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房产 > 正文

居所之外:寻找社区归属感

2011-09-20 15:12 作者: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西非作家玛里多玛·撒门说,我们具有一种“社区本能”,因为“我们人类彼此需要”,与相似的人彼此需要带来的归属感和幸福感会成为居住者长期的财富。“玄虚”的感觉或许可以落实为一些考察的细节:比如公共空间的设计、物业服务和邻居,房地产业的一大社会贡献就是使人们拥有了选择邻居与圈子的权利。

重建社区

从“小区”到“社区”不是一个字的区别。伴随着中国城市化速度的加快,20年时间里有效改善了城市居民居住条件的商品房小区早已成了城市的标志性建筑。“社区”更多是社会学意义上的。美国社会学家费舍尔认为,社区是指一群有很多相似社会背景、个人背景的人,经过长期相处,逐渐形成一种彼此了解并相互接受的社会规范、价值观念、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从1887年滕尼斯提出“社区”的概念后,社会学对这一概念的定义就层出不穷,但都没有丢失两个基本特征:共同生活在同一地域的一群人,这群人具有共同的文化、心理纽带。

156孔雀城全景1

孔雀城实景图

按这两个要素来分析,中国人对“社区”并不陌生。传统乡村中,村民通过血缘、亲缘关系聚居,共同的生产劳动、生活习惯,甚至宗教信仰创造着村落的归属感。20世纪90年代以前,城市居民工作在同一单位,又住在一个单位大院里,相似的文化水平、工作与生活方式创造出另一种密切的邻里关系,以及基于单位的认同感、归属感。以20世纪90年代为节点,伴随住宅的商品化,搬出单位大院的住区居民以改善居住条件为第一要务,目前大部分小区都是混居状态。“同质性低,背景不同、职业不同、工作和生活方式不同,邻里之间很难形成良好的交往。交往是形成认同感、归属感的前提。”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显洋对本刊记者说。

很多人对大院生活、胡同生活都保留着这样的回忆:刚刚走到院门口,就有坐在一旁的老人主动盘问:“你找谁?”“再也不可能回到那个年代,那种人与人的关系是完全没有隐私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庄宁对本刊记者说。在当代,个人私密性和公共的开放性在两极不断放大,一方面个人自我防范意识不断增强,强调安全性、私密性;另一方面,户外环境的开放程度在不断扩展。“邻里交往在人际关系中本来就属于低于亲属、朋友、同事的弱程度交往,当手机、网络和汽车可以方便地让一个人跨出地域时,邻里交往的需求就变得更弱了。”20世纪中期,社会学家齐美尔和沃思提出的“社区消失论”,正是源于城市中这种人口的高异质性和高流动性。

于显洋对本刊记者讲到一个故事:在一个养老社区中,建筑师为了方便老人开门,就在每一户的左手门边设计了一个横隔板,好方便老人暂时放下手中的东西。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在入住后不长的时间里,老人们都选择把自己最得意的照片放在了那块隔板上。社交需求是马斯洛需求金字塔上的重要一项,社会性的人始终难以舍弃对地域归属感的渴望。调查显示,居民交往密切的社区,社区活动参与程度高,居民对社区的认同感高,同时居民的安全感指数也很高。“居住安全”与“邻里交往”表面上似乎没有关系,简·雅各布斯的解释是:“安全的街道不是没有人的街道,一定是有很多人走动的街道,因为那里有很多双保护的眼睛。”《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中曾经记录了一个故事:一位母亲认识公寓楼中的几十位家庭主妇,可她的孩子有一次却被关在电梯里7个小时没有人发现。当她事后抱怨时,这些家庭主妇说的几乎都是:“哦,我不知道他是你的孩子,如果知道我一定会帮助他的。”

“人们决意要护卫基本的隐私,而同时又希望能与周围的人有不同程度的接触和帮助。”相比于传统的乡村、大院,微妙的交往尺度使得邻里间的生活互助需求降低。由陌生人组成的社区中,向邻居请求生活帮助所要付出的“时间成本”和“人情成本”过高,人们更愿意以有偿的方式购买物业提供的服务。当高品质的物业服务可以增强居住者在日常生活层面的社区归属感,那么邻里间的交往内容还能有什么?房地产业的一大社会贡献在于,它使人们具有选择邻居和圈子的权利,兴趣、价值观的相似性、社区的文化特质于是开始受到越来越多居住者的重视。从混居到出现越来越多基于社会身份、知识水平、文化的“居住分异”,建筑师能做的是在设计中体现鼓励人们交往的空间尺度。当然,对社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还来自于每个人的参与:选择和什么人住在一起决定了生活质量,这是居住意义之外的长期回报。

交往空间

风景园林大师西蒙兹曾经说:“那么友谊能设计出来吗?答案几乎是不可能,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有助于人们相识交集的场所是可以设计出来的。”1929年,社会学家佩里提出“邻里单位”的理论;1956年,苏联人将“邻里单位”的概念发展为“小区”。20世纪60年代后,中国的小区一直沿用苏联的建筑理念:出于采光和通风的考虑,一排排朝南的楼房呈并列关系,楼与楼之间由绿化带填充。“每一个邻里单位的人数是可以满足设置一所小学,保证儿童不必穿越街道。”庄宁对本刊记者说,“空间基本上是由一个物体同感觉它的人之间产生的相互关系所形成的。”这种单调的布局和复制式的建筑使得居住区很容易失去“家园”的亲切感。生理学家亚历山大研究认为,一般人认知邻里的范围直径不超过274米,因此从居住者对所居住环境的控制能力和认知能力看,理想的居住小区规模应该小于5公顷。“现代住宅区设计越来越重视住宅的围合,以及一个组团中住宅的数量,5~6个比较正常,再多就会影响居住者对这个组团的认同感。”庄宁告诉本刊记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