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王小帅的“被思考”

2011-09-19 15:08 作者:孟静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8期
现在电影节彻底和国内市场割裂开来,国内更多的舆论导向也更认同票房的重要,王小帅担心电影的另外一种属性——开拓性、独特的审美语言因而被抹杀。

140王小帅

导言王小帅

见到王小帅,是在中国足球留洋少年们的出征仪式上,他为这些孩子拍了个短片。对足球毫无兴趣的王小帅会掺和进来,还是和电影有关。出资送小队员去葡萄牙的公司叫500.com,他们的老板和王小帅是朋友。拍《青红》的时候,王小帅缺钱,500.com的老板就拍了一两百万给他,不要借条,也无须在片尾写上任何鸣谢字样,无偿支持。王小帅感慨这样的义气在这样的江湖,很少见了。因此他这次也是免费操刀,回馈曾经的投资方。

这样的故事听起来好笑,却是真实的。

中国电影的热钱涌入在某些有经验的人看来,有种最后的疯狂的意味。有一次聊天,香港导演陈嘉上忧心忡忡地对王小帅讲,现在内地电影的“繁荣”很像上世纪90年代的香港,黑社会都来拍电影抢钱。电影圈似乎遍地黄金,俯拾皆是,黑社会当然要拍反映他们自己生活的内容,因此黑道片盛行,不断地拍续集,原创匮乏。结果这个泡泡很快吹破了,陈嘉上担心内地的今天就是香港的昨天。

从表象上,确实有这种趋势。这两年有3部“鸿门宴”,5部“关云长”,叶问、南京大屠杀都被屡次使用,更不要提献礼的各种有关辛亥革命和建党题材。“不能怪投资人和院线,商人肯定是要逐利。”王小帅说。

王小帅没有陈嘉上这么悲观——毕竟内地市场大,热钱多,他总盼望着银幕增加到某种程度后,会有差异化发行和艺术片院线容纳他这样的导演存在。近一段时间,第6代的娄烨、贾樟柯纷纷发言,把解禁后的不顺利归咎为审查,实际上,他们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对高速市场化的不适应。

拍了十几年电影的王小帅当然也感受到了这几年的热度,他也不断地见各种老板,但洽谈成功的极少,因为他不能替老板们赚快钱。另一个原因,是他宅在家里搞剧本,应酬不够多。经常参与应酬的女演员机会尤其多,有个女演员急吼吼地找到王小帅,说第二天就有煤老板要投资她的新片,可她不但没有剧本或大纲,根本连项目都没有。王小帅说:我手里有现成的剧本,不如拍我的吧!女演员想想还是拒绝了。王小帅感慨道:不知道这事的结果如何,不过煤老板也没想象中那么人傻钱多,还知道要大纲看。

《日照重庆》是王小帅相对比较商业化的一部作品,由范冰冰和王学圻主演,每次开会都强调要进军戛纳。真的进军戛纳,进入宣传期时,却因为没钱,片子几乎没有宣传就无声无息地下画了。与此相比,同是范冰冰主演的《观音山》投入了600万元的宣传费用,收获了8000万元的票房,成为近年难得赚到钱的文艺片。

9月10日,王小帅的新片《我11》在多伦多电影节首映。这部电影王小帅不用担心对不起老板,也不用承担票房压力——他自己投的钱。从故事脉络上,《我11》可以称作《青红》的前传,《青红》原名《我19》。背景都是“三线”工厂里长大的小孩,用他们的眼睛窥视成人世界。“青红”是临界成年的少女成长史,处在80年代新思潮袭来的困惑与挣扎中;《我11》中的两个小男孩懵懂着长大,他们眼中的“文革”瞬间结束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