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上海宝钢医院手术室:无解的火灾

2011-09-16 15:57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8期
手术室突发火灾,刚做完截肢手术的病人处于全麻状态,此时,究竟是在等待灭火的过程中尽快缝合结束手术,还是先转移病人,再灭火?上海宝钢医院的6名医护人员在8月24日晚上面临着职业生涯中或许是绝无仅有的两难抉择——任何一个选择都可能导致病人死亡。“在处理这样的事件过程中,没有最优。哪一种选择,都是合理的。”这是江苏南通医院一位工作了26年的麻醉师最设身处地的判断。

116

插图/老牛

命运

破碎的时间片断,记录了朱惠明人生的最后时刻。

8月24日17点20分出车祸,18点送医院,19点30分做截肢手术,21点45分发现手术室着火,21点56分报警,21点58分守候在手术室外的家人发现火情,已经冲不进去了。22点多,消防队赶到。22点半,在被烟雾熏得漆黑的手术室找到朱惠明,他已停止呼吸。

事隔半月,向本刊记者复述起每一个时间断点,朱惠明的弟弟朱强(化名)没有任何停顿。

48岁的朱惠明是上海宝山区罗店镇人,多年从事五金行业,曾在国有企业上班,后被私营五金厂聘去当生产厂长。这是一个平凡而幸福的家庭。“一家三口,妻子在企业里打工,女儿工作稳定,4个月前还给他添了一个外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朱强告诉本刊记者。

8月24日17点20分左右,骑电瓶车回家的朱惠明与拉土石的卡车相撞,右腿被卡车车轮轧过。正好路过此处的万骁用手机拍下了事发经过,视频里头戴红色头盔,穿一件浅蓝色上衣的朱惠明躺在血泊中,小腿与身体已分离,被轧断的大腿裸露在外,场面血腥。

不过,朱惠明神志清醒,轻轻挥动手臂,并无痛苦状。“估计他已经麻木了,我看到他还给家人打了电话。”万骁向本刊记者回忆说。不久后朱惠明的母亲和妻子赶到。“他母亲失声痛哭,而他妻子吓得都不敢正眼去看。”送朱惠明去宝钢医院的是宝山区医疗急救中心的120救护车,中心邱主任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急救站送医有两个基本原则,一是就近就急,二是选择专科医院。宝钢医院离事发现场12公里,是最近的唯一一家三级综合性医院,2009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创伤医学研究所在这家医院成立,具备一定救治条件。”

宝钢医院始建于1980年,因为在宝钢集团片区,便命名为上海第二医学院附属宝钢医院。后来,上海交通大学与上海第二医学院合并,医院改为现名,隶属上海市卫生局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管理。

24日18点多,救护车将朱惠明送抵医院。医生通知家属必须截肢。“当时我还跟主治医生聊了一句,会不会有危险?医生态度不错地说,就是一个截肢手术,不可能有什么危险。”朱强说,19点半,哥哥被推进三楼的手术室,医生预计手术时间为两个半小时左右。一个小时后,十几位亲属相继赶到手术室外等候。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