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海德堡:哲学家路过之地?

2011-09-16 15:47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8期
“以一种宁静而有限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并对所看到的世界感到满足,对于求知事物的渴望,以及对各种限度的疑问——所有这些都是哲学。”

哲学家小路

哲学家小路是一条很美的山间小路,正对着海德堡的老城区,中间隔着一条内卡河——德国的诗人之河。

074

哲学家花园,旁边立着的是德国浪漫主义诗人艾兴多夫的纪念碑

海德堡大学的哲学教授安德里亚·凯莫林(Andrea Kemmerling),说他年少无知时,被一些愚蠢的问题迷惑,开始亲近哲学,幸而得以通往真正的问题。“这是一个心灵治愈的过程。在阅读的过程中,思维越来越清晰,忘记愚蠢的问题,面对真正有趣的问题。”

我问,愚蠢的问题是指哪些?教授笑而不答。

在哲学家小路上散步的时候,我不禁想到那些曾经迷惑我的问题,比如爱情、死亡、宇宙的奥秘、人生的意义等等。有人警告过我,向一位职业哲学家追问人生的意义,会招人笑话,这是一个太大而无当的问题。另外,非得跑到哲学家小路上思考哲学吗?如凯莫林教授所言,小路是用来散步的,不是用来思考的。真正的哲学思考需要纯净而强大的专注力,需要桌子、纸和笔。

凯莫林教授是个有趣的老头。刚到海德堡那天晚上,我们被邀请参加哲学系教授的一次聚餐。一大桌子哲学教授高谈阔论,一顿饭吃了3个多小时。凯莫林教授风趣幽默,烟酒不忌,雷司令喝了一杯又一杯,一双锐利的蓝眼睛时时闪烁着恶作剧似的嘲讽之色。我们谈论啤酒、德里达、艾未未、海德堡一家餐厅的美味牛肚。几天后,面对面采访,他却换了一副庄严的教授风范,说出来的话都是一丝不苟、逻辑严密的长句,透着德国人特有的学究气。他是分析哲学的大行家,也研究哲学史,但他拒绝与我谈论他的研究。因为他认为,无论分析哲学,还是笛卡儿,都不是三言两语能向一个门外汉解释清楚的,任何简单的解释都只能是虚伪的陈词滥调。

哲学家小路是一条很美的山间小路,正对着海德堡的老城区,中间隔着一条内卡河——德国的诗人之河,如银色曲线一样缓缓折向远方。一座古朴的老桥跨河而过,歌德曾赞:“从此地远眺的景色远非世上任何一座桥所能企及。”

当然,此桥已非彼桥。“二战”快结束时,盟军没舍得轰炸海德堡,但德国人自己炸毁了包括这座古桥在内的几座桥梁,大约是为了阻止盟军的进攻。战后,海德堡市民发起重建,新石桥于1947年6月建成。

“海德堡就是这样,很多东西看似很老,其实没那么老。”海德堡大学的地理学教授兼校史专家彼得·默斯伯格(PeterMeusburger)教授告诉我:“这个城市一次次到达顶峰,又一次次被摧毁,旧人散去,新人又来重建。”

夏日清晨的空气清澈明净,极目远眺,老桥、古堡、尖塔、河流,华严世界,尽收眼底。再往前走,渐渐进入森林,气象逐渐开阔。森林里光线瞬息多变,随便挑一张山间长凳上长坐,闲看青山白云,倾听对岸教堂的钟声,突然想起在哪本书里读到的卡尔·雅斯贝尔斯(CarlJaspers)的一句话:“以一种宁静而有限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并对所看到的世界感到满足,对于求知事物的渴望,以及对各种限度的疑问——所有这些都是哲学。”

雅斯贝尔斯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他从小多病,身体孱弱,与他人之间难以逾越的距离感,以及面对世界的恐惧感,是贯穿他一生的基调。也许正因为如此,他认为哲学的任务不是去说明客观世界的意义,而是对人的探究,引导人们了解自身生存的本质与真相。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