人居多,而且多是因为子女的原因而迁居北京的,在北京缺少亲戚、朋友的他们对社区活动的参与需求更为强烈。“现在社区里有合唱团、舞蹈队、羽毛球队,不下十几个业主社团。不只是老人在活动,年轻人也有自己的‘雷雨’话剧社、育儿组织‘猪妈会’等等。”

物业公司在社区文化建设上的影响很容易被低估,其实在某些社区,他们甚至承担了街道居委会的部分文化组织功能。“为业主提供社区参与活动是物业服务内容中的一部分,所需成本在整个支出中的比重非常小,但做好了就能为社区带来生气。”朱良权对本刊记者说。从2006年起,格林小镇就开始定期举办“跳蚤市场”,这项活动受到了业主们的普遍欢迎,甚至周边社区的居民也会来逛逛。然而,周边社区也相继模仿举办“跳蚤市场”,参与程度却并不好。“我们每个月至少举办一次主题活动,9月份一个月就搞了三次。活动的频次肯定会影响业主们的参与热情,至少他们对我们是熟悉、认可的。”社区参与活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物业公司与业主沟通的另一种方式。“暑假里,我们还会把孩子们组织起来,让他们去参观社区配电站、水泵、消防栓这些平时看不到的地方,告诉他们物业的叔叔阿姨是怎么工作的,孩子们回到家会告诉自己的父母,社区的建设一定是需要业主参与进来的。”曹立新说。

朱良权说,其实,业主对“跳蚤市场”的热情还是让他吓了一跳。于显洋认为,营造社区归属感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让人和所在空间发生某种联系,让人发现自己在社区中存在的价值”。“跳蚤市场”上孩子们对市场交易有了基本的感知,大人发现旧物在别人手中又有了价值。“比起以前搞的常规活动,业主们在交往中能体会到自己对于社区的价值。”“5·12”汶川地震后,西山庭院“煮福会”的家庭主妇们希望能够在社区中发起向灾区的募捐。她们亲自动手做比萨饼,举行自助餐会,孩子们则被发动起来结队挨家挨户去敲门:只要捐助50元就能获得一张自助餐会的入场券。西山庭院常住的300多户人家一次捐出了6700多元钱。

归属感落实到文字上总是很虚,按照肖劲的话就是:“把我们童年的记忆还给我们的孩子,让他们有一起长大的‘发小’,有一起在沙坑里、院子里穿梭、玩耍的快乐,有乐不思蜀时被妈妈叫回家吃饭的记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