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收藏 > 正文

以图证史

2011-09-13 11:13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8月20日,“泰康人寿15周年艺术品收藏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图像、历史、存在》的题名,指向收藏意图构建的体系坐标。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评价这批藏品具有“图像学价值”,“它们在20世纪中国美术历史的‘上下文’中,拥有了牢靠的位置”。

8月20日,“泰康人寿15周年艺术品收藏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图像、历史、存在》的题名,指向收藏意图构建的体系坐标。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评价这批藏品具有“图像学价值”,“它们在20世纪中国美术历史的‘上下文’中,拥有了牢靠的位置”。

吴作人的《南京解放号外》(1949年)

                                        吴作人的《南京解放号外》(1949年)

 

大约是10年前,2001年春天,当时还是独立策展人的唐昕做了一个名为《中国人世纪肖像》的当代艺术展,准备去德国。临出发前,唐昕想把已经成型的展览在北京找个地方先展一下,于是想到了认识多年又喜欢艺术的泰康董事长陈东升。唐昕问他能不能帮忙找个展览场地并赞助印个小册子,陈东升很爽快就答应了,给她提供了可容纳几百人的泰康11层多功能厅。唐昕记得那次参展的艺术家有方力均、李大鹏、杨少斌和岳敏君,这是他们在国内最早的联展,也是泰康赞助的第一个当代艺术展。“陈董后来又赞助了几个我策划的展览。当时北京几乎没有可以给当代艺术做展览的地方,泰康这里就被大家当成一个固定的点儿。然后在2003年,陈董决定把多功能厅变成长期展厅,于是有了非营利的泰康顶层空间。”已经是泰康空间艺术总监、泰康人寿艺术品收藏部主任的唐昕回忆。

就这样,几乎是在无意间,2001年成为泰康10年收藏的起点,尽管它可能仅仅是时间坐标上的开始。

泰康收藏体系的真正启动,应该是到了2006年。这年底,泰康顶层空间从长安街搬到了798艺术区。在那时当代艺术市场的一片高热之中,泰康对艺术的态度仍如以往,恒定、低调。唐昕说,泰康空间正是在那个时期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将空间理念明确为“鼓舞与激励”——鼓舞艺术实验精神,激励年轻艺术家实验探索。他们策划了“一件作品”系列,项目设定每次邀请一位成熟艺术家,再由他自己选择另外一位成熟艺术家,两个人共同合作完成一件作品,空间想通过这种形式探讨在市场的干扰下,成熟艺术家还能不能继续实验。项目持续了一年半,做了三组艺术家的展览,这些实验的部分作品如今被收纳到中国美术馆泰康收藏展的第二部分——《多元的格局》里,比如洪浩/颜磊的《泰康计划》。这件观念作品由两部分组成:绘画部分模仿了凡·高关于精神疗养医院的主题,另一部分是三份总价值近700万元的人身保险单,艺术家以这种方式对中国未来艺术体制提出质疑。

这年秋季,泰康也开始在拍卖会上购藏具有美术史意义的作品,如1985年孟禄丁、张群的《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1989年肖鲁枪击过的装置/行为《对话》,一头一尾,呼应了1985新潮美术运动的起与落。此后泰康明确把自己归于机构收藏者,未来方向是做美术馆,并不以中长期投资为目的。

赞助展览和购藏作品,在这两条并行的线索下,到2008年泰康艺术收藏对自己的体系定位不再游移,意图建立1942年以来的具有美术史意义的收藏,“希望未来的收藏整体上反映1942年以来的美术发展,和它与社会不同阶段文化变化的关系”,所谓“图像证史”。对泰康当代艺术收藏的体系定位,唐昕做了这样一段解释:“80年代以来的实验艺术是我们工作的出发点,80年代以来的历史当然是决定性因素,追溯之前的历史将帮助我们更深刻地挖掘它的文化根源。历史存在对图像产生至关重要,图像存在也携带或隐藏了有关历史的可思考的信息。翻看诞生于几个历史时刻如1942、1949、1966、1979、1985、1989年的图像,仔细研读,社会、政治、艺术、个人复杂而微妙的时代喧嚣映入眼帘。”

利用中国美术馆三层的三个展厅空间,泰康收藏显然努力想要清晰分隔开这三个阶段:1942~1976年、1976年至今和青年专项部分。1942~1976年的毛泽东时期美术,以1942年毛泽东发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为始,政治化、民间化、民族化成为这一时期美术作品的普遍特征。这部分收藏有蒋兆和的中国画《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他在新中国诞生那天绘画了这件作品,落款“1949年10月1日”;还有吴作人创作的油画《南京解放号外》,在收藏上都极具时间序列感。陈逸飞1972年创作的《黄河颂》,被认为是新中国官方美术创作的“一朵奇葩”,它所蕴涵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为上世纪70年代的创作在美术史上留下了记载。1976年至今是中国美术从现代到当代的发展阶段,1989年被作为它们的分界点:此前为现代阶段,是艺术重获自由的时期,吴冠中为首都机场装饰工程所作的油画壁画稿《北国风光》就可以被还原到这个时期的历史环境中去观看。1989年后的当代阶段则是多元化格局。

从泰康在拍卖会上选择作品的落点,大致可以梳理出它的一条收藏线索:不一定是受艺术市场追捧的天价作品,也未必要艺术家创作巅峰时期的代表作,但它必然处在某个转变的节点上。“可以看到‘艺术’作为一个概念是如何不断地被拓宽边界的过程。”——这种拓宽,既是对艺术家个体,同时也跟随艺术家在当代艺术进程中所生发的影响而在美术史上留下印记。

以“多元的格局”这部分收藏为例证,它包括了从1985美术新潮至今24位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展出中的王广义作品不是作为他个人符号的“大批判”系列,而是一幅早期的《凝固的北方极地25号》。这是王广义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于“北方艺术群体”时的画作,虽然标号25,实际上是他开始“极地”系列的第一幅。挂在旁边的是叶永青的《失眠》,创作时间标注为1988年,和张晓刚的《生生息息之爱》画于同一年,这是他们在80年代中后期发起“西南艺术研究群体”期间的创作,也正在1989现代艺术大展的前夕。

在曾梵志的作品中,近年被市场体系举在高位的是《面具》和《假面》系列,但在2007年的拍卖会上,泰康以560万元收藏了曾梵志1993年创作的《无题》。唐昕告诉本刊,选择这幅作品的原因也直观地体现在时间点上:“这是艺术家开始《面具》系列之前的最后一幅作品。”

2011年香港苏富比春拍尤伦斯收藏专场,泰康以1900万元拍下张晓刚的《血缘系列:陈为民》,因为是通过电话委托,那天很多在现场的人也不知道这幅作品被谁买走了。唐昕说:1989现代艺术大展后,张晓刚在开始画《大家庭》系列之前有一个风格转变的过渡期,大约是1990到1993年,他在这一时期留下7件代表作品:4张《天安门》,3张人物肖像,画的是他身边的艺术家朋友——叶永青、毛旭辉和陈为民。唐昕一直很可惜2006年她在嘉德秋季拍卖会上错过了那张《天安门》(红色),拍前估价120多万元,她判断300万元应该能拿下,到场上后争夺激烈,竞价到500万元左右的时候,泰康董事长陈东升要她退出,因为超预算过多。一个月后,香港佳士得拍卖另一张《天安门》(黄色),成交价竟至1804万港币,唐昕望而兴叹。“这3年过渡期对张晓刚的绘画很重要,确定了他后来的创作理念和方向。其他6幅作品都有去处,剩下这张肖像,我们就不想再错过了。”

在第三展厅,指向未来的青年部分没有收入架上绘画,形式上全部选取了媒体艺术来做整体呈现。“关注和支持年轻艺术家的实验探索并做适当的收藏,是我们对未来艺术的价值判断。”唐昕说,这13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从未在拍卖会上出现过,但他们展示了中国当代艺术最具活力的一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